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东方——周韶华艺术大展 总序

网上展馆周韶华艺术中心2013-09-10 18:35
0

历史总是以时光的方式来雕刻它所属意的形象。在中国当代美术的历程中,许多艺术家一如时光雕刀下的碎屑,默然而无助地散去,只有周韶华等少数精英被雕刻成了时代的标志——艺术史书写的残酷性与可敬之处均在于此。前者的离去固然令人扼腕,后者犹如鼎鼐立于庙堂之上的形象却让人倍感温暖。历史似乎只眷顾那些创造历史的人,在周韶华风骨峻烈、气势撼人的作品面前,我们只能发出这样的感叹。的确,30多年来,能以全新艺术思想、探索精神和新画风震撼了文化界,改变了当代中国画格局,建构了中国画新时代坐标的,无出于周韶华之上者。尤为令人欣悦的是,在周韶华身上,我们不仅能感受到一代宗师所特有的吞吐宇宙,牢笼古今的风范,还常为其难以遏止的创作欲望所动容:年届八十有四,仍表现出年轻人似的虎虎生气,闻鸡起舞,笔耕不辍,佳作迭出,不可止息。每日薄明的微曦中,周韶华满头银发下思索的表情,以及被天光勾勒出的挥笔姿态,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动人,也最让人感慨的形象。

我将此视之为《神游东方——周韶华艺术大展》举办的起点。关于展览的题目,需稍作解释。依我的理解,所谓“神游东方”,对周韶华而言,其义是双重的:既是他的绘画方式,又是他全部创作的价值取向。我们不妨将其表述为:在创作中,周韶华以“神与物游”的审美方式,在感知祖国山川与人文传统的基础上,重新领略东方的宇宙观,天地之道、生命意识、人文精神及美学观,并在形而上和实践体系中加以再释与重构,最终将其转换为现代性的价值坐标与语言风格。

根据上海中华艺术宫殿堂式展览空间的特点,本次展览采用了比通常展览略微复杂一些的结构。它包括四个部分:1.在25 、26、 27号展厅展示的《梦溯仰韶》、《荆楚狂歇》、《汉唐雄风》、《江山多娇》四个系列,构成展览的主体部分。2.在回廊的展示空间中,以“军旅生涯”、“艺术苦旅”、“新潮激荡”、“风云再起”、“在新世纪”为叙事主脉,铺陈展览的文献部分。3.邀请著名艺术史家、批评家、策展人,以周韶华的艺术观与绘画实践为题,向公众开设八个系列讲座。4.再邀30余名国内外专家,研讨并撰写周韶华艺术的评论集。我们的想法是,这个展览的叙事逻辑既是横向弥散的,又是纵向延伸的。横向部分以四个系列作品的并置着力表达周韶华多年来持之以恒的观念:“在六十多年的艺术生涯中,我的“艺术现场”是现实生活,是与祖国的山川和无尽的宇宙的神交、感应与对话,是这个‘场’恩赐予我以大美灵感;另一方面是同传统文化对话,是五千年的文明赋予我以智慧,真可以说是得天之道、人文之助,饱览天地大观,才开辟了水墨画发展的全新的艺术主题与艺术符号,因此探索到全新的中国画艺术语言。正是这些要素构成了我的艺术生命”;纵向部分则以编年史的方式梳理了周韶华的艺术人生。我们希望前后两者相互映照,相互生发,形成公众有效的观看逻辑。

这个展览自筹划以来,始终伴随着这样的问题,即它举办的理由是什么?换句话说,这些已被公众所熟知的作品为何再度以展览的方式呈现?对此,我的回答很简单:为周韶华这样的大家办展览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就像我们为黄宾虹、林风眠,抑或塞尚、贾科梅蒂办展览不需要特定的理由一样。或者,更明瞭一点说,它和任何时候出版鲁迅作品而不需要作出说明是同理的。然而,反过来讲,一个展览的举办的确有它的基本理由和主题。这样一来,问题就稍嫌复杂,原因在于,从周韶华的艺术观和绘画成就中,我们可以引伸出繁复到令人惊诧的多种理由。为了避免陷入无限释义的窘境,更为了让公众了解本次展览的想法与思路,我们将这次展览的理由归纳为:在国家高速成长所带来的全新时代背景中重读和再估周韶华艺术的历史性贡献,探索周韶华艺术在当下语境中所产生的新的意义维度。

所谓新时代背景包含了一系列复杂的元素:全球文化秩序的动荡与重组,世界性的对“东方”价值的再认知与迷恋,市场化浪潮推动下中国美术的成长,以及中国美术前所未有的主体性诉求等。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时代性的趋势,即无论是西方的主流文化机构,还是中国美术的官民两界,都在急切地寻找、期待能满足“中国当代艺术”想象,代表中国当代艺术高度的观念、形态与人物。那么,究竟有多少艺术家试图为这一时代性课题提供答案,很难估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在中国美术界,尤其在中国画领域,还很少有人能像周韶华那样以腹笥宏富的学养,奥义精审的观念,畦径独开的风格,以及孤峭卓拔的人格来回应时代的期待与渴望。从这个意义上讲,周韶华是时代之子,本次展览也是时代大趋势召唤的必然结果——这或许可以理解为本次展览举办理由的另一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神游东方 周韶华艺术大展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nanay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