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三胞胎就读同一所高中 老师学生经常分不清

今秋开学,东风高级中学传出一个趣闻:该校首次迎来三胞胎(一男两女)新生。三胞胎长什么样?他们身上有什么故事?怀着好奇的心理,日前记者走进该校采访。

十堰三胞胎就读同一所高中 老师学生经常分不清

十堰晚报 文/记者 方元 通讯员 潘峰 图/记者 刘成臣

三胞胎就读同一所高中

哥哥个高, 两个妹妹长得很像

记者8日来到东风高级中学,采访了三胞胎周均树、周均桃、周均柳。2002年12月18日出生的他们,是3匹健康快乐的“小马”。

高一(4)班的周均树是三胞胎中的老大,这是一个稍显腼腆的大男孩,1.75米的身高已经将两个妹妹远远甩在身后。据说他喜欢吃肉,顿顿饭无肉不欢。

高一(2)班的周均桃、周均柳两姐妹娇小可人。相较哥哥周均树,两个妹妹的样貌相似度高达99%,而且无论高矮胖瘦,都没有半分差别,站在记者面前,一时竟难以找到不同。

“放学,总是我先开溜。”面对采访,周均树笑着说,他不太喜欢因为自己是三胞胎而受人关注,所以放学后,从不跟两个妹妹走在一起。在学校,他也不太愿意被人追问关于三胞胎的问题。

三胞胎上同一所小学、初中并不困难,难的是考上同一所重点高中。

三兄妹老家在竹溪,在县里上的小学,初中毕业于十堰市实验中学。说到中考成绩,三个人中,老三周均柳的成绩最好,中考以594分(指令计划分数线585.5分)被正录,老大周均树588.4分也过了线,只有老二周均桃的分数稍稍低了点,是按照分配生的政策录取的。

如今,周均桃和周均柳不仅分在同一个班,还是同桌。不论上学、放学,还是课外活动,两个人都在一起,好得就像一个人似的。

校园里闹出不少笑话

老师和同学时常认错两姊妹

“三胞胎没什么不好,看到妹妹就像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从来没有过孤独感。”三胞胎跟记者分享了他们上学的趣事。

“小学时,我跟妹妹不同班。有一次,我去找妹妹,趴在她教室的窗口向里面张望,发现妹妹不在班上。这时,教室里的老师发现了我,以为我是妹妹,喊我快点进教室。见我迟疑,老师‘秒懂’——又认错人了。”姐姐周均桃笑着说。

“学校门口碰到姐姐班上的同学,有时候把我当成姐姐,拽着我的手边走边说笑,把我都搞懵了。我说‘你肯定是搞错了’,对方才尴尬松手。”妹妹周均柳说。

“把两姊妹分在同一个班上,一开始老师也分不清她俩谁是谁,后来仔细观察,才发现姐姐的鼻子侧下方长了一颗细小的痣,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这一不同。”班主任高老师告诉记者。

三人梦想迥然不同

哥哥想当工程师,两个妹妹想从事网络游戏设计、电子研究

有着相似的外表,是否也有相同的梦想呢?记者抛出问题,却发现三人的梦想迥然不同。

“当一名工程师,有丰厚的报酬,也受人尊敬。”老大的想法很传统。老二则表示以后想做网络游戏的设计师。“尽管我平时因为学习的缘故,接触这方面的东西并不多,但是我很喜欢网络。”

老三的梦想是在电子方向发展。“我对物理非常感兴趣,将来希望能从事电子高科技的研究。”

父母说收获三胞胎很幸运

以前双方家族连双胞胎都没有

三胞胎的父亲周跃忠是竹溪县一中的校长,从事教育工作33年。而妻子杜良华是竹溪县供电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工。

从医学角度来看,自然怀孕产下三胞胎的几率是几十万分之一,周跃忠和爱人都觉得能收获三胞胎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此前,双方的家族里从来没有人生过三胞胎,哪怕是双胞胎也没有过。

“比预产期提前了20天,接近足月出生。老大比老二早了5分钟,老三比老二迟了3分钟。”周跃忠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5年前那个惊心动魄的时刻。

看着三胞胎健康快乐地成长,周跃忠时常感到很幸福。“我家的三个孩子受到的传统教育比较多,性格比较内向。其中,最听话最包容的是老二,最有主见的是老三,最有担当精神的还是老大。”周跃忠评价道。

妈妈杜良华介绍,“他们兄妹之间关系很好,做什么事都齐心合力。最头疼的是,三胞胎连生病也会扎堆,只要他们中的一个人病了,另外两个准跑不了,也会接连生病。”

(责编:周迪 杜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更懂十堰更懂你,欢迎关注大楚十堰微信
1、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
2、打开微信——通讯录——右上角“添加”,搜索关注dachushiyan大楚十堰

推荐:【点歌台】为爱的人点歌 【微盟】男人酒后还有能力乱性吗?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b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