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师名校》09期专访现中国作家协会成员高洪雷

《名家名师名校》09期专访现中国作家协会成员高洪雷

高洪雷

高洪雷,生于1964年农历3月,现任山东省煤田地质局局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民族史学会会员,中国国土作协评论委员会副主任。

长期从事经济、党建、文化、民族史、人类学、地质学研究,20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散文、随笔、专著,作品主要有《另一半中国史》《另一种文明》《大写西域》以及《中华民族的故事》等。代表作《另一半中国史》已被译成多种文字出版,本书入选全国党员教育培训创新教材,被出版商务周报评为2012年度风云历史书,被中国出版集团评为2012年度优秀常销书。

作为读者或许会关注高洪雷先生的著作,但是在创作背后的故事却鲜为人知。特别是面对民族历史这样枯燥话题的时候需要寻找大量的参考文献作为论据。而最为重要的是如何把乏味的民族历史写的生动有趣不仅和作者的知识储备相关,最为不能缺少的是他对生活的态度。本期《名家名师名校》有幸专访了现中国作家协会成员高洪雷先生。

一、高洪雷先生,您著有《另一半中国史》《另一种文明》《大写西域》以及《中华民族的故事》。在您的几部著作中,哪一部在创作和出版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最多?您是怎么克服的呢?

高:在创作与出版过程中,遇到问题和困难最多的,是我的第一部作品,也就是关于少数民族历史题材的长篇纪实文学《另一半中国史》。因为,民族与宗教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创作禁区。听说我在创作关于少数民族历史的作品,许多同事和作家表示了质疑,他们劝我不要冒这样一个可能没有结果的风险。在我经过6年的艰苦创作,终于完稿后,又在出版过程中遇到了重重阻力。这部55万字的书稿,在三家出版社辗转了3年,在一家出版社甚至通过了三审,还是因为属于敏感的民族题材被社长断然枪毙。直到2010年下半年,这部冠名《另一半中国史》的作品方才在作家侯健飞的推介下,在国家民委的审读与支持下,由文化艺术出版社艰难出版。

二、您进行历史题材创作时有什么体会?

高:刚刚开始历史题材创作的时候,我纯粹是一种兴趣,一种爱好,尽管为此要走很多的路,买很多的书,查阅很多的资料,进行大量枯燥的考证,但我感觉很充实,很快乐,并且非常享受这种创作的过程。后来,随着民族历史题材创作的逐步深入,我感觉到的不再是单纯的创作冲动,而是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了一种责任,一种使命。这种责任和使命,就是揭开历史的迷雾,把历史的本来面目告诉大家。

譬如外蒙古独立,不是中国共产党的责任,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时,美、英、苏三国首脑在雅尔塔做出的秘密决定,也是国民党在苏联压力下做出的近乎无奈的选择。

譬如中国版图并不是一只“报晓的雄鸡”,那只是中国的陆地部分,中国的版图还应该包括九段线拱卫着的30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中国的疆域更像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960万平方千米陆地是奔腾不息的火苗,300万平方千米海域是火炬的托盘与手柄。

民族、宗教问题,对大多数人可以说是个知识的盲区。既然大家存有疑虑,既然有人以讹传讹,既然个别不怀好意的人混淆视听、制造事端,那么我们就必须面对,必须说清,必须告诉大家真相。

三、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地关注民族历史,大多是从一些电视剧中了解,您对这一现象怎么看?

高:出现这一现象,还要归因于传播方式的多元化。在没有电视、电脑的年代,人们获取知识的主要途径,就是书籍。不能简单地说年轻人不关注民族历史,而是他们更喜欢从电视、互联网上获取此类的信息,这本无可厚非。因为近几年电视台也有制作和播出了许多历史纪录片,其中就有许多关于民族历史的权威信息。互联网上也有类似的知识点。至于电视剧,就多是演义,仅供参考与娱乐了。

我一向以为,电视只能增加你的宽度与广度,很难增加你的厚度。而且从电视上获取知识,是被动的。我还是希望大家多去读纸制的书,多去读经典的书。

阅读不能增加你的人生长度,但能增加你的人生厚度;阅读不能直接实现你的人生目标,但能使你无限接近你的人生目标;阅读不会改变你的长相,但可以改变你的气质;阅读可能不会改变你的人生,但是可以充实你的人生。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但它们能让你悄悄成为自己。书香中国,需要大家一起来营造。

四、您对未来中国民族历史的传播和发展持有什么观点?

高:应当说,现在关于民族历史的普及性读物相对较少,民族历史知识的传播方式与渠道也相对单一。在这一点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等广播媒体做得比较好,《另一半中国史》《另一种文明》《大写西域》都被他们制作成了长篇广播故事,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我建议,今后国家应该鼓励和支持文化单位多拍一些关于民族历史的电影、电视记录片甚至动画片,更好地挖掘中华民族绵长厚重的文化根柢。

五、最后,您想对关注您和一直支持您的读者说些什么?

高:从2010年我的第一部作品出版,到最近的第四部作品《中华民族的故事》面世,至今已有六年多的时间了。六年多来,我有幸有了一批喜欢我的这种通过传奇故事叙述历史,通过哲性文字解读历史的写作风格的读者。我从网上了解到,许多读者买全了我的作品,给了令我心潮涌动、感慨万端的关注与鼓励。正是有了这些读者的关注与支持,我才更加认真地对待我敲打出的每一个文字,叙述的每一个观点,讲述的每一段故事。我渐渐感觉到,我已经不是在电脑前输入文字,而是在与喜欢自己的读者做心的交流。考证不准确,怕对不起读者;出现错白字,怕读者笑话;文字不优美,怕失去读者。

尽管我一直致力于普及性历史的创作,但鉴于我的创作领域属于民族史、边疆史、人类学,因此我不是畅销书作家,我的作品最多只能算常销书。接下来,我唯有继续写出更多经得住历史锻打、岁月沉淀的作品,才不愧对读者们对我的厚爱。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已经写成的,或者我正在写的,无论写得怎样,请读者给予直截了当地批评。我不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我常说:批评本身就是关注。

谢谢读者们!

《名家名师名校》09期专访现中国作家协会成员高洪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rachelyao ]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