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没有监控 谁来保护孩子

家长曾女士说,孩子被扇耳光、罚站、关小黑屋、掐脖子、罚端热盘子等均未见明显伤痕,孩子头上被铁器敲后留下的肿块,因当时没怀疑老师,她也没有拍照留证。

从5月15日第一篇网帖出现在社交平台开始,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马荣金地格林幼儿园内的“冲突”逐步升级。有情绪激动的家长冲到幼儿园,扇了班主任老师两个耳光;有自称是南翔镇教委的工作人员给家长打电话,要告家长诽谤、散布谣言;还有被打耳光的老师,哭着到医院去做伤势鉴定。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家长站出来给孩子维权:他们与当事家长并不认识,却因为孩子在幼儿园里的相似遭遇而走到一起。

5月16日,一个粉丝并不算多的微信公众号发文,揭露马荣金地格林幼儿园(以下简称“马荣幼儿园”)里的教师对学生采取罚站、敲头、扇耳光等惩罚措施,点击量迅速破十万。文章称,一名教师体罚孩子长达3年时间,并给孩子洗脑不允许告诉家长。

记者日前采访该幼儿园多名家长。多名家长及孩子称:这所幼儿园至少3名教师,出现过“打孩子”的情形。但如今家长陷入维权困境。

园长称不相信孩子说的话

马荣幼儿园是一所位于小区内的双语幼儿园。据当事家长曾女士介绍,以该校4个大班为例,每个班级有38名左右的学生,办学规模在嘉定区并不算小。这所幼儿园普通班每月学费约为3600元外加餐费,国际班每月的学费五六千元。

曾女士正在读大班的儿子——乐乐的故事,是最早被社交媒体广泛传播的。但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发现,乐乐的故事在马荣幼儿园绝不是个案。

今年春季开学后的一天,曾女士在给乐乐洗澡时,擦到了孩子的脖颈处,她顺便给孩子来了一次安全教育,“这个部位不能给人随便碰,用力压你知道会怎么样吗?”

“我知道,会透不过气来,呼吸不了,感觉要断气了。”乐乐说。他在脖颈处比划起来,“张老师就这么掐过我,还掐我手臂,很痛的”。

早在去年上半年,曾女士就因乐乐被当时的老师由由扇耳光而找过园长。

当时幼儿园园长夏子君给出的回复称,“孩子说的话有时候很难讲,也有可能是孩子自己看动画片,把情节套在了自己身上。”园方那次并未按照曾女士的要求,在教室里安装监控探头。

在发现孩子有可能被掐脖子后,曾女士再次敏感起来,她去找班里的其他学生家长了解情况。

应女士告诉她,自己的女儿小天见过乐乐被关小黑屋、被罚站一个下午的情况,还见过陈老师用铁制小锤子敲乐乐的脑袋。

而除乐乐以外,据孩子们反映还有至少两三名男孩曾“被老师打过”。相比之下,罚站一个下午不许参加班级活动、睡午觉表现不好被老师威吓“扔出去”,家长们觉得都是“小事”了。

还有一名幼儿园老师告诉曾女士,曾看见过乐乐被陈老师罚端热盘子。

曾女士称,5月17日一早,她就接到自称是南翔镇教委的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对方提醒她不要在网络上“散布谣言”,并表示已经去学校调查过,没有证据证明老师打过孩子。

十多名家长称孩子有类似经历

至此,至少有张老师、由由老师、陈老师疑似“打”过乐乐。

如果不是事件在社交网络上发酵,曾女士恐怕永远也不会认识另外一拨儿家长。这些家长的孩子,大多已经不在马荣幼儿园上学了,但是他们的遭遇与曾女士高度相关——孩子在幼儿园被老师“打”了。

王女士的儿子小白在小班入学第一天就告诉她,班里有个小姐姐因为一直哭,被老师打屁股了;第二天,小白说老师在午睡时大声说要把一个爱哭的小孩“扔出去”;第三天,是休息日,小白在午饭时趴到妈妈的肩膀上,开始做扇耳光的动作。

