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城经济半年报出炉 武汉经济总量全国第九

目前,各地纷纷发布了自己的经济半年报。第一财经记者日前通过对35个一二线中心城市(沈阳等个别中心城市数据未公布)的半年报统计梳理发现,上半年,西南、中南地区的城市表现颇为亮眼。总体上看,南方城市的增速明显快于北方城市。

广深增量大

从总量上看,上半年,四大一线城市上海(13908.57亿元)、北京(12406.8亿元)、广州(9891.48亿元)、深圳(9709.02亿元)稳居前四。天津、重庆、苏州、成都、武汉和杭州分列5到10位。

表1:上半年经济总量前十的城市

35城经济半年报出炉 武汉经济总量全国第九

从四大一线城市的表现来看,京沪这两大超一线城市人口已经超过2000万,出现人口过多、交通拥堵、生态环境等“大城市病”。为了从病根上破解这些问题,京沪相继提出了人口控制和非核心功能疏解的政策措施,因此目前增速在“6”区间,也是主动调整的结果。

例如,北京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市规模以上法人单位减少355家,6成以上集中在制造业、批发零售业、住宿餐饮业,其中城六区减少190家。

经过主动调整与转型升级,京沪上半年经济发展也呈现了不少亮点。上海市统计局显示,上海上半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39万亿元,同比增长6.9%,增速较去年同期提高0.2个百分点。上半年上海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8.2%,实现了2012年以来的同期最高增速。工业增加值增速环比均出现提升,显示出制造业正在加速回暖。

上半年,北京全市规模以上工业高精尖产业增加值增长11.6%,高于工业平均水平5.8个百分点,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为48.5%。1-5月,规模以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企业收入保持了20%以上的快速增长态势。服务业扩大开放的六大领域规模以上非公经济收入增长15.8%,快于六大领域收入整体增速8.3个百分点。

与京沪严格控制人口红线和加快疏解非核心功能不同,广深两座弱一线城市的人口规模都还少于1500万,无论是人口还是产业都还有不小的人口增长空间。

去年8月,深圳市发布户籍新政,新的人才引进政策将纯学历型人才入户条件放宽至大专,技术型人才入户条件放宽至中专+中级职称,技能型人才入户条件放宽至紧缺急需工种高级工,只要满足条件即可申请入户,不设指标数量限制。这一政策的出台也被外界称之为史上最松的落户政策。

在广州,近两年来,包括富士康、思科、GE、LG等一系列大项目先后落户,广州市内部也预测,一两年内广州经济将迎来一个爆发式增长。

另一方面,作为外贸第一大省,外贸的回暖对于广东省的经济提振十分明显。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肖鹞飞对第一财经分析,外贸出口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明显回升,到今年一季度都处于上升的趋势,到上半年都基本稳定在一个平台上。

数据显示,广深上半年的GDP增量分别达到1100亿元和1047亿元,超过了京沪。说明广深的体量仍在快速扩张之中。

南方城市增速普遍快于北方

从大的区域板块来看,南方城市增速总体上快于北方,在35个城市中,增速前十名的城市都是来自南方。

来自西南地区的贵阳、重庆和昆明名列前三,贵阳和重庆增速都上两位数。贵阳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市生产总值完成1466.99亿元,同比增长11.6%,增速比一季度提高0.2个百分点,比全国高4.7个百分点,比全省高1.2个百分点,继续排全国省会城市前列。

贵州省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上半年贵州服务业增加值增长11.5%,比一季度加快0.1个百分点。以云计算、大数据为代表的新信息技术快速渗透,与服务业深度融合,促进营利性服务业增加值增长18.8%,比一季度加快2.6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1.3个百分点。而贵州的大数据产业主要集中在贵阳。

除了西南三城,南昌、福州的增速也都超过了9%。增速超过8%的也主要是在南方地区,尤其是长江中上游地区,只有长春和郑州属于北方城市。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范恒山日前撰文分析,目前我国地区经济发展呈现出一些新的情况。区域板块的内部分化也凸显了南北差距。西南、中部的南方省区、东部沿海地区的增长普遍好于西北、中部北方省区以及东北地区,经济增速“南快北慢”、经济总量占比“南升北降”特征比较明显。

此间的一大背景是,不少北方省份的产业结构以能源重化工业为主,产业结构较为单一。在过去几年重化产业下行的情况下,这些地方的城市经济也受到较大影响,经济增速相对较慢。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长江流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彭智敏分析,在一定时期内,尤其是资源产品需求旺盛的时候,以能源、重化工业为主的地方日子比较风光,但长期来看,这种模式不可持续。由于产业结构不同,北方很多地区人均可支配收入占人均GDP的比例要比南方沿海发达地区低很多。

相比之下,南方省份的产业结构更为丰富,终端产品的市场需求也比较旺盛,因此受到的影响也比较小。其中,东南沿海发达省份,处于产业的下游,轻工制造业以及金融业、信息技术产业发达,这几年的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也明显见成效。而长江中上游、西南地区本身的能源重化产业占比不大,再加上劳动力充足、水资源丰富等优势,这几年大量承接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产业转移,因此发展也更快。

范恒山说,目前地区经济发展潜力悬殊。主要表现在,经济结构调整转换和新经济、新产业快速发展的环境下,不同地区反应、把控和推进力度不一,形成了未来经济发展支撑能力的可预见悬差,将进一步拉大地区发展差距。

他分析,东部地区特别是珠三角、长三角地区,在体制机制创新、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走在全国前列,新经济、新产业加快发展,国际竞争水平进一步提高。中西部一些地区通过“借势发展”、“移花接木”等手段,在较短时期里超越传统产业基础、摆脱原有落后状态,形成了在新经济、新产业等方面与东部地区先进省市的并跑,甚至领跑位势,带来了经济的快速增长。

省会城市日益突出

作为所在行政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省会城市往往具备了该省最好的教育和医疗等公共资源,在新一轮的发展中,省会城市的引领作用日益凸显。今年以来包括济南、福州等省会城市表现十分亮眼。

其中,在山东省会济南,上半年济南的地区生产总值、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五大指标增幅17年来首次全部超过全省平均水平,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创2015年以来同期最好水平,济南进入了近年来最好的发展时期。

数据显示,济南2017年上半年GDP不仅增量创10年最高,并且,最近5年以来,济南2017年上半年GDP名义增速(实际增速为8.3%)也继2015年上半年超过10%之后,再度达到两位数,到10.2%。

在福建省会福州,上半年福州GDP达2806.85亿元,比增9.0%,增速列全省第二,增速高于省内另外两大中心城市厦门和福州。近几年福建省正在下大力气发展闽江口经济,通过福州新区、自贸区建设带动闽江口乃至福建中北部的发展。福州经济总量与省内经济总量第一的泉州之间的差距也不断缩小。

在杭州,今年上半年,全市信息经济实现增加值1409亿元,增长22.5%,占地区生产总值24.8%、同比提高1个百分点。

近年来,随着海康威视、士兰微等一批电子信息领域龙头企业的崛起,信息经济成杭州经济持续增长的“火车头”,信息经济持续提供强劲动力,上半年杭州信息经济“不辱使命”: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数字内容、计算与大数据、软件与信息服务等“先行军”一如既往地保持优异成绩,分别以44.9%、44.1%、32.5%、29.9%和28.1%的增速持续“领航”。

专家分析,在经济发展进入到新常态、转型升级新阶段后,省会城市所拥有的科教文化、地理交通等各种资源优势逐渐显现出来。目前省会城市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随着人口向中心城市的集聚,省会城市的引领作用将进一步凸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xinleiche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