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徐雅婷,武汉首家宠物殡葬机构负责人。今年从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学学院畜牧兽医专业毕业。2014年底,读大二的她卖掉父母给的一套陪嫁房,辗转从河南买回一台动物火化炉,租地盖房,2015年3月正式做起动物殡葬。

文丨展娟娟 图丨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从市区向北,驱车一个多小时,位于新洲区张店村旁边,一片看起来不太起眼的桃树林,是武汉首家动物公墓。最近一年时间里,这里曾火化过五百多只动物,包括狗、猫、雪貂、垂耳兔、龙猫、小鸟等。

2015年5月前,这里的桃树林一到冬天还是光秃秃的树梢,现在,每天会有三三两两的人,来这里为自己的宠物扫墓。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墓地的主人徐雅婷是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学学院畜牧兽医专业学生,大三在宠物店实习时,亲眼目睹大多数宠物尸体被简单掩埋或随意丢弃在垃圾桶里,无法接受,决定开一家宠物殡葬机构收留这些小生命,她说“无论在哪儿,死亡都应该有尊严,宠物走了起码应该有一个属于它们的归宿。”

不被理解,她和家人冷战了半年

按照父母规划好的正常轨迹,24岁的徐雅婷今年6月毕业后原本应该在一家宠物医院上班,也算给攻读四年的兽医专业交上一份完满答卷。让父母没有想到的是,2014年,在宠物医院结束实习的徐雅婷,毅然卖掉家里留给她的陪嫁房,花十几万元辗转从河南买回一台动物火化炉,开始租地盖房准备做宠物殡葬。

这个决定几乎遭到周围所有人的反对,徐雅婷说,整整半年时间,她和家人完全处于冷战僵持状态。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在他们眼中,这个事儿就是不务正业,一个女孩子怎么能每天和尸体打交道。”顾不上家人朋友反对,徐雅婷独自到上海、西安、重庆、杭州等地走访,以顾客的身份咨询动物殡葬事宜。

流程学妥当后,找设备建场地让她犯了难。“先后打听了很多块地,有的要价高,还有的一听说要用来做宠物殡葬,就觉得晦气不同意。村民,村组之间也需要协调好关系,不是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最终,徐雅婷说服新洲一位种桃树的老师傅接纳下焚烧炉并安置墓地,在不影响果树的情况下,把骨灰埋于树根处。让徐雅婷欣慰的是,一段时间的耳濡目染后,老师傅也成为公司一员,负责火化与安葬小动物。

告别500条生命,守候城市的温暖与孤独

徐雅婷还记得接待第一位客人,是一天夜里陪主人带着一只猫去新洲火化,她独自负责接送,主人伤心自己也跟着哭。天色黑加之不熟悉地形,在遭遇下错高速路口,找不到墓地入口等一系列状况后,两人火化完宠物折返回到市区,已过凌晨2点。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徐雅婷介绍,动物送到墓地,会先在铺着白布的小床上梳洗,摆上花让主人告别,随后入炉火化。一只猫狗的火化时间大概在40分钟,收费680元,大型犬火化则长达1个小时,大概千元。宠物主人可以目睹火化全过程,自己拾取骨灰,装进骨灰盒埋入墓地立碑留念,更多人则选择把骨灰随身带走。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有些主人思念心切,次年来为宠物扫墓,把骨灰安葬处桃树结的果子全部买下搬回家,以感谢这些忠诚陪伴他们多年的动物,好像它们从未离开。

但更多时候,最难应对的,还是处于极端情绪的宠物主人。有的客人冬天来到墓地,看到桃树凋零得只剩下枝桠,哭喊着为宠物委屈,“我家宝贝怎么能在这个地方”。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火化间每天也在上演撕心裂肺的哀恸场景。

让徐雅婷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位孕妇挺着大肚子,坚持要送一手养大的吉娃娃最后一程。“就在要把狗送进去火化的时候,她一下接受不了,把头伸进炉子,整个人扑在狗身上不让点火,同去的老公只好把狗抱出,在一旁轻言安慰,等太太平复”。

还有位客户,把去世的狗挖坑埋在了江滩,两年半后得知江滩附近要改建,安不下心,最终联系上徐雅婷,把已经高度腐烂的狗挖出来,运往新洲火化归葬。

来得人多了,徐雅婷也见识到养宠物的人各种不同的心态。

有位主人把狗养到十几岁,打电话称狗因为病得太重需要安乐死,徐雅婷接到后发现,狗不仅活蹦乱跳,还能正常吃东西。最后跟主人一番了解,才知道是家中女儿怀有身孕,怕有影响准备丢弃它,找到徐雅婷委托处理掉。看不下去的徐雅婷后来领养了狗,“前段时间它刚刚去世”。

也有媳妇不喜欢家里养狗,瞒着婆婆把狗带去安乐(死),最后把骨灰送回家谎称狗病死了。老人与狗多年延续下来的感情,随着灰烬化为乌有。

徐雅婷到现在仍无法理解这些主人,“我真的不懂,为什么养了十几年的狗可以说不要就不要了。”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电影《入殓师》有这样一段台词:死可能是一道门,逝去并不是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程,正如门一样。宠物殡葬师,也如同看门人。一年多时间,徐雅婷见证了很多人的眼泪和情感。

开始时,徐雅婷会跟着他们一起流泪。一段时间后,发现负面情绪会像病毒般蚕食她们,让她难以坚持工作。现在宠物火化与安葬的工作,徐雅婷交给了墓地的老师傅完成,“还是想跟新洲火化的地方保持距离,不要因为工作变得麻木,到最后看到去世的狗狗一点感情也没有了。”

“这行不够光鲜亮丽,但绝对有它的意义”

徐雅婷称目前生意“还算稳定”,收入基本可以维持人力支出、殡葬成本和一年要交的税。对于武汉这座城市而言,宠物殡葬虽属新鲜事物,徐雅婷对前景却看得乐观,“我现在所做的事情虽然没有同龄人那么光鲜亮丽,但从我开始做到现在,这两年有推动到宠物行业的发展,不管能不能挣到钱,看到大家的观念在慢慢转变,不再把宠物当宠物,而是当家庭成员看待,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据公开资料显示,武汉市登记持证的宠物近30万只,每年约有5%的宠物死亡需要处理,最终火化无公害处理的只占不到一成。

大部分主人在不了解宠物殡葬之前,认为掩埋是短期内最好的选择,然而这种方式不但不环保,有的主人还会因为宠物遗体随时被刨而惴惴不安。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信息不对称导致对行业的误解,让外界对宠物殡葬也带有先入为主的偏见。

相比较上海等地动辄价值上万的天价宠物殡葬,徐雅婷更希望心意能落在实处。

“有的客人追求高规格,希望自家宝贝能跟别人不一样。之后我们会考虑根据宠物做过的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为它写一小段自传放在墓碑上。我接触过一位从意大利回汉的画家朋友,他的宠物狗在国外曾救过落水儿童,是一只英雄狗,我觉得让它的故事能够被记录下来,纪念也会变得更有意义,而不是盲目烧钱。”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如今徐雅婷的公司有4个员工,包括在新洲负责火化和安葬老师傅,一名接送客户的司机,一位业务员负责联络宠物医院,一位客户管理。

让徐雅婷没有想到的是,起初强烈反对的母亲如今也加入到接送客户中来,“她看着我每天面对这些死去的动物,有些出了车祸还需要给它清洗,心里也不好受,来搭把手帮我。”

人物丨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卖掉陪嫁房告别500条生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amelie]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