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前线立下战功 回乡致力调解成专家(图)

恩施要闻恩施晚报曾维明2017-10-13 13:37
0

男子前线立下战功 回乡致力调解成专家(图)

田新民(右二)在进行调解

原标题:

前线立下战功 回乡致力调解

田新民:从战斗英雄到调解专家

恩施晚报讯(记者 曾维明 通讯员 陈德刚)在我州司法行政队伍里,有一位退伍老兵、一位好干部,他叫田新民,现任咸丰县司法局副局长。在战争前线,他勇往直前,英勇搏斗,荣立一等战功;回到家乡,他成为司法行政系统的一名好干部,为民解忧,守护一方安定,无怨无悔。

回到家乡后,他在司法行政系统从事人民调解工作,一边自学理论知识,一边积极向熟悉调解工作的律师、基层司法所长学习,只要有调解任务,他便主动申请参加。久而久之,田新民掌握了人民调解工作的要领,并总结出调解工作的“六要六法”,成为一名调解专家。

为了解决传统的监管系统跟踪定位上的难题,田新民和同事们先后筹资85万元,建立了社区矫正综合管理信息平台。

虽然荣立一等战功,虽然已是54岁的年纪,但田新民没有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他说,不管自己年纪有多大,不管离退休时间有多近,只要在岗一天,就要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想百姓所想,解百姓之忧,为维护社会稳定贡献自己的力量。

身中四弹立下一等功

田新民1981年入伍,成为一名特种侦察兵,在战场上,他英勇善战,经常冲锋在前。在与敌人的一次对抗中,他不幸身负重伤。

田新民说,当时他的双腿中了4发子弹,一下就坐到了俘虏身上,等战友们把俘虏捆好后,才发现田新民的裤子全被血染红了。

田新民的父亲田伯录回忆说,1986年正月家里才得到通知,说田新民在战场上负伤了,有人说他手脚都没了,等他回来看到有脚有手我放心了,没掉眼泪。

负伤后,田新民在医院治疗了6个多月,身体虽然康复了,却留下了终身残疾。因为立下一等战功,部队想为他安排一个好去处,但他主动放弃,选择了复员回乡。

田新民表示,因为在部队没有一双好腿的话,训练中就要拖战友的后腿,所以他没有选择在部队继续干,最后就复员回到了咸丰县。

回到家乡的田新民放下枪杆子,拿起笔杆子,继续发光发热,他先后在咸丰县团委、民政、残联、工会工作,2005年转岗到咸丰县司法局。到司法局后,田新民任分管基层人民调解工作的副局长,这对他来说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田新民说,以前是扛枪杆子,现在耍嘴皮子,但是耍嘴皮子就必须要懂法、懂方法,刚接触调解工作时,他觉得自己的专业知识很少。

副局长成了调解专家

不懂就要学,田新民一边自学理论知识,一边积极向熟悉调解工作的律师、基层司法所长学习,只要有调解任务,他便主动申请参加。久而久之,田新民掌握了人民调解工作的方法要领,总结出调解工作的“六要六法”,成为县里的调解专家。

一起房屋侵权纠纷,多次调解都没有效果,引起了司法局的关注。咸丰县司法局基层科科长向慧介绍,这起纠纷双方为瞿某和海玉名城,瞿某的房屋在海玉名城旁边,瞿某觉得自家房屋出现裂缝与海玉名城的建设有关,双方由此产生纠纷。

矛盾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经过3个多小时的调解,双方仍然没能达成共识。

田新民当场表示,要对双方的情况进行进一步了解,同时要给双方当事人重新做工作,让他们都认识到各自的责任,在条件成熟以后,再进行第二次调解,希望在第二次调解时协调成功。

