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地下炒金黑幕:赔钱算数 赚钱违规

“我去年在金道贵金属公司入金10万美元,翻倍之后他们说违规交易,洗黑钱,把我的钱扣了一个月。之后,他们把本金扣了百分之六之后还给我了,金道在香港,维权太难了。”裴某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记者就此事向金道贵金属公司进行求证,不过公司并未正面响应,仅表示公司的实力和信誉有保证。

近年,由于股市持续疲弱,不少投资者选择离场。在国内投资渠道单一的情况下,部分人选择了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品种投资。自去年起,由于黄金价格的单边大跌,不少投资者开始投身于炒金市场。在此需求下,一些借助网络平台、打着擦边球的炒金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肆意生长起来,炒家们一不留神就掉进了他们的“套子”。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打着擦边球的网络炒金平台众多,都具备如网上开户、设在香港、为香港金银贸易场会员等相同特征。也正因为这些特征,投资者通过网上开户,将资金打到境外,当发觉情况不对时,投资者几乎不可能追回资金,并且也是维权无门。

平台实力存疑

记者联系到上述平台,提出了裴某等人的疑问。而公司方面却直接回复的是,“金道贵金属有限公司为金道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金道集团)之成员,于2009年在香港注册成立,是香港金银业贸易场之认可电子交易行员(行员编号74号),持有AA类别市场交易有效营业牌照,可经营99金、港元公斤条、伦敦金/银及人民币公斤条业务。同时,金道贵金属亦为标准金集团成员,能铸造金道品牌的千足金条,是少数拥有特许铸金权的金商,实力及信誉均有可靠保证。”

这一大段内容看起来言之凿凿,但香港金银贸易场是一家什么性质的机构?其认可的电子交易行员有怎样的资质?是否就能够保证其上述操作手段公平、公正?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香港金银业贸易场本质上只是一家行业协会,并非政府监管部门。”

记者在该贸易场官方网站上看到,该贸易场理、监事会成员多由各黄金公司负责人担任,而这些黄金公司大部分同时是该贸易场的会员单位。与此同时,记者在查阅该贸易场包括稽核组、审查组在内的11个部门的部门职能时发现,贸易场所有部门并未涉及对所属会员单位可进行代理交易。

在香港金银贸易场公布的会员申请指引中显示,目前成为该交易场会员主要为“转、承让”方式,即需要转让方和承让方进行撮合。而承让方所具备的条件并无过多限制,仅需为香港注册的有限公司,同时开立不少于两个银行账户,一个为永亨银行的结算账户、一个为任意银行的存放客户资金账户,在会员单位资金实力方面的要求,则仅需提供不少于500万港元的资金证明。

据其官网显示,该贸易场电子交易平台于2008年9月1日推出,供行员以电子交易方式进行买卖。现阶段提供部分伦敦金、伦敦银买卖合约。所有透过贸易场电子交易平台进行的合约买卖均获贸易场派发独有的合约交易编码,以证明有关交易透过贸易场的电子交易平台进行。换言之,这里交易的伦敦金、银合约并非直接连入伦敦金交所,而是在该贸易场的电子平台进行的交易。

记者查看多家贵金属交易平台,均在首页用较大的字体标出平台在香港金银贸易场的行号。

盈利时出金困难

“取款办个通知书到现在都没弄好,他们故意的吧?”

“哈哈,不给出金吧。”

在某网络炒金平台的客户群里,记者刚一加入,就看到了这样的对话。实际上,现在网络炒金平台均称交易标的为外盘金,需要将资金通过汇款、第三方支付平台等手段转到境外。而这一入金方式,本身就将造成上述出金难情况的发生。

壹加壹贵金属公司董事舒小平表示,“当客户的资金打入境外账户时,就已经脱离了监管,无论是交易平台本身的出金申请滞后还是由于监管不到位而可能滋生的行骗行为都无法得以监管。”

