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人的一天:苦点累点没关系 能被理解就好

编者按:提起城管,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管理小商小贩”,有人说一提到城管就想到“暴力”、“野蛮”之类的词语;有人说城管是威严的执法者;还有些摊贩说城管就像是熟悉的“老伙计”……对于城管,在不少老百姓心中,还存在着一些比较狭隘的看法,舆论有时也会把他们推到风口浪尖。但实际上,大家对于城管真正日常的工作情况,还有许多的不了解。

“老爷子,该下班啦!”

“哎呀,你们上班了啊,来坐一下吧。”

“不坐不坐,赶紧把摊子收一下,天桥上不允许摆摊。”

“我刚摆上你们就上班了……”

“一直都在跟你们说,不要在天桥上摆摊,赶紧把摊子收一收。”

看到这样一段和谐的对话,你会联想到怎样的人物关系?记者告诉你,这是襄阳市樊城区中原城管执法中队副队长金海鹏和火车站天桥一位违规摆摊的算命老人的对话。

作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人员,城管队员的工作范畴非常广。城管机制建设的初衷就是为了保持城市一些基本的公共环境的美化,但在行使权力的同时,城管也有许多困难,也会遭受到不少误解。而城管的工作究竟有些什么?他们在城市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奔走在城市大小角落的城管队员,他们自己又是怎样看待这份职业的?近日,记者跟随市城管局樊城区中原支队金海鹏副队长等一同上街,体验他们的工作,感受他们的生活。

8:00-9:00

铲除街边牛皮癣

早上8点,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我们来到中原路火车站天桥下,和中原执法中队副队长金海鹏等城管队员会合。

早春的清晨依然带着些寒意,而此时的中原路已经车水马龙一片拥堵了。“我们每天8点会准时在这里集结,除了日常点名外,还会根据每天区局和中队微信群里大家反应的具体情况,安排当天的工作,因为我们负责的辖区靠近火车站,周边又有几个大型市场,人流量比较多,管理起来难度相对较大。”队伍集合前,金队长告诉我。

采访当天,恰逢2月14日情人节,本就处于春节后的返程高峰再加上这么个节日,让熙攘的火车站周边显得更加“热闹”。

集合点名完毕,金队长和队员们一天的日常工作开始了。跟着两名女队员,我们开始体验“扫街”,“因为中原路这边靠近火车站,每天的流动人员非常多,各种小广告、牛皮癣屡禁不止,隔一会儿就要转一遍。”女队员告诉我们,“有没有抓到过这些乱贴小广告的人,给出相应的处罚?”我禁不住问,“抓住了最多也是规劝,但是治标不治本,有时候白天铲完,他们晚上贴,我们还得不停地清除。”女队员无奈地叹气。我边走边环顾四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们已锁定了路边石墩、电箱上的牛皮癣铲了起来,看来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城管人员,还得先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9:30-10:30

协助清理出店经营

利索地“扫”完中原路,我们和队伍又集结到天桥底下,“现在我们一起到前进路那儿看一看,目前市场外迁,白鹤市场大部分店铺已经搬迁,还有少部分店还在做生意。”金队长一边走一边跟我们介绍,“那针对店铺,我们主要管理什么呢?”我问道,“因为白鹤市场主要是以卖日杂商品为主,东西多而且杂乱,所以我们就要规范劝导这些店家,不要出店经营。”因为市场外迁,往日热闹非凡的白鹤市场现在冷清了许多,整个市场的路边还摆放着为了治理占道经营、出店经营而“生出”的“移动森林”。看到城管人员过来,背街巷子里的店家们自觉的开始收拾自家店门前的货物,“不要再把货摆在店外面了,多影响市容”,金队长叮嘱各位店家,“来,大家一起帮忙收拾。”说罢便招呼身边的几位男队员齐上阵,不出五分钟,出店的货物被转移进各家店内,“我们继续往前走,拐到新华路去。”和队员们清理完白鹤市场的出店经营之后,金队长继续带队。

“金队,市场外迁之后,这一块儿的整治相对来说应该轻松一点了吧?”我问,“和以前相比,确实要好很多,但是前面新华路边一些游散摊贩还是不好管理。”我观察到,对于队员的劝导,摊贩大多都配合,但他们往往会在一旁密切关注队员的举动,一旦发现队员们离开,他们就会折返。金队说,像猫捉老鼠一样,他们每天必须要在这几条街上不停地转不停地劝导。

11:00-12:00

处理路边活禽宰杀

“刚在群里看到队友说春园东路那边有活禽宰杀,我们现在赶过去。”一上车,金队立马通知队友。一路上,队员们不停扫视路两边。“金队,禁止活禽宰杀也在你们的管理范畴内啊?”我不禁问,“因为近期湖北又出现H7N9流感,为了预防禽流感,市局也下达了命令,严令禁止在室外宰杀活禽。加上襄阳现在在创建食品安全国家示范城市,所以各个单位要联动起来去规范这个事情。”金队解释。我一听,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城管们要“管的可真宽”,累不累啊!

