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兴安腹地 探访逐鹿山岭“猎神”后裔鄂伦春族

  这是茫茫山岭之地,位于我国最北之处的大小兴安岭地区。

  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着我国56个民族之一的鄂伦春族。相传鄂伦春人的祖先是从贝加尔湖迁徙而来,世代居住于兴安腹地,以驯鹿为生,信奉萨满,以万物有灵为念,敬畏自然之神。

  昔日扬鞭,一杆枪、一匹马、一只猎狗便逐鹿山岭,拥有“猎神”之族的称谓。如今,在兴安全面禁猎后,他们下山定居,放下猎枪,但其神秘而古老的风情文化依旧延续至今……

  图文:野千寻

  鄂伦春族人世代生活在大小兴安岭,山高谷深,溪流相涧。在兴安深林中,满生着落叶松、白桦、红松、杨等耐寒树种,林有珍禽异兽,河载多种鱼虾。冬日的兴安寒风冷冽,严寒白雪并未消融族人的意志,勇敢的鄂伦春人依托着这大自然的馈赠,靠着枪杆子一年四季逐鹿追狍,游猎于腹背深山的原始丛林间。

  在古代,就有文书记载:贝加尔湖以东,黑龙江以北,时常出没在森林中,四时如斯,称其为“林中人”。诚如歌中所唱:“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一呀一匹马一呀一杆枪,獐狍野鹿满山满岭打呀打不尽。”

深入兴安腹地 探访逐鹿山岭“猎神”后裔鄂伦春族

  鄂伦春族

  这是昔日鄂伦春人的真实写照,除了马匹,他们也会使用驯鹿来作为捕猎的交通工具,因而得名为“住在山岭上的人们”、”使用驯鹿之人”。

  50年代,鄂伦春人才开始走出那片白桦林,走下山岭,开始了半耕半猎的定居生活。一直到90年代,兴安全面禁猎以后,以狩猎为主要活动的鄂伦春族开始放下了枪杆子。虽然如此,质朴的鄂伦春人始终保持着养狗、养马的传统,他们将之视为“猎民的好伙伴”。

深入兴安腹地 探访逐鹿山岭“猎神”后裔鄂伦春族

  鄂伦春族

  褪去俗世繁华,常年深居山岭的鄂伦春族人作为“最后一个狩猎民族”,对大山的敬畏之情始终根植在心中。这里的生态仍然良好富饶,绿水青山环绕,云雾花草相携。奇珍异宝存于兴安密林,山石奇峰叠立耸翠,四时之景荡涤山野,继续着族人向往着的自然淳朴生活。

深入兴安腹地 探访逐鹿山岭“猎神”后裔鄂伦春族

  南翁河湿地

  萨满信仰万物有灵

  信奉萨满,是鄂伦春族的信仰,他们认为万物皆有灵,认为自然界之山川树木、雷电风雨、星辰日月均有神灵所在。当出门打猎之时每遇古树、高山、洞崖都会以山神供奉,这是古代北方民族普遍信仰的原始宗教,也是母系氏族社会保留下的风俗文化。

深入兴安腹地 探访逐鹿山岭“猎神”后裔鄂伦春族

  鄂伦春族

  在记录片《最后的山神》中,记录了中国鄂伦春族最后一个萨满——62岁的孟金福与其妻子的故事。其雕刻山神像,跪拜山神萨满时的认真,体现了少数民族最淳原始的信仰与虔诚。人类当像万物,遵循自然界“静默神圣”之法则,山野万物,在自由契约的约束下,同生同存。

深入兴安腹地 探访逐鹿山岭“猎神”后裔鄂伦春族

  鄂伦春族

  萨满歌舞仪式的祈祷与祝福表达了鄂伦春对山神的敬仰,这个没有文字只有语言的民族,在定居回归之后正逐渐被汉化。我们不知道最后的山神会不会消失不见,会不会留下这份属于原始古老的传承,但我们放眼看去,那山依旧是山,这湖光山岭,清风抚绿,落叶归根,世世代代持有的初心,终究不减。

  自然生态赋予着鄂伦春人卸去一身世俗脂粉气的纯粹,踏遍山岭看山望云,观水走岩,纵横田野,驰骋在深山密林中的自由,是其不变的追求,纵使现代文明与原始文化相互冲撞,但对生活、对自然最初的热爱与尊重都记刻在了这片兴安深处。

深入兴安腹地 探访逐鹿山岭“猎神”后裔鄂伦春族

  鄂伦春民族博物馆

  值得一提的是,鄂伦春民族博物馆也是根据鄂伦春人自古祭拜北斗七星的信仰,建成北斗七星状。鄂伦春人祭天地、祭山河、祭星月,无论是被人称为森林猎神还是兴安骄子,萨满信仰无处不体现在这个拥有古老历史的民族之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summer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