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最年轻女法医:85后美女让死者说话(组图)

一提到法医,普通人可能会有点瘆得慌。在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就有这么一名年轻的美女法医。她爱看侦探小说,闲时也爱打网游,忙得还没交男友,与普通女孩无异,但谁也想不到她专跟尸体打交道。

她叫韩煦,2015年10月从牡丹江来到武汉,迄今完成尸检100多次。野外恶劣的环境,盛夏腐败的尸体,她近距离面对;追查事情真相,为逝者伸冤,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她无比自豪。今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带您认识这位江城最年轻的一线美女法医。

穿上最爱的制服胆小姑娘成法医

韩煦出生于1989年6月,今年28岁,老家在黑龙江省牡丹江,是家中的独生女。“父亲是一名警察,我从小就盼望有一天能穿上帅气的制服。”韩煦说。

2013年6月,她从天津中医药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在校内看到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的招生简章,内心的小火苗被点燃。于是,与家人商议后,她放弃签约医院,报考了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法医专业。

2015年临近毕业,韩煦又站在了人生的岔路口。虽然父母嘴上不说,但她看得出父母希望她能留在身边。校园招聘会上,武汉市公安局表现出对法医人才的渴望,让韩煦觉得终能学以致用。那一刻,警察梦成真了。韩煦却透露,其实自己平时很胆小,夜晚上厕所要将所有的灯打开。

第一次值夜班成功处置雨夜命案

2015年10月,她来到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正式成为一名法医。她满怀激动,但渐渐发现基层工作跟想象中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大案要案,更多的是一些非正常死亡的现场。

11月的一天,韩煦第一次值夜班,屋外细雨纷飞。临近转钟,一条警情传来:一男子遛狗与他人发生争吵被捅死。洪山分局迅速启动命案侦破机制,韩煦和同事紧急赶往现场。韩煦是唯一的法医。一路上她不停地想该走哪些程序,可到了现场突然紧张起来,室外比室内提取证据的难度大多了。现场位于城中村,男子死于私房外,嫌犯持凶器还没跑远。雨水不断冲刷,血迹被稀释,韩煦必须尽快提取到有价值的证据……天黑、下雨,还没路灯,民警们冻得直哆嗦。

约1个小时左右,韩煦在地上、墙上、扫帚上等位置提取到4处血迹。除了死者的血迹,还有另一人的血迹,这说明凶手极可能受了伤。“凶手在逃跑过程中,滴落的血迹会呈现不同形状,这些碎片信息串在一起,就是凶手逃跑的方向。”韩煦说。

同时,走访的民警也确定了凶手身份。根据大家的线索,当天早上8点多凶手落网。

雨刮器夹缝里找到皮屑揪出肇事真凶

迄今为止,韩煦所做尸检达100多次。为积累经验,她将每一次尸检过程都详细记录在电脑里。

2016年深秋,洪山区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人死亡。2天后,洪山区交通大队将肇事司机抓获并追回肇事轿车。仅2天,狡猾的肇事司机已将轿车维修一新。到案后,肇事司机拒不承认肇事行为,交通大队便向刑侦大队技术中队求助。

韩煦等3人来到现场,对轿车勘查了2个多小时,最终在前挡风玻璃边框和雨刮器的夹缝中,提取到一些皮屑。后经DNA比对,证实为死者的脱落细胞,肇事司机最终认罪。得知消息后,韩煦为自己能锁定真凶而自豪,也深感肩上责任重大。韩煦对记者说,这些脱落的皮屑,一般人可能肉眼观察不到,即便看到了也会以为是泥土或灰尘。

上周四,洪山区某高校有人家中被盗,损失约20万元,韩煦赴现场提取DNA,本报记者独家随警出击。“这种盗窃案,法医也要来吗?”记者问道。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黄崑介绍,犯罪分子手段越来越高明,法医的专业技术被运用得越来越广,法医可以说是警界的“核武器”,也是打击犯罪分子的杀手锏。

面对腐尸也会恶心一天最多跑三个现场

武汉夏天温度高,法医常碰到腐败的尸体,对蛆虫、巨人观等也习以为常。还有不透气的隔离服和防毒面罩,让人汗如雨下。

2016年夏,洪山区和平街一独居男子死亡。当天,韩煦没有携带重度防护装备,戴着帽子、口罩等就推开了门,一股怪味扑面而来,尸水四溢,几乎无法下脚。韩煦仔细勘查了1个半小时,发现死者身上并无伤痕,窗门无破损,财物没有损失,也无搏斗痕迹,排除了刑事案件的可能。

“有时就算戴了防毒面具,仍能闻到腐尸的味道,那种味道很难形容,但终身难忘。”韩煦说,最忙的一天她跑了3个现场。去年6月1日中午,她到天兴洲尸检;下午4点刚回分局还没进电梯,就又前往南湖处理“水尸”;晚上7点回到分局刚洗完手,又接到电话去了壕沟……深夜11点多才回到宿舍,整理完物证,就转钟了。

记者了解到,法医除了苦、脏、累,也会面临危险。有些尸体有传染疾病,虽有防护但长时间近距离接触仍有感染风险;有些尸体所处位置比较危险,如摇摇欲坠的高台;有的尸体比较重,需要两三个人才能翻动,每次解剖大约要两三个小时,如果尸体损伤严重,耗时会更长。

黄崑介绍,重案、禁毒民警冲锋陷阵,工作容易“出彩”,法医不仅苦累,做的还是幕后工作,韩煦这个姑娘能坚持下来值得赞赏。

没时间谈恋爱想找“三观”正的男友

楚天都市报(以下简称“楚”):面对尸体会害怕吗?尤其是一些腐败尸体。

韩煦(以下简称“韩”):第一次在大学解剖室,那时很害怕,后来慢慢好了。面对腐败尸体,有时会觉得恶心,即便尸检结束后脱了防护服,仍能闻到身上有怪味。

楚:爸妈支持你吗?

韩:支持。我很少跟他们说工作,他们常叮嘱我要多学多问。

楚:你会跟朋友介绍自己是法医吗?

韩:会。社会上有人对法医有些忌讳,身边的朋友更多是好奇,所以我才觉得法医这个职业更需要被人理解、尊重。

楚: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

韩:闲时我会看偶像剧、画小动物、打网游,也喜欢看侦探、推理类的书,最近在看《新参者》《幸存者》。

楚:法医对体力消耗很大吧。

韩:是的。周末会去快走、跑步。有一回我走过长江大桥,到汉阳江滩,最后直接走到了鹦鹉洲大桥!

楚:有男朋友吗?

韩:没有,工作太忙了。我希望找个人品好的,“三观”要正。

楚:法医工作这么辛苦,怎么坚持下来的?

韩:在医院实习时,我常遇到警察来院办案,我父亲也是警察。工作后,我渐渐意识到,这些看似简单的现场同样是考验,每一个生命的逝去对一个家庭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知晓真相是生者的权利,也是活下去的勇气,而法医对死亡原因的科学、专业解释,能让家属更易接受事实、减轻痛苦,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对死者的尊重。(记者 叶文波 通讯员 刘桑萍 摄影记者 黄士峰 通讯员 罗维舟)

相关视频:

关注大楚网官方微信(微信号:dachuwang),给你有用有趣有料的资讯,还有好礼天天送。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吧。

江城最年轻女法医:85后美女让死者说话(组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ranranzh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