“是不是那家店门口的铁笼子?”一名队员急忙指向马路对面的一家鱼莊。车子掉头拐到这家鱼莊店门前,所有队员下车向店里询问老板的去向,一见城管队伍,老板立马反应过来,冲出店,抓起装有公鸡的铁笼子准备往店里转移。“老板,你把里面的鸡清理出来,我们要把笼子带走,你下午到我们中队去取,并且要写一份保证书。”金队跟老板细说,“你跟我们讲了,我们不摆就是了,怎么要收笼子嘛?”老板开始“讨价还价”…………磨了几个回合的嘴皮子,队员们一起规劝,老板和店员才松开手,整理出笼子里的公鸡,老老实实上交给队员。“你这东西我们不会要,没收了就是给你们一个提醒,最近禽流感又出现了,你们在外面摆放活禽宰杀活禽,又不卫生,还影响市容………”看着老板一脸无奈,金队做起了他的思想工作。

“像今天这样的情况算是比较难缠还是相对配合的?”我问金队,“这已经算是很配合的了,我们之前遇到过讲道理不听,还对我们打骂的,我们都习惯了。”赶回集合点的路上,金队长告诉我,平日里队员们在工作过程中常受委屈,不少人明明做得不对,却在城管上前执法时破口大骂,或者极不配合,“希望他们听劝是其一,毕竟他们也是为了生活在外面奔波,我们作为城管执法人员,也是为了这个城市更加美观,大家都不容易,最主要的还是希望他们能相互理解!”金队无奈地跟我说。听到这里,我对城管人的敬畏不禁又多了一层,要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每天笑对他人的不理解不配合,甚至拳脚相加与破口怒骂?要有多坚定,才能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几年。

14:30-15-10

劝导占道经营“老伙计”

城管队员在执法过程中得不到市民的理解,碰钉子的事无时无刻不在上演。就在前进路,城管队员发现一位卖草莓的婆婆将板车停放在路边,影响了过往车辆的通行,想要依法没收其板车时,老婆婆瞬间激动起来,拿出一罐白色药瓶大呼自己有高血压,并试图强行从执法队员手中夺回车轮。考虑到老婆婆年龄大,身体不好,队员们只好无奈地归还了她的板车车轮,退而求其次地没收其称。在对其规劝许久准备离开时,老婆婆并没有死心,抓着金队长不依不饶,“我一把年纪了出来做个生意不容易,没有人家年轻人跑得快,你把称还给我,我保证不出来了”,“我们看到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上午我们女队员是不是就已经提醒过你,不要再占道经营了,怎么说了都不听呢?我们也知道你不容易,但是你占道经营影响行人出行,我们执法你也要理解,说了那么多次,你们要当回事。”面对死抓着自己不放的老婆婆,金队长边走边跟她讲道理,在被老婆婆追着不放且试图跟车的无奈情形下,金队长把她带到一边,给婆婆做起了思想工作,在老人家不断点头认错下,金队通知队员把称还给了她。

下午这位老婆婆的情形,或许金队长他们遇到的太多太多,可一旦碰上,在工作原则和人情味上却又很难去平衡,所以大家只能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去重复劝导这些小商贩。面对商贩们的不理解不配合,城管队员有时也感到很无奈,但是在采访的过程中我发现,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队员们还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慢慢说服当事人,这样的耐心,论谁也很难坚持下来吧,但城管人做到了。

15:30-18:00

节日中的一抹“温情”

“今天是情人节,应该会有很多卖花的流动商贩吧,咱们今天是怎么管理的呢?”我好奇地问道。“毕竟情人节一年也就一两次,这些小商贩只要不下台阶经营,我们就可以适当放宽管理。”金队告诉我。“这么做,已经很人性化啦!”我笑着说,同时也替今天出摊的卖花小商贩感谢城管们的“包容与理解”。

整个下午,我们围绕着中原路、九隆广场、幸福路、两站周边等一些背街小巷巡查、执法。在处理过妇幼保健院门口一位卖甘蔗老大爷的摊子后,队员们还整治了附近校外出店经营的几家文具店,盯着店家把所有摆放在人行道上的文具和书籍全部清理到店内后,大家才放心离开。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走在夕阳余晖之下,队员们疲惫的脸上终于舒展了笑容。“今天跟着我们跑了一天,感觉累不累?”其中一名队员问我,“还行,还在承受范围。”我笑了笑。“金队,你们有没有算过一天下来走多少步啊?”我打趣地问道,“每天晚上回去,微信运动里我们平均每天在一万步以上吧,习惯了就不觉得累了”,金队长回答道。以这样的工作方式和活动量,想长胖估计很难吧,我感慨的同时,也在替他们感到辛苦。

在这样一个浪漫的节日里,有这样一群城市守护者为了我们能有一个美好的环境而辛苦付出,在一年的365天中,他们的身影无时无刻不在。一天的采访结束,记者所看到的也只是城管执法人员工作的一小部分、一个缩影。从清理牛皮癣,到规劝占道经营,从环境卫生整治,到处理违建建筑………每天,城管人员们都要面对这么多的问题,但他们用辛苦换来的是城市市容市貌的清新变化。在这一天的采访工作中,我们也亲身感受到了城管人不容易,他们工作辛苦,还时常得不到别人的理解,但他们依然坚守在每一个辖区、每一个岗位。我们的愿望或许有很多,但城管人的愿望却只有一个:苦点累点没关系,能被理解,就是最大的幸福!城管人的一天:苦点累点没关系 能被理解就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yjing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