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范伟:和本山大哥的事一时说不清

《封面人物》范伟:和本山大哥的事一时说不清

范伟拍照卖萌

“人跟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IC、IP、IQ卡,统统告诉我密码!”

“一般人儿我不告诉他。”

扫到这些台词,你心里大概就会不由自主让范伟再“演”一遍。靠这些角色红了后,好多人跟他说:范伟,你生活中和戏里头反差挺大呀。前黄金搭档赵本山也这么说:“范伟是个胆子很小的人,走路都怕掉下片树叶砸着脑袋。他的嘴也比较笨,有话说不出来,平时接受记者采访说话多了都冒汗。”这样的范伟和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范秘书、范乡长、范大师、“脑袋大脖子粗”的伙夫一点儿不搭界。

生活中的范伟大多时候在“瞎琢磨”、做功课。“范伟从第一天拍戏开始就没往片场带过剧本,因为他已经在家里把台词背好了。”毛孩这次和范伟合作了新剧《小宝与老财》。“像他这个岁数的,你让他做什么都行,你让他满地打滚他就满地打滚”。

采访中,每一件事的前因后果范伟都会说得很清楚,一些澄清的话会重复好几次,生怕记者听错。

“现在都有点不好意思说,40来岁我还写日记呢。45岁之前一直写日记,后来慢慢慢慢,觉着自己怎么这么二啊,就不写了。”范伟笑笑道。

《封面人物》范伟:和本山大哥的事一时说不清

和赵本山的最后一次同台还是出演电影《建党伟业》的时候。

和赵本山的事说不清楚

“本山大哥四梁八柱现在都有了,没有非范伟所属”

大多数人不知道,范伟是相声演员出身。1983年,他在曲艺团一堆前辈中埋头琢磨出了个《一个厂长的日记》,这本子被拿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演播。事后,电台的几位编辑不约而同提到:那个戴眼镜的小胖子是个好苗子。七年后,这个“好苗子”被当时已经是“腕儿”的赵本山相中,以央视春晚小品《牛大叔提干》开启了两人长达15年之久的合作。途中有声音说,范伟在赵本山的小品里只是一味作料,换个人照样能演。范伟没就这个说法给过只言片语。

“开始是挺轻松的,观众焦点完全不在你这儿,笑点也不在你这儿,(我)只要是给本山大哥台词搭准了,节奏别掉下来,也就没什么问题了。”随后两人合作的状态开始发生变化。

“好像是从《红高粱模特队》开始,本山大哥边上这个演员,就是我,(角色)有性格了,有性格以后,大家会觉得:除了(赵本山)这个,另外那个角色也挺有意思。你让观众一注意以后,你马上就会有一种责任感了,有点压力了,就说,哎哟,这个包袱一定把它使出来,这个表演一定把它演出来,就这样。后来就越来越觉得有压力。”范伟对外表示,这种压力让他开始萌生退意。

2005年,范伟最后一次与赵本山合作登上春晚的小品《功夫》,开场他就说错了词,好容易才圆了回来,下台后,他向赵本山表达了不再上春晚的意愿。

对于两人关系的变化,赵本山八年“御用编剧”何庆魁口中有一些故事:有一年,赵本山和范伟去四川演出7场,只给了范伟7000块,赵本山拿了42万,高秀敏也为范伟鸣不平:“哥呀,你太黑了,只给人范伟七千,你给人范伟两万也好啊。”赵本山说:“他在我这里成名了,还想挣钱?成名了上别的地方挣钱去。”至于范伟,何庆魁认为他不懂感恩,卧薪尝胆十年,演完《卖拐》转身就变脸。

2009年的《关东大先生》是范伟最后一次在赵本山制作的电视剧中出现,宣传时,独缺范伟,此时的二人,已经四年没有合作春晚。发布会上谈及与范伟的关系,赵本山眼眶涌泪,“去年我就给范伟打了电话,他居然不接。我很生气,小样儿居然敢拒听我的电话!”“人家干吗要听你的,现在已经是大腕了,事情不比我少。”“能答应我在《关东大先生》里客串个角色就很帮忙了,有范大腕赏光还能增加收视率呢,我得感谢他。”事后,赵本山对当时言辞表达悔意,他说范伟是他兄弟而不是徒弟,徒弟要对师傅言听计从,兄弟则不。

范伟没有借坡下驴,而是奋力澄清自己不是拒接,是“因为太忙关了机”,并请赵本山经纪人转达提醒:不上春晚的事,三年前已向本山大哥提过。

故事的结局与周立波和关栋天的分家挺像,但类似周立波“十年前的一碗泡饭总不能天天鲍鱼鱼翅伺候吧”的话,范伟是断断说不出口的。后来的各种场合,范伟仍称呼对方为“本山大哥”,并在采访中回忆两人1993年就开始的合作,从小品《走毛道》说到后来的电视剧《乡村爱情》。

两人之间有过不愉快?

