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单亲妈妈:把脑瘫儿子送进哈佛

中国长江边上的武汉市,邹翃燕念叨起即将而立的儿子,眼睛笑得像月牙。“他在哈佛遇到任何生活或情感上的问题,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我。”丁丁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妈宝男”,他曾是重度脑瘫患儿。为了给儿子治病,邹翃燕不惜做一名单身母亲,把全家扛在肩上……

湖北单亲妈妈:把脑瘫儿子送进哈佛

已经考上哈佛大学的丁丁与妈妈

“固执”的产妇

“这个孩子没有抢救价值了,将来非傻即瘫。我建议你们放弃。”

1988年7月,一起医疗事故造成邹翃燕的胎儿宫内窒息。躺在产房里早已筋疲力尽的她,接到的是五张病危通知单和医生一句“理性”的建议。

“别要这个孩子了,将来会拖累我们一辈子。”丈夫近乎无情的理智,刺痛了邹翃燕。“不行!我要把娃生下来!他的小脚丫曾经那么用力地踹我的肚皮,他的小心脏和我的心脏一起律动。我曾经承诺要把他带到人间,同喜同悲。”母亲的本能如洪水般汹涌。“你不听医生建议,这么固执,你自己养这个孩子!”丈夫的话字字如刀。

“这还是我认识的男人吗?这种丈夫,不要也罢。”在命运多舛的骨肉和陌生的丈夫之间,邹翃燕毅然地选择了前者。

“全能”的妈妈

丁丁小脑运动神经受损,一岁手不会捏握,两岁才会站立,三岁才会走路,六岁才能跳……儿子比同龄人慢几拍的人生里,倾注着邹翃燕比其他母亲多几倍的努力。

当年,在武汉幼儿师范学校任教的邹翃燕月工资不过百余元。丁丁的康复治疗全部自费,光按摩就一周3次,每次5元。为了养家糊口和给丁丁治病,她跑遍全省做礼仪培训,还兼职卖过五年保险。

支撑邹翃燕的只有一个信念:医生虽从未承诺丁丁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只说治疗一定比不治好。她把自己训练成按摩师,一有时间就给儿子按摩;午间休息也要跑回家陪儿子玩撕纸游戏,开发智力;买入各种保险,给他一个基本生活保障。

“妈妈养育我非常辛苦。记得一次去按摩赶上下大雪,妈妈骑自行车带着我陷进泥坑里。把我扶起来,自行车倒了;把自行车扶起来,我就倒了。等到了医院,母子都成了泥人。我妈妈说我的病情耽误不得,医生都感动得热泪盈眶。”丁丁回忆道。

“孩子第一次站立,第一次迈步,第一次叫‘妈妈’,都是上苍给我的礼物,老天待我不薄。”邹翃燕眼里都是感恩,仿佛那些不幸都被过滤掉了。

“狠心”的母亲

在别人眼里,邹翃燕有时候是一个“狠心”的母亲。丁丁运动不协调,用筷子这种小事对他来说难如登天。别人看不下去,劝邹翃燕别让他学了。

“一桌人吃饭,就他一个人不用筷子,别人就会好奇。他必须要跟每个人解释自己脑瘫,那会伤害他的自尊心。所以我坚持让他学,”邹翃燕说。“我不想他因为身体疾病自惭形秽。就是因为他很多方面不如别人,我对他的要求才更高,让他更努力。”

丁丁上学后,邹翃燕却从不辅导孩子功课,也从不逼孩子上培训班。丁丁说:“我妈妈的一句口头禅是‘别问我,我是文盲’。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教育理念。”

“我留下孩子,就会陪他到底。养孩子特别辛苦时,我也曾想过,如果撑不下去了,我就带他一起走,绝不留他一个人在世上遭罪。”就是抱着这样的决心,邹翃燕一路披荆斩棘,带儿子闯过人生的重重难关。

精神的“导师”

在母亲精心陪伴和严格要求下,丁丁2011年从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毕业,同年进入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就读。去年3月,已经工作两年的丁丁被哈佛大学法学院录取。

“我从来没敢想过申请哈佛,是妈妈不停地鼓励我让我试试。我每次迟疑不前时,妈妈都会伸出双手护我前行。”丁丁说。

谈到培养儿子的成功之道,邹翃燕觉得两点最重要:尊重孩子和家长的自我成长。在儿子面对重大人生抉择时,邹翃燕都把丁丁当成平等的“谈判对手”。

丁丁也认为,平等协商是他们母子健康关系的基石。在丁丁眼里,妈妈是“精神导师”。邹翃燕则称自己是孩子的挚友。“我从不觉得自己伟大。我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一个为了孩子而不断成长进步的妈妈。”

丁丁告诉记者,虽然哈佛提供了多达学费四分之三的助学金,但是剩余四分之一对母亲来说仍是不小的负担。“我小时候常想30岁应该如何如何,现在我29岁了,还要妈妈养着。我希望能早点养活自己,让妈妈也过上好一点的生活。”

湖北单亲妈妈:把脑瘫儿子送进哈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qianqianx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