内容合作:027-87797110 | 广告热线:027-87797108 | 客服热线:027-87440917
腾讯·大楚网湖北地方站 > 用户中心 > 嗨达人 > 正文

羽·泉:等老了唱不动 那就一起说rap玩京剧

2013年03月25日12:11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羽·泉:等老了唱不动 那就一起说rap玩京剧

[导读]羽·泉能默契到不做眼神交流,也足以在接受采访时“自然分配”,而不出现“抢词”的窘状。他们是兄弟、是知己,还是合作伙伴,他们说,老了唱不动了,就玩Rap唱京剧,总之要“纠缠一辈子”。

在出道的第15个年头,“老将”羽·泉忽然杀了个回马枪,站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哥儿俩找回了最初做音乐的感觉,也用实力证明自己玩儿得起。

不知为何,每回看《我是歌手》,看到羽·泉,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很多年前。

那年夏天,我一介刚上初中的黄毛丫头,刚参加完学校的运动会,立即从月坛体育场直奔西单,因为羽·泉正在西单图书大厦开签售会。这是我第一次见羽·泉。那时的羽凡总是戴着一副墨镜,海泉见到人多就羞涩。大长队从西门排到东门,好不容易轮到了,除了写真集,我赶紧递上每天陪睡觉的CD机,可工作人员拦着不让签。但一旁的羽凡干脆一把胡噜过来,紧接着传给海泉,签名搞定!

这次,羽凡听我说了当年的故事,连连大笑:“不记得了,不记得了。但这事儿我绝对做的出来。”这已是我第N次见羽·泉。

时间自然能改变太多东西,比如,羽凡早就摘了墨镜,海泉已是个话唠。时间自然也不能改变一些东西,比如,在一起。如果没有白百何(微博),这两人在大众的臆想里该是怎样的一对完美同人,一感性,一理性;一静,一躁,性格大相径庭,甚至连音乐理念都存在明显分歧,但依然在一起,如今更是一主内,专心搞音乐,享受“太太”命;一主外,经营公司,赚钱“养家”。

当年的黄毛丫头如今的一介腐女,和羽·泉对话,感受两人的默契连眼神都是多余,你说话,我绝不多插,你皱眉,我立马抛眼,如同一辈子的“夫妻”。

揭秘《我是歌手》:观众的表情都是真的

羽·泉开过的演唱会连他们自己都数不清,但参加《我是歌手》之前,心里没少犯嘀咕,既然是淘汰赛,那怎么比、和谁比?节目效果能实现么?一切都是未知……最近几年的音乐市场鱼龙混杂,让观众吃了不少粗粮,既然要改变现状,就要舍得下本儿。在羽凡的建议下,《我是歌手》导演决定将音响升到演唱会级别,一句话就让音响成本翻了十翻,可得到的效果岂止十倍。

聊起《我是歌手》的音乐效果,羽凡很是起劲儿,而一旁的海泉自动成为聆听者。

腾讯娱乐:刚开始受邀参加《我是歌手》时,有过抵触么?

陈羽凡(微博):有,但这个抵触不是不敢上这样的节目,而是这样的节目是否在内地有市场,或者说谁来?谁敢来,在节目开始之前很多歌手都接到过邀请,大家因为各种原因都没有参与。节目到今天产生的效果大家也都看到了,很多歌手现在又非常主动地想参与进来。

腾讯娱乐:后来怎么突破心里这道坎儿?

陈羽凡:因为导演太真诚了,太执着了,三顾茅庐请诸葛亮还三次,找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次,后来又专门飞过来为我们解答。我们也提出了一些想法,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必须拥有演唱会标准的音响,导演很尊重我们,把原来四五十万的音响换成了三四百万的,这样产生的效果,我听完都觉得非常震撼。

腾讯娱乐:怪不得底下观众都是那种特别夸张的表情。

陈羽凡:因为那是个照顾八千、一万人场地的音响,放在一个一千两百米的棚里面供五百人听,我觉得这是属于奢侈行为。对真正音乐品质都没有要求过的,或者根本没有看到过现场表演的观众,到那样的现场,已经完全high了。所以你看到观众的表情很夸张,那都是真的,不是故意演的,因为在现场很容易被震撼。

腾讯娱乐:很满意这个节目效果?