入金易、出金难,尤其是盈利时出金更难。根据金道贵金属公司的官方介绍,其服务保证全天候实时存款、取款2小时内到账,交易完成后约30分钟内提供贸易场交易编码以供核实成交记录。然而,裴某等多位在金道贵金属交易的投资者均提到,在出金时,公司的客服人员会以系统问题、客户交易违规等理由拒绝出金。

“5月5日办的取款通知书,到现在(5月12日)还在等。”同在上述平台交易的周强(化名)告诉记者,“他们说我递交的资料有问题,但却没有一次性指出来,比如资料不完整、出现修改痕迹,导致不断延迟出金。”

周强的问题只是一个方面。裴某及其同学(该同学也在金道交易)遇到的则是“赔钱交易算数、赚钱交易违规”的情况。

据裴某讲述,2013年8月19日上午他曾将10万美元分5次打入金道贵金属下属的账户里。当日晚间账户便盈利赚了11.37万美元,但当裴某要求出金时,公司却以审核为由冻结了账户,直到一个月后,方才取出扣除了0.6万美元手续费的本金,而盈利部分11.37万美元则被公司以交易违规、取消交易的名义扣除。裴某的同学也是同样的情况,在盈利10余万元时,被平台方认定为交易不合规而取消其盈利。

“他们给我的理由是使用第三方存款账户进行交易,而我这一次交易是以该存款账户进行的对冲,也就是说一个空单、一个多单。而他们只取消了盈利那笔交易,另一笔赔钱的交易又算是正常进行,当问及为何区别对待时,他们却不置可否。”裴某说道,“实际上,在此前,我一直使用的是第三方存款账户,期间亏损和小额盈利,其并未指出我交易的不合规,直到此次盈利金额达到近70万元人民币时,他们才忽然认定我的交易存在问题。”

境外公司难追讨

在香港金银贸易场的监管能力存疑的情况下,裴某等炒家如何维权成了一大问题。

“110、香港驻京办、内地驻港办、消费者协会都问过了,都没辙。香港法律和内地不一样,要追究就得到香港打官司,成本太高了,而且还不一定能赢。”裴某告诉记者。

舒小平表示,“由于外盘金本身就不受监管,当客户将资金转出自己的账户,风险就已经形成。”

曾投资外盘金的某投资公司工作人员钟某也告诉记者,“这个市场很乱,很多机构在国内找客户,资金交易却放在境外或中国香港,这些在国内的机构没有与客户发生资金往来,监管起来异常困难。”

钟某介绍,目前大量的网络炒金交易平台有“滑点”、出金难等情况。而这些均打着法律的擦边球,让投资者维权无力。

某小区一张名为实名举报的帖子就网络炒金平台的“滑点”情况做了介绍。该贴子称,其在交易过程中,挂单止损通通无效,致使损失十几万元人民币。根据其上传的交易截图显示,其当时在1424.26美元买入的市价单,却在1427.75美元才成交,中间达3美元的差价造成了其损失。但这一情况,该平台称是“正常情况”。

据了解,自国务院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金银管理条例》之后,近30年来只是有过几次细微的补充通知,监管上依然处于多头,并无统一尺度。而其间国内的黄金市场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江苏大圆银泰贵金属现货电子交易市场副总裁杨溧也提到,“目前业内监管确实存在不足,对于正规交易平台而言,也在呼唤监管的加强。”

小贴士:地下炒金敛财黑幕

● 这类地下炒金公司不参与任何交易,自行设立非法虚拟炒金平台。团队中有人将自己设定为客户的交易对象,有人则当托儿充当客户进行买进卖出,用“对赌”的方式赚取投资者的资金,即公司按每笔交易向真正的客户收取佣金、点差、过夜费等。

● 这类地下炒金公司不为客户在境外开户交易,而是通过公司户头占用客户保证金炒金。若投资者未能及时增加保证金,公司则会利用强行平仓条款进行平仓获利。如果发现客户账户出现较大盈利要求结算时,公司则直接通过“网络系统问题”,使得获利的投资者无法平仓,最终导致亏损出局。

(编辑:左右)

(中国经营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bellayu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