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岁失独妈妈为把女儿“生”回来 求助试管婴儿

2017柬埔寨海外三代试管婴儿义诊咨询会侧记

惊蛰,二月初八,武汉。

光谷华美达酒店门口,柬埔寨皇家生殖遗传医院的客服人员小张四处张望着,不时的看看手机,像是在等什么人。时间刚过9点,一位身穿红色外套的中年女性走过来,小张微笑着迎上前。

看着眼前的这位姑娘,红衣女士却眼眶泛红,哽咽的说:“如果我的女儿还在,也和你一样大了。”原来这是48岁的张女士是一位“失独妈妈”。

三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清冷的初春,她第一次看到了这个名词——血液淋巴癌,在独生女儿的病情诊断书上。

2015年,研究生毕业的女儿正式成为一名人民教师,2015年,25岁的女儿刚刚与相恋三年的爱人组成了家庭……然而,幸福戛然而止,也是2015年,25岁的女儿被查出患上了血液性淋巴癌!病危时,需要每天换血,一天光换血的费用就是1万元。

几百个日日夜夜,倾家荡产的付出和陪伴,当第三次病危袭来时,还是没能留住家庭中唯一的孩子,年轻的生命定格在25岁。

从此,张女士失去了唯一的女儿,但却多了一个身份“失独妈妈”!

为了拯救自己和家庭,坚强的张女士想到试管婴儿,但经过无数次的手术,最后医生也忍不住告诉她,“别再试普通的试管了,年纪大了,染色体变异,卵子质量不行,只能做基因检测来筛选出合格的卵子,也就是第三代试管婴儿。”

3月5日,柬埔寨海外三代试管婴儿咨询会在武汉举行,张女士通过网络得知了这个消息,立刻打电话报了名,并与会议的主办方柬埔寨皇家生殖遗传医院的客服小张取得了联系。

48岁失独妈妈为把女儿“生”回来 求助试管婴儿

根据安排,当天张女士来到了咨询会现场,见到了“广西试管婴儿第一人”生殖专家的王植柔教授,也见到了同济医院生殖中心的专家陈莉萍教授,与这些专家进行了详细的沟通,通过检查单据,确诊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48岁失独妈妈为把女儿“生”回来 求助试管婴儿

虽然,专家们都给了自己希望,但张女士还是愁眉不展,一问才知道,原来之前为了给女儿

治病,家里的积蓄早已耗尽,面对数万元的医疗费用,不知如何解决。

柬埔寨皇家生殖遗传医院院长吴华林先生得知这个情况,十分关心,当场表示,愿意帮助张女士解决医疗费用问题,让她放心接受治疗。张女士再次泪流满面,嘴里不停的说着谢谢。

咨询会现场类似张女士这样的失独家庭还有好几家,吴华林先生当场都做出了表态,尽最大努力从医疗和费用方面进行支助。

这次柬埔寨海外三代试管婴儿咨询会,一共有90多个家庭报名参加,最终45个家庭当场达成了治疗意向书,签约率达到50%。看着一张张焦虑、期待的面孔,咨询会虽然结束了,但却留下了沉甸甸的信任和希望。

48岁失独妈妈为把女儿“生”回来 求助试管婴儿

许多报道在涉及到不孕不育话题的时候,都会说到这组数字:4000万不孕不育的人群。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只是一组客观的数据,但又有多少人亲眼见过数字背后一个个真实的家庭,一个个有血有肉个人、一个个有苦有泪的故事。

48岁失独妈妈为把女儿“生”回来 求助试管婴儿

这一天是惊蛰,乍暖还寒的江城迎来了又一个新的春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daiminjia]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