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库区蓄水167米创历史新高 催生大批新美景

热点资讯十堰晚报何利 张建波2017-11-06 11:41

原标题:蓄水167米创历史新高 记者为您呈现全新丹江口库区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何利 图/记者 张建波):凡大山大水,必能孕育出一方的人杰地灵。八百里武当山下,淼淼汉江水滋润着十堰这座山水相依的城市。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水库及其库区,在十堰的历史上被赋予了新的使命和含义。

2014年9月,在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前,本报记者曾进行了一次环丹江口库区采访。时隔三年后的今秋,库区水位涨至167米,本报记者再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我们用镜头和笔触,为你发现一个不一样的丹江口库区。高峡平湖、万顷碧波,从上游的汩汩溪流,到丹江口水库的烟波浩渺,丹江口库区,正伴随着悄然上涨的水位发生着变化。

在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通水三周年到来之际,本报从今日起推出“蓄水167米 丹江口库区见闻”系列报道,为您呈现一个全新的丹江口库区。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一汪清流,从丹江口水库一路北上,穿越近3000里的行程,抵达京津冀豫等数十个缺水的北方城市,默默润泽着千万个干渴的北方家庭。

今年入秋以来,丹江口水库及上游地区持续降雨,水库水位一路上涨。国家水利部公布数据显示,到10月29日下午2时,丹江口水库水位达167米高程,为丹江口水库有史以来的最高水位。

连日来,本报记者深入丹江口市城区、凉水河镇、习家店镇,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郧阳区安阳镇、柳陂镇等邻水城镇看到,如今的丹江口库区,已是烟波浩渺,碧水如镜。

历史最高,大坝从容应对167米水位考验

9月22日开始,丹江口水库开始蓄水试验,将此次的蓄水水位设定在了167米。到10月29日下午2时,国家水利部公布数据显示,丹江口大坝水位达到167米高程,高于大坝加高前坝顶高程(162米)5米,超过历史最高水位(160.72米,2014年11月)6.28米。

今年秋汛洪水期间,丹江口水库适时拦洪和削峰、错峰,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分阶段逐步抬高运行水位,加高后的大坝首次经受167米高水位考验,防洪兴利效益显著。目前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运行状态正常,为水库正常运行和保障明年南水北调中线供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9月以来,汉江发生明显秋汛,暴雨、洪水时间长、量级大、过程多。流域累积面平均降雨量达393毫米,其中汉江上游累积面平均降雨量413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1.3倍,列1961年以来的第2位。受持续降雨影响,汉江发生2011年以来最大洪水;丹江口水库连续出现了8次涨水过程,其中3次入库洪峰量级超过17000立方米/秒;9月以来累计来水量高达235亿立方米,较常年同期偏多1.5倍,最大30天洪量175亿立方米,重现期约为10年。

而在上游来势汹汹的入库水量面前,丹江口水库所承担的南水北调调水任务依旧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根据《南水北调中线供水条例》规定,每年的11月1日至次年的10月31日为一个完整的调水年度。

11月2日,国家南水北调办宣布:丹江口水库提前6天完成2016—2017年度的调水任务,累计向京津冀豫城市调水46.93亿立方米,这是陶岔渠首自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以来,首次完成水利部下达的年度供水计划目标。截至目前,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陶岔渠首累计供水超过100亿立方米。

连锁反应,遥远北方的干渴正逐步缓解

丹江口水库的水位上升,其造成的连锁反应已源源不断地传送到了遥远的北方。

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送水终端的北京市城区,奔流1432公里的“南水”不仅解决了1100多万北京市民的日常饮水问题,同时还变成汩汩细流,静静地补充着北京的地下水位。

据北京市南水北调办公布的数据显示,北京市全年的调水量有7成用于城市供水,目前北京有1100余万市民喝上了优质的南来之水。目前,供水范围基本覆盖中心城区、丰台河西地区和大兴、门头沟等新城以及昌平部分地区。今年8月,“南水”还进入了北京市的通州。