陈羽凡:是。我希望看过这个节目的人能对歌手有新的定义,似乎歌手已经变成了一个谁想一想就可以做的实验,其实并不是那样。而且本来我们这几年或者是近十年中国内地的流行音乐的发展以及市场环境的发展就不是特别健康的,各种各样的选秀节目导致了歌手泛滥,导致版权再一次被无理强奸,让很多职业的歌手都没得演出。

腾讯娱乐:为什么你们不唱自己的歌?

陈羽凡:因为这是赛制的要求,第一期包括新补来的歌手,都能唱自己的歌,但是之后就要唱别人的歌了,用转盘,转到哪首就唱哪首。

腾讯娱乐:第四场录制前,听说还因选歌产生过分歧,海泉主张唱《热情的沙漠》、羽凡想唱《三天三夜》?最后为什么听了海泉的?

陈羽凡:最后整个团队举手投票决定的,未必一定要唱这首歌,但是这个舞台上应该有羽·泉不同的色彩,其实包括前几期唱的,都觉得不是最想唱的,但是你还是要考虑到听众,因为决定你去留的还是这500人,因为这是个游戏,我们玩儿个德州扑克还得用心呢。既然参加了这个游戏,在专业领域之外一定要带点娱乐色彩。

老了唱不动了,就说rap玩京剧

成军15年,一个沉稳理性,一个热情感性,一个是工程师用精准的图纸说话,一个是大画家直接将情绪泼洒,就是这对性格大相径庭、甚至音乐口味不同的搭档,却能默契到不做眼神交流,也足以在接受采访时“自然分配”,而不出现“抢词”的窘状。他们是兄弟、是知己,还是合作伙伴,他们说,老了唱不动了,就玩Rap唱京剧,总之要“纠缠一辈子”。
腾讯娱乐:你们两个的音乐口味其实不太一样。

胡海泉(微博):是,我相对更喜欢细腻委婉的东西。

陈羽凡:我更喜欢直接粗犷的躁动的。当然约等于是这样的,我们两个人对于音乐,首先是好听的。

腾讯娱乐:那这两种风格融合起来其实挺难的。

胡海泉:不难,这不就是羽·泉嘛。

陈羽凡:自然去做就好了,只不过大家觉得很难没有去做而已,我们只是觉得很难可以做而已。

腾讯娱乐:我记得有一次采访,海泉说羽凡太爱音乐了,这个会让他特别痛苦。

胡海泉:艺术家痛苦是自找的,那是应该的,要不然就不会有创造力了。他经常纠结一个音色能两个小时,一会儿天就亮了。

陈羽凡:这就是少儿时的阴影,其实说句玩笑话,我内心里在音乐面前是自卑的,所以我可能未来永远都会寻找在他人眼中的那种痛苦,但是在我这里经历了这种痛苦之后反而是一种快感,你说贱,那就是贱了,因为我热爱音乐。

腾讯娱乐:今年是组合15周年了,还记不记得当时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感觉?

胡海泉:经常在回忆这事。

陈羽凡:对,每年大家带我们回忆。第一天就像昨天一样,两个很青涩、单纯的男孩,音乐让我们两个人相识,又是音乐让我们两个人一起走到了今天。

腾讯娱乐:从认识到现在17年了,能共同拥有这么久的记忆,是不是特别美好?

胡海泉:是。一起抓住了最有价值的或者是最重要的事情,或者是人。

陈羽凡:这个记忆还像昨天一样,我想有一天真的是不唱了,唱不动了,或者老了,真的是安享晚年那一刻的回忆是最宝贵的。我18岁的时候觉得男人应该是这样,到了25岁觉得18岁那么幼稚,可能你到80岁回首60岁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幼稚。所以说人都是不断地在成长,不断地在洗礼自己的,其实领悟了更多之后就是放下。

腾讯娱乐:以后羽·泉也会作为歌唱组合一直走下去?

胡海泉:只要在音乐相关的领域,那羽·泉是必须永远在一起的。

陈羽凡:唱不动了可以说嘛。80岁玩儿RAP?没准那会儿RAP老过时了,后来都唱京剧了。

关注微信,享受大楚新折扣。
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

推荐:【大楚商城】男女各式羽绒服3折起 【冬日护理】冬日如何保湿护肤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leesh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