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80岁最小62岁 老通信兵阔别38年后重聚首

十堰要闻十堰晚报袁伊璇2017-04-21 07:50
0

40多年前,一群炮团通信兵在部队挥洒自己的青春和汗水;40多年后,当年的小伙已白发苍苍,天各一方。今年3月,一个意外的机会让他们找到转业后来到十堰、已是耄耋之年的老战友杨振民。4月14日,阔别三十八载的16位老通信兵在十堰相聚。

最大80岁最小62岁 老通信兵阔别38年后重聚首

阔别38年,16位老兵十堰重聚。

最大80岁最小62岁 老通信兵阔别38年后重聚首

1977年,部分通信兵合影。

阔别38年,老战友车城相聚

“老战友,我是李本锡,您还记得我吗?”3月13日上午,一个从四川打来的电话让十堰80岁老人杨振民激动不已。1970年,杨振民在陆军第一军炮团当通信兵股长时,李本锡还是个刚入伍一年的战士,如今他已年过六旬。

“老战友,你是天上掉下来的吗?”杨振民接到电话的激动之情难以言表。1979年,杨振民转业后从浙江来到十堰,当年通信不发达,战友们此后便断了联系,这一别就是38年。

“我这周六去十堰看您。”李本锡在一次和朋友交谈中意外得知杨振民的电话,联系上后本打算立刻来十堰看望老股长,可当年的战友得知这个消息后纷纷表示要一同前来。

4月15日上午,15位老兵从全国各地赶到十堰。这些白发苍苍的老战友中,年龄最大的80岁,最小的62岁。

全家出动,护送老人会战友

参加此次通信兵聚会的杨振民,是唯一的十堰人。从3月份开始,他就忙着张罗聚会组织工作。他一个人忙不过来,还拉着义女、小女儿一起张罗。

李本锡和几位老战友也忙前忙后确定来十堰的人员和时间。李本锡说:“公安局、民政局、社会保险局,能想到的地方都问了,还发微信朋友圈,这才联系到这么多老战友。”

“电话联系到我,我回家跟父亲说了这次聚会的事,他当即就说要参加。”老兵张结实的女儿告诉记者,她父亲听力不太好,她几乎是吼着将这次活动的信息传达给父亲的,“我们和母亲都不放心他自己来,为了满足老人的愿望,我们一家人决定护送他来十堰。”

从河南省新密市出发,张结实的女婿负责开车,女儿负责一路上照顾老人,随行的还有张结实66岁的妻子。见到阔别38年的老战友,张结实的脸上笑容不断,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

杨振民说:“一位战友临时得到消息从上海过来,买不到卧铺票,62岁的他坐了22个小时硬座,我真的特别感动。”

忆往昔,老兵们数度落泪

谈及往昔,杨振民有些忧伤:“38年了,我总是想起战友们,想起当年的军旅生活。”在畅聊往昔前,这群老兵全体起立,为两位已去世的战友默哀。

“军营凝厚谊,十堰叙深情。”杨振民写下两幅字送给战友,他说:“自从一个月前接到本锡的电话,我就夜夜激动得睡不好觉,思考了很久,满腔的情谊都在这字里了。”

从郑州赶来的陈天星创作了一段三字经,表达和战友的情谊:“部队里,结友情,长相思,在梦中。当兵时,真年轻,到如今,白头翁。一幕幕,过电影,今日见,情谊浓……”交谈中,十几位老兵数度落泪。

“回忆四十六年前,认识恩师在确山,马厩棚里把心谈,男儿奋斗在当前。”46年前,李本锡还是个19岁的青年,刚入伍不久。一天下午,杨振民把李本锡叫住,在马厩前与其促膝长谈。“当时年轻、贪玩、不懂事儿,多亏了杨股长耳提面命,我才定下心来好好做事。”李本锡说,这对他的一生影响极大。

此次赶来十堰的不仅有15位老兵,还有6位老军嫂。“刘阿姨,我现在还记得你烙的大饼的味道!”“好,一会儿再给你烙两张。”

1976年,杨振民的大儿子杨国政年仅13岁,跟着父亲换防到湖州,母亲留在老家照顾年幼的幺妹。由于杨振民经常要出去野营拉练,杨国政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这时,住在隔壁的军嫂刘阿姨就把年幼的杨国政接到家中,悉心照料。当时的事情,杨国政至今铭记在心。

在杨振民的提议下,老兵们一起唱响《人民解放军军歌》和《通信兵之歌》。

“我这辈子只哭过3次,第一次是刚当兵时在朝鲜因为想家,第二次是母亲去世,第三次就是这次和老战友见面。”4月18日,从各地赶来的老战友将要离开,杨振民一晚上没睡好,凌晨5点就起来,坐在老战友们居住的酒店大堂里,和战友们一一告别。从安庆过来的赵泽林是最晚离开的,下午4点,杨振民将老战友送到火车站,看着老战友离去的背影,他心情复杂地抹了把眼泪:“我已经80岁了,上一次分别,38年才见面,这一次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通信兵聚首

相关搜索:

更懂十堰更懂你,欢迎关注大楚十堰微信
1、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
2、打开微信——通讯录——右上角“添加”,搜索关注dachushiyan大楚十堰

推荐:【点歌台】为爱的人点歌 【微盟】男人酒后还有能力乱性吗?

[责任编辑:wyb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