像这样的矛盾纠纷,田新民碰到过无数次,大多数纠纷的调解都很难一次成功,有时甚至要跋山涉水,深入群众家里反复做工作,既要细心更要耐心。

田新民最有感触的,是医患纠纷和其他一些侵权纠纷,他们每年都能碰到一到两起,每次都是通过反复做工作,最终让双方当事人找到共同点,最后达成一致签订调解协议书。

2014年,咸丰县人民医院发生了一起矛盾纠纷,当事人谭某的妻子李某在医院产下小孩后不幸身亡,得知消息后,李某的亲人纷纷赶到医院讨说法。

咸丰县人民医院医务科科长刘艳玲回忆,当时医院临床上诊断是羊水栓塞,谭某还能接受这个结果,但亡者李某的父母和弟弟不接受。谭某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得很突然,给他自己造成的伤害很大,当时他的内心非常痛苦,想找个说理的地方。

就在医院万般无奈时,田新民带领调解工作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展开调解。凭借多年的调解经验,田新民迅速找到了矛盾的焦点,随即采取“背靠背”的调解方式,分别与矛盾双方反复沟通,做足思想工作。

田新民解释说,因为当时当事人要求过高,赔偿少于80万不谈。这起案件调解了10天10夜,调解时间是延了又延,调解方案是一个不行又制订第二个,第二个不行又制订第三个。

田新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死者家属的情绪逐步平复,同意进行调解,最终在进行责任鉴定的基础上,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谭某觉得这次调解非常公正,既考虑了他们家属的实际情况,又让医院按照相关程序承担了相应的责任。

刘艳玲说,经过田局长他们的努力,纠纷解决得比较圆满。

类似的矛盾纠纷,田新民每年都要调解很多起,可以说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他的身影。田新民说,他亲自参与调解的较大矛盾纠纷不下80件。

创新管理解监管难题

除了人民调解,社区矫正是田新民分管的另一项重点工作,由于以前使用老的监管系统,各项工作的开展困难重重,仅仅是社区矫正人员的入矫和解矫申报工作就让他十分头疼。

田新民说,社区矫正人员入矫的时候,因为要从县里报到州里,再报到省里。这个过程走下来,要入矫的话需要三四个月,如果解矫,卸下来,也要从县、州到省,也要三四个月。

不仅如此,在日常的监管中,传统的监管办法“人盯人”无法对矫正对象进行全程跟踪定位,存在脱管漏管的现象。咸丰县每年的矫正对象都在200人左右,一旦矫正人员脱管漏管,极有可能给社会带来危害,为此,田新民积极动员,先后筹资85万元,运用互联网+技术,建成社区矫正综合管理信息平台,解决了监管难题。

咸丰县社区矫正管理局工作人员石睿说,对社区矫正人员安装定位手机后,通过查找社区矫正人员的实时位置,社区矫正人员近段时间的活动轨迹就能在地图上清晰显示,这样就防止了社区矫正人员在管理过程中脱管漏管以及逃避到县外。

田新民说,通过这个平台对社区矫正人员进行管理,两年多时间里,全县没有出现一起漏管脱管的现象。

为了及时解决群众的诉求,田新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对家人的照顾自然就少了。他的父亲身体不好,去年突然病倒,但他当时正在调解现场无法脱身。田新民说,如果当时他走了,之前的调解工作就前功尽弃,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跟父亲说对不起。他坚持了两天时间,把案件调解完以后才回去看父亲。回家看到父亲病得严重,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经过及时抢救,田新民父亲的病情有了好转。出院后,老人只能靠吃药和吸氧来维持生命,田新民也只能周末时偶尔回家看望两位老人,但父母从来没有责怪过他。

对家人的陪伴极少,让田新民心存愧疚,但面对自己所做的工作,他又备感欣慰,无怨无悔。

咸丰县司法局局长吴锦福说,虽然工作很辛苦,有时调解纠纷甚至几天几夜连续作战,但田新民从来没有怨言。在急难险重的工作面前,田新民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到第一线。

“能为老百姓分忧解难,把社会维稳工作抓好,及时化解矛盾纠纷,这是我觉得最欣慰的一点。”田新民说。

(责编 董佳临 周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更懂湖北更懂你,欢迎关注大楚网微信
1、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
2、打开微信——通讯录——右上角“添加”,搜索关注dachuwang大楚网

推荐:【报料】县政府门口现最牛违建 【微盟】最令人崩溃的25个姓氏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jay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