“其实没有什么不愉快,真没什么不愉快,你看我们在一起合作,无论是《建党伟业》还是在一起拍戏什么,都特别愉快,没有什么,真是没什么不愉快。”

那为什么和赵本山慢慢不合作了?

“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太清楚,因为比较……别说了。这个的的确确真是有点……”范伟突然坐直了身子。

回望与赵本山从结识到合作的那些年,范伟神情有点黯然:“我觉得以后肯定有机会再合作,比如合适的角色,合适的机会,肯定会有。”

“我觉得本山大哥现在这个团队四梁八柱已经都具备了,真的,你比如说给他配戏的这些演员,他需要一个比较精明点的,他肯定有精明点的,需要憨憨的,也有,他的学生什么的,我觉得四梁八柱已经有了,他就没有比如说这个角色非范伟所属啊这样一个局面。他这个团队的,我觉得各个方面吧,已经做到了配备齐全了。”他补充道。

《封面人物》范伟:和本山大哥的事一时说不清

范伟由相声演员转型小品演员,再到演员,都脱离不来赵本山的推动。

偷偷看网友对新剧评价

“我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拍剧我比较笨笨的特认真的”

从演小品转到演戏,仍避不开赵本山——2001年开始,赵本山自立门户拍影视剧,邀来好搭档范伟,一同创作出《刘老根》、《马大帅》、《乡村爱情》等热播电视剧,“药匣子”、“范德彪”等名字一时成为范伟的新代名词。舞台是夸张的艺术,脱胎于舞台的范伟,快速且成功地摒弃了小品化的表演,在影视圈混得风生水起。

范伟不讳言他是个爱琢磨和善于总结的人,更直言今天的成绩是因为不断遇到贵人的提携指点。“我这个人其实比较被动,为什么说我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觉着全是好人、贵人还是好机会在推着我走。我真是,你看我过去,我是相声演员,偶然的机会,就有机会去演小品。后来又去演电视剧。”赵本山出演的第一部电视剧《夜深人不静》范伟也参与其中,这部剧的导演张惠中当时告诉他:“范伟啊,我把《夜深人不静》剪出来了,这是你第一部戏啊,我觉得特别靠谱,你将来应该多演点影视剧,挺好的,挺好的。”这评价让他倍受鼓舞。

“实实在在地讲,演员一看见过瘾的东西,马上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什么都不顾。”这种心态让他不顾自己一年一部剧的规律,将原已确定的戏约推后,憋着一鼓劲儿要把《小宝和老财》里的“周老财”演到位。

采访前一晚,《小宝和老财》刚播出了两集,范伟看了剧,还翻了网上的评论,他对网友的意见很在意。他自评说,前几集的表演还是有些使劲儿,又自信地说,越往后会越好。塑造“周老财”的整个过程,范伟都在不停琢磨。“比如说导演希望我用我特有的那种方言,大家比较熟悉的方言来诠释这个人物,但是我就觉着,我在(赣北)这样一个地方,说一口东北话是不是比较怪啊?后来我们找了一个依据,说这个人是东北人,在东北混不下去了,带着儿子来到周家村。老爹和儿子脑袋都比较活,说到这儿咱们怎么能够不被他们所排斥啊?咱必须说自己姓周,落叶归根到这儿来了,其实他不姓周。”他解释了好几分钟。还聊到剧中一场让他印象深刻的戏,这次范伟回答了七百多个字,仔细解释每一个细节。

“拍电视剧我是比较认真的,比较笨笨的特认真的,研究每一场戏,甚至每一句台词。因为有时候舞台上的,包括小品演员,相声演员,他在舞台上的东西是很(有)逻辑的,一个情节,直接就演出来了,电影电视剧不是,是跳着拍的,所以怎么接这个情绪是很重要的,一开始生手就真有点驾驭不了。然后我是挺认真的人,爱琢磨,这个情绪怎么接,半个月前拍的一个进门,我还能记得住那是个什么情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amelie]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