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志愿者魂埋芦山 母亲讲述儿子的“侠骨柔情”

28岁志愿者魂埋芦山 母亲讲述儿子的“侠骨柔情”

4月17日,贾剑波(右)和宋欣承作为当地开展公益项目的负责人,正在给当地的小朋友上课外活动课。 本报记者 郝飞 摄

以后的母亲节,席利霞再也不会有儿子的陪伴

5月9日清晨,记者突然收到一条发自贾剑波的微信消息:“你好,我是贾剑波的母亲,他的事情你知道吗?”

贾剑波,还有他的女友宋欣承,都是芦山大爱武术志愿者基地的志愿者。4月下旬,本报记者赴芦山“4·20”地震灾区采访灾后重建项目时,这对年轻情侣曾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

正在诧异间,对方又发来一句,“贾剑波前天在芦山走了……你们此前的报道,我儿子特地转发给我看过,现在他走了,不知道能不能通过你们把他的事讲给大家听?”

我久久没有按下回复键。距离上次采访他们还不足一月,没想到,却是与他见的最后一面。

当时,在位于芦山县龙门乡青龙场村的志愿者基地里,贾剑波望着眼前一群七八岁的乡村儿童,眼中充满柔情,“习武之人要行侠仗义,我来这里,有一种强烈的‘被需要’的感觉。”

在去往贾剑波家乡乐山市夹江县的途中,这画面不断浮现在眼前。□本报记者 吴亚飞

【送别】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想他仍然会选择来到芦山。”——宋欣承

5月10日上午,记者抵达乐山市夹江县人民公墓,贾剑波的葬礼在这里举行,墓碑前堆满了悼念的花圈。

其中一些花圈,是他的同事和学生送的——贾剑波到芦山做志愿者前,曾在成都石室联合中学任体育老师。他生前教过的学生们已临近中考,但听闻噩耗,学生和家长们还是自发组织到夹江来为他送行。

“他很活泼,脑子灵活。”贾剑波的同事张笑回忆,年轻人之间爱开玩笑,大家拆开他的“波”字,喊他“三皮”,“三皮特别专注教学,他辞职前,带领的学生每年都获得成都市太极拳比赛一等奖。”

在大家的叙述中,记者逐渐了解惨剧发生的经过:

5月7日凌晨,因天气预报大雨将临,贾剑波和宋欣承骑着电动车,赶往位于芦山县龙门乡青龙场村的大爱残疾人手工艺农民专业合作社,准备收拾露天存放的由合作社残疾人制作的木制手工艺品。

在雅安市芦山县工业集中区,车祸突如其来。电动车撞上路边的石墩,贾剑波当场死亡,宋欣承被送往雅安市人民医院急救。

贾剑波是家中独子。在墓碑前,他的母亲席利霞和父亲贾志高失声痛哭。

而宋欣承仍躺在医院病床上,没能到场参加葬礼。

她在给贾剑波生前好友李孟旗发的短信中写到,“我会尽快好起来,还要帮着照顾他的爸爸妈妈,希望能转告叔叔阿姨,投身公益是贾剑波一直以来的心愿,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想他仍然会选择来到芦山。”

【侠骨】

“这里,更需要我!”——贾剑波

为什么选择到芦山?4月下旬记者在芦山采访贾剑波时,问过这个问题。

“我心中总有一种召唤——这里,更需要我。”贾剑波答。

2013年,刚参加工作不久的贾剑波利用暑假奔赴芦山担当志愿者,为灾区孩子们开展武术、心理辅导等志愿活动。这次短暂的芦山之行,让他看到了山区乡村教学条件和资源的匮乏,也感受到了山区孩子对新鲜知识的渴望。“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但真到辞职的时候,却并不容易。“一开始我是反对的。”席利霞说,当时觉得,儿子当教师,工作收入都很稳定,为什么还要折腾?

2016年底,贾剑波终于说服了父母来到芦山,还拉上了宋欣承,一起去“为当地的残疾人和留守儿童做点事”。

宋欣承说,自己没有太多犹豫便答应了,“我们因志趣相投走在一起,他去哪里我便去哪。”

有丰富教学经验的贾剑波到芦山后发现,地震后的龙门乡一带集中流转土地,打造龙门古镇旅游景区,大量村民外出打工,村里多剩下老人和小孩。他便和宋欣承分工合作,为当地的留守儿童和残疾人分门别类地制定了武术课程和手工艺制作课程。

武术,给这些寂寞的留守孩子们带去不少温暖和快乐。在采访中,贾剑波曾欣慰地告诉记者,一段时间后,明显发现武术班的孩子们变得开朗了。

患有先天性脆骨症的青龙场村村民张燕,则是“残疾人太极拳”课的受益学员之一。“几期课程学下来,感觉对身体很有帮助。”

这样还不够。“贾老师跟我们说,‘武术练习主要目的是强身健体,要真正帮助残疾人自强自立,还要给大家创造工作机会和稳定的收入来源’。”张燕回忆。

于是,贾剑波和宋欣承还利用大爱武术文化传播中心创办的芦山县大爱残疾人手工艺农民专业合作社,组织大家用当地盛产的一种木材,制作木制手串、项链在景区售卖,实现居家灵活就业。

【柔情】

“唯一后悔的是,没早点和他结婚。”——宋欣承

在记者探访志愿者基地时,曾看到一辆崭新的电动车。贾剑波说,那是他新买的“宝马”——龙门乡山高路陡,他们要为几个村的留守儿童上课,没车,不方便。

或许正是这辆“宝马”,埋下了灾祸的种子,但贾剑波当时并未想及。既要当老师,又要做“社长”,他只是觉得“特别忙”。5月4日是席利霞的生日,贾剑波都没能腾出时间回家陪母亲庆祝。他跟母亲说好,5月8日回家为她补过生日。

他还没来得及兑现的承诺,不止这一个——他还跟宋欣承商量好:5月20日,去领结婚证。

“我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跟他结婚……”在与记者的电话通话中,躺在医院的宋欣承几度哽咽难言。

同样都喜欢小动物,同样都热心公益,记者在芦山采访时,就曾感叹这对情侣的志同道合、相处默契。贾剑波教孩子们武术,宋欣承便在一旁记录和整理课表;贾剑波为合作社跑销路,宋欣承手把手地指导残疾人制作工艺。

贾剑波的家人也对这对小情侣的未来充满期望。席利霞领着记者走进家门,推开其中一个房间,里面装修一新,书桌上堆满了贾剑波大学时的书籍和获得的奖状,墙角是母亲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十字绣挂图,有“福”字,有万马奔腾……这是为他们准备下的新房。

“这些,他再也看不到了。”席丽霞望着万马奔腾图,喃喃地说。

逝世前,贾剑波曾发过一条朋友圈:照片中的他站在青衣江边,望着穿村而过的江水。配文的留言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他或许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口,只是把年轻的生命,留在这幽幽青山、滔滔江水之中。

在芦山,孩子们用稚嫩的笔触悼念贾老师,“亲爱的老师,您把今生的余香留下,也许山那边风景如画、天蓝水清……”

5月9日,芦山县团委、群团组织社会服务中心写来《感谢信》,并追授贾剑波为“优秀社会工作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qianqianx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