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矿工华丽变身华师研究生 引多家媒体报道

热点资讯楚天都市报2017-11-14 09:47

原标题:山西矿工华丽变身华师研究生 300米矿井下追逐青春梦想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闪刘孝斌 秋意浓浓,落叶飞舞,闲坐在桂子山下,29岁的张文龙时常觉得眼前的一切宛如梦境。虽然已在华中师范大学就读一年多,但他有时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新身份——马克思主义学院的一名研究生。

考研成功前,张文龙还是山西吕梁一座煤矿的巡检员。从一名矿工到国内名校的研究生,为走这条不寻常路,只有专科学历的他白天下井,晚上学习,参加过四次考研,失败了三次,最后一次也险些再次落选。

张文龙的事迹引发了多家媒体报道,其中大楚网曾经首发:《矿工挖煤5年坚持学习 如愿考上研究生》

专科毕业选择进入煤矿

如果不是没有选择,张文龙说,当年绝对不会去煤矿。

2011年,刚从石家庄信息工程学院毕业的张文龙,起先找到了一份电话营销的工作。工作两个多月,他发现自己连办公软件都不会用。一个月工资1100元,除去吃住根本不够花,问家里要了两次钱后,他再也张不开口。

张文龙的姨父在老家山西柳林成家庄煤矿当工人,有次对他说:“矿上在招人,工资有5000元,你要找不到好工作,可以来煤矿试试。”听到高工资,张文龙心动了,立马辞去工作,前去应聘成为矿上的系统维护员。

直到现在,张文龙还清楚地记得第一天去煤矿的画面。“一起去的18个大学生,拿着行李到处办手续。看着四周的山和黑黢黢的煤炭,我心里很失落,一个人躲在阳台上偷偷流眼泪。”张文龙说,上班第一天,领班带大家下井参观矿井,他们弓着腰穿过小洞口,路过危险的地方,不时有小煤块往下掉,出井后,几个新同事直接走了。

张文龙何尝不感到委屈,但想到家里的条件,父母的辛酸,他咬咬牙,告诉自己要“忍耐”。到矿上两个月后,他领到了第一笔工资——3000元,有些失望,但别无选择。一年后,一起去的大学生,只剩下他一个人。

300米矿井下追逐考研梦

虽然不用去一线挖煤,但作为系统维护员,张文龙和兄弟们每天还是免不了下井。

煤矿那时刚引进一套先进的系统,需下井安装。张文龙每天扛着仪器设备,跟着生产厂家的人来到300米下的矿井,有几次在矿井里一呆就是20多个小时,不分白昼黑夜,每次从矿井出来,满脸都是黑灰。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系统才安装完毕,本以为工作会轻松些,但他每天还是要戴着矿灯下井检查维护。

不久,张文龙被调到了王家焉煤矿,成为一名巡检员,检测矿下瓦斯浓度,确保生产安全,每天在井下行走万米以上。一次,他和工友正在巡查,矿井里突然地动山摇、烟尘四起,两人以为矿井要塌了,拼命往安全区跑。后来才知道,是采煤工人在进行爆破作业。每当听说矿工因操作不当,伤了手脚,他的心里总不是滋味。

煤矿远离县城,下班后没什么业余生活,看书成了张文龙唯一的爱好。在矿上的头两年,张文龙只请过两天假,还是为了参加证券从业资格证考试。不想请假,是因为他想赚钱,尽早离开煤矿。那时,他不舍得吃,每天只花六七元钱,食堂里3元一个的鸡腿,两年来一次也没吃过。

转折发生在2012年。那年,高中同学李永刚考上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他把消息告诉好友张文龙时,鼓励他说:“文龙,你也可以考!”于是,一个考研的梦想在漆黑的矿井里慢慢点亮。那时起,他的床头总放着几本专业书,出井后,就沉浸到书的世界。矿友斛智文最佩服张文龙的是,他的兜里经常带着记英语单词的小本,每个月只有300元生活费,其余都用来买书。

遇恩师四次考研终圆梦

基础差,没人指点,又在煤矿忙工作,张文龙的考研之路注定不好走。专科生考研,需工作满两年。在2013年第一次考研前,他学习时只钻研自己感兴趣的专业课,对英语、数学没怎么学习,结果考试结果一塌糊涂。在李永刚的建议下,张文龙改变了目标,决定报考华师的外国哲学专业。

一次在网上查资料时,张文龙看到马克思主义学院高新民教授在做慈善。“一个教授做慈善,我很好奇。”经过了解,他觉得这正是自己要找的导师。他把考研目标写在纸上,贴在宿舍墙上,每天出井回来,都会看一眼。2014年考研结束后,张文龙在煤矿给高教授写了一封信,介绍了自己的处境、对学术的看法、学习体会和心得。

这次考研结果出来后,张文龙的总分超过了国家线几十分,但因英语分数差2分无奈落选。连考两年都没考上,他心灰意冷,决定去一个普通高校读研算了。就在这时,他接到了一个武汉的手机号码。“文龙,我是高新民,希望你继续坚持,华师有能力培养你,不要放弃。”听到高教授的鼓励,张文龙下决心再考一年。

此后,高教授经常关心指导他学习,并多次邀请他来武汉当面交流。2014年11月,张文龙请假来到梦寐以求的华师,高教授花了2个小时为他讲解学习方法,为他安排食宿,临行前还赠送了他几本专业书。

造化弄人,尽管有了名师的指点,2015年,张文龙的第三次考研还是失败了。连家人都担心他走火入魔,劝他结婚生孩子,想到之前付出那么多努力,他表面答应,心有不甘。高新民得知后,建议他辞掉工作,来武汉专职复习。考虑再三,张文龙婉拒了。

好事多磨。张文龙第四次考研后,成绩虽过了国家线,但并不理想。排名靠后,名额有限,张文龙知道师从高新民没希望了。庆幸的是,高教授又带来了好消息,科技哲学专业正好有名额调剂,经过面试,他被录取了。这一次,他的考研梦终于实现了,张文龙激动万分,不敢相信美梦成真。

桂子山下难舍矿工兄弟

去年8月底,张文龙从煤矿辞去工作,到了武汉。路上,担心弄丢录取通知书,他几次打开包翻看。在学校读了一年书,他还觉得这是个梦。如今已经研二了,他才觉得自己是一名研究生,未来打算读博,走学术之路。

走进张文龙的宿舍,没看到几件衣物,收藏的书籍倒有二三百本,寝室的书柜和衣柜都塞得满满的。看书依然是他最大的爱好,《平凡的世界》是他最喜欢的一本书。巧合的是,他的故事在校内传开后,不少人称他为华师版孙少平。

说起学生张文龙,恩师高新民赞赏有加,他说,文龙符合他选拔人才的三个标准,一是有理想,二是喜欢读书,三是勤奋。与张文龙接触后,高新民觉得他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还能坚持学习知识,有培养潜力。

进入华师读研后,张文龙虽没有师从高新民,但还是跟随他的脚步,加入到他发起成立的逸华教育基金会,做了一名志愿者,帮助那些品学兼优的贫困学子。11日下午,记者见到张文龙时,他正在基金会年会的现场忙碌。

漫步在校园内,张文龙时常想起矿工兄弟。今年暑假,离开煤矿后一年,张文龙再次回到曾经挥洒青春和汗水的地方。最初来到这儿,他只是想获得物质的回报,等到离开后才明白,这里留给他最宝贵的是闪耀的青春梦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