王女士把儿子自己打自己耳光的动作用手机录制了下来,找学校理论,得到的答复和曾女士的如出一辙,“孩子的话你们不能全信”。王女士的要求和曾女士一样——安装监控摄像头,但学校并未采纳这个意见。

王女士说,在那次谈话中,“孩子被十几名老师轮流问得啥也说不出来了”,最后以学校退还半个月学费、小白转学而了结。而小白班里的老师,正是疑似扇了乐乐耳光的由由老师。

实际上,在曾女士之前,乐乐同班的另一个女孩子卡卡的家长也找过学校,投诉此前疑似掐乐乐脖子的张老师。

卡卡告诉妈妈,自己在幼儿园因为不想睡午觉,被张老师批评了,老师把她的被子扔在地上,说要把她的东西拿到其他班级里去。另一名同班女同学证实,卡卡当时被吓得跪在地上哭,老师指着她批评。这名女同学还把当时卡卡跪在地上边哭边认错的情形,演示了一遍,被家长拍成视频。

当卡卡的家长到学校找园长“讨说法”时,园长告诉她,张老师“心脏病犯了”,不来上课了。

家长林女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自己孩子在马荣幼儿园遭遇过罚站一个下午、被关小黑屋等,孩子后来到饭点就会大哭,“问他,他就说在幼儿园被关了小黑屋”。

没有监控视频,家长就没法维权?

记者联系园长夏子君,对方称,针对幼儿园监控安装和教师打孩子的问题,嘉定区教育局调查组已经进驻开展调查,调查结束前,园方不作任何回应。

5月19日,嘉定区教育局出具的《关于上海马荣金地格林幼儿园疑似体罚幼儿事件调查进展通报》称,教育局调查组在17、18日两天进驻该园,访谈涉事教师、大A班保育员、曾与涉事老师搭班的同事、园长、中层干部以及疑似被体罚幼儿家长、大A班部分家长等了解事情经过,“目前,相关人员各执一词,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涉事教师有体罚行为”。

嘉定区教育局指出,这并不表示调查结束,调查组将就相关细节进一步取证,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这份通报并不能平息涉事家长的怒火。一名多次参与校方沟通、教育局谈话的家长说,目前的情况是,只要校方“不承认”,家长又拿不出孩子受伤的图片、验伤报告、监控录像等“证据”,这件事就很有可能“没有下文”,“因为‘确凿的证据’谁也拿不出来,即使有那么多孩子指证,还是没用”。

事实上,没有监控录像并不应该成为孩子和家长的“软肋”,反而是学校的一个“软肋”。

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会长、上海政法学院教授姚建龙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涉及幼儿园孩童这种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保护的问题上,针对孩子的侵权行为,有一个“举证责任倒置”原则。

根据学校伤害事故处理条例、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马荣幼儿园事件适合“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定,也就是说,在幼儿陈述自己被长时间罚站、被掐脖子、被扇耳光等事实并有损害结果的情况下,应当由学校承担举证责任,“学校如果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没有责任,我们有一个‘推定过错责任’原则,不能证明无责即推定有责任”。

5月19日,上海市青少年服务和权益保护办公室派出多名12355青少年维权律师介入此事。“举证责任倒置是没错,但家长也得先要证明孩子受到了伤害,有一个损害结果才行。比如有没有面颈部有印子的图片、有没有头上起包的图片、有没有当时的就诊报告等。”12355维权律师陈燕告诉记者,此事维权难度较大。

家长曾女士说,孩子被扇耳光、罚站、关小黑屋、掐脖子、罚端热盘子等均未见明显伤痕,孩子头上被铁器敲后留下的肿块,因当时没怀疑老师,她也没有拍照留证。

维权困局就在于此,只要校方、老师不承认,又没有孩子当时受伤的证明,即便走法律程序,也走不到“要校方举证”这一步。

曾女士告诉记者,自己这两天每天都被学校叫去交涉,校方反复提出的要求是:家长就扇老师耳光的事道歉,赔偿老师医药费;至于老师是否道歉,要看嘉定区教育局的调查结果再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qianqianx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