数据显示,通过“南水”试验性回补,密怀顺潮白河水源地、怀柔应急水源地、稻田水库效果显著,应急水源地水位最大升幅达18.2米;用“南水”置换自备井取水、压采地下水,地下水位不再急剧下降,呈现小幅稳步回升态势, 截至今年9月末,地下水埋深同比回升0.25米;“南水”替代密云水库向城市河湖补充清水,与现有再生水联合调度,增强了水体的稀释自净能力,河湖水质接近地表水Ⅲ类。

自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通水以来,北京市已累计接收丹江口水库供水28.19亿立方米。按照“喝、存、补”科学用水原则,其中有19.01亿立方米用于自来水厂供水、6.84亿立方米存入大中型水库和地下应急水源地、2.34亿立方米替代密云水库用于河湖补水。

在天津、河北、河南,来自千里之外的“南水”同样润泽着这里的人民和土地。

巍巍坝下,16万丹江口城区居民生活未受影响

10月29日下午,驻守在丹江口大坝上的武警官兵林凯,又和几名战友一起上了坝顶。从9月份大坝水位开始持续上涨以来,林凯和战友们的神经就从未松懈过。保卫大坝的安全,是他和战友们的日常工作。

当日的天气并不算好,但一抹秋日的夕阳还是让林凯忍不住往远方的水面上多看了几眼。“高峡出平湖”这个词,再次从林凯的脑海里蹦了出来。视线的尽头处,是一个长满葱郁树木的小岛。夕阳下,一层淡淡的金色笼罩着大半个岛屿,世间的一切,仿佛都如这眼前的小岛一样平静安宁。

10月29日是周日,当晚8时许,家住丹江口市城区的柯先生又像往常一样,背着自己喜爱的一把剑,往丹江口大坝下游的公园走去。按照柯先生的习惯,每天晚饭后,他都要到公园里去耍一套太极剑法。

“很多年的习惯了,只要不下雨,每天都来。”柯先生摆好架势,将手中的长剑耍得虎虎生风。在他前方不远处,丹江口大坝的轮廓被霓虹灯映得格外醒目。周围的空地上,三三两两的人群更是随处可见。有人在独自散步,有人则聚在一起跳广场舞,还有一些诸如柯先生这样的武术爱好者,则凑在一起相互切磋。

“前段时间泄洪的时候,那才叫壮观,坝下天天聚满了人,下雨也不例外,还有很多外地人专门跑来看泄洪的场景。”说起家门前的丹江口大坝,市民张一兵的言语间流露出了几分自豪。

大坝上游那167米高程的水位,对丹江口市城区16万人口的日常生活,并未带来丝毫的影响。

烟波浩渺,库区催生出一大批全新美景

资料记载,今年6月10日,丹江口水库水位为157.03米。这也就意味着,在过去的4个多月时间里,丹江口水库的水位上涨了近10米。

近3层楼高的水位,让丹江口库区原本裸露在外的大片面积沉入水下,土地、树木,甚至是一些邻水的小山。不过烟波浩渺的江面,同时也为丹江口库区催生了一大批全新的美景。

丹江口市浪河镇代湾大桥附近,代军夫妇驾着小船从水里捞起了20多斤小龙虾;距离丹江口大坝几公里远的九龙岛上,年过九旬的“岛主”李宏儒再一次坐在夕阳下聆听飞鸟的鸣叫;千岛画廊与丹江口市城区之间的环库公路上,来自襄阳的驴友“老张”刚和同伴们结束了一场库区之旅;郧阳区茶店镇,一个叫做赵家咀的山坳,神定河与汉江河的交汇让这里多出一大片开阔的水域。

“溶溶漾漾白鸥飞,绿净春深好染衣。南去北来人自老,夕阳长送钓船归。”唐代著名诗人杜牧在诗作《汉江》中描述的场景,在如今的丹江口库区也随处可见。

成群的飞鸟压着水面翩翩起舞、血染的秋叶在水畔的崇山峻岭中低声吟唱、夕阳下捕捞归来的小船。江水像微风拂动的丝绸,水天极目处,凝成一片透明的薄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