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人许方辉解读全国首例政协“麻将提案”

5月18日,一条武汉警方回复政协委员提案的消息引发全国关注,在这份政协委员提案回复中,武汉警方明确,对参与不满10人,人均赌资不满1000元的打麻将、打扑克等娱乐活动,将不予处罚。消息一出,武汉“麻友界”一片欢呼。据了解,该提案系由武汉市政协委员、湖北我们律师事务所主任许方辉律师,于今年2月16日向武汉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提出的提案。

按照《回复》内容,不以营利为目的,亲属之间进行带有财物输赢的打麻将,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亲属之外的其他人之间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参与者不满10人,区分不同情形予以裁量和处罚。其中,对参与不满10人的赌博,人均赌资不满1000元的情形,未作处罚规定。也就是说,1000元以下属娱乐。

值得一提的是,此《回复》引发了市民广泛关注和热议,凸显出了一些焦点话题。比如赌资怎么界定?武汉警方的回复,会不会在某种程度上,属于纵容市民打麻将?

提案人写提案的初衷

为什么想到要写这个提案?对此,湖北我们律师事务所主任,“麻将提案”的提案人许方辉律师表示,打麻将是国人最常见的一种娱乐方式,也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但涉及财物的打麻将属于娱乐还是属于赌博,这一直没有固定的答案。不仅执法者困惑,麻将参与者也同样糊涂。这主要是因为麻将赌博的认定没有明确统一标准,有的地方至今还没有具体认定标准。作为执业律师,哪些情况属于麻将娱乐,哪些情况属于麻将赌博,心里大概有谱,但作为普通市民却并不清楚。

作为一名律界政协委员,许方辉觉得很有必要提请有关部门划清这个法律的边界,这就是“麻将提案”的由来。

赌资本身怎么界定?

针对《回复》,不少市民对赌资的金额界定表示认可,但对赌资本身如何界定表示疑惑。比如,打麻将的人口袋里装了数万元,甚至装有上万元的钱包放在麻将桌抽屉内,但实际打的比较小,输赢在数十元乃至上百元,那这口袋里的钱、钱包内的钱甚至银行卡上的钱是否会被认定为赌资呢?从《回复》的内容上看,并没涉及到这这些内容。

许方辉律师认为,赌资是指“用作赌注的款物、换取筹码的款物和通过赌博赢取的款物”,一般可以理解为放在牌桌上或者牌桌抽屉内的钱,人均不满一千元可认定为麻将娱乐。况且,警察在现场也会分别对打麻将的人调查核实打牌的大小、每个人的输赢情况等,以综合判定赌资数额,以及是否属于赌博。所以,市民不必为此担心。

“回复”是否意味着纵容麻将之风?

另外,还有市民认为,以前麻将娱乐和麻将赌博的界定线并没有明确的法律界定尺度,一些本喜欢打麻将的人因为担心赌博被抓违法成本巨大,进而不打麻将或者减少打麻将的次数。现在有了这个《回复》,是否会在某种程度上是在纵容市民可以打麻将了?这样以来,武汉的麻将风将盛行。

对此,许方辉律师认为,持这观点的市民实际上是预设了一个前提或者叫误区,那就是首先认为麻将是贬义词,认定打麻将是负能量。事实上,我觉得麻将属于中性词,赌资在一千元以下,就是娱乐,一千元以上,才是赌博。如同一把菜刀,你用来切菜,那就是好东西,如果用来杀人,那就要接受惩罚。所以,菜刀本无罪,对错与否,在于刀手本人,以及如何用刀。

许方辉律师还表示,目前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只是针对委员个人给予了回复,按照提案办理规则,此后市公安局还会给予市政协一个正式的回复。但他认为,武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的回复,给全国的公安部门提供了参考和启发,提醒其他地方要重视麻将问题,在娱乐和赌博之间明确划出界线。因为有了界线,市民才能放心娱乐,而不必担心被以赌博名义处罚。执法者也才清楚什么样的麻将活动该管,什么不该管。他期待接下来相关部门能以官方形式,将这标准公布于众,让老百姓知情。否则老百姓“红中癞子杠”依然会忐忑不安无所适从。(刘婧)

武汉、宜昌、襄阳这3个地方的网友有福了!

腾讯新闻APP武汉、宜昌、襄阳3个页卡正式上线。

想最快获取本地民生新闻、突发事件、生活指南,

赶快关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renox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