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举报疯狂医托乱象 记者暗访遭陌生男警告

市民举报疯狂医托乱象 记者暗访遭陌生男警告

原标题:接到多位读者反映后连日蹲守 本报记者直击医托骗人全过程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

被医托带到小诊所

患者开了近千元药

石先生家住汪仁镇,妻子老是胸闷,他决定带她到市中心医院看医生。

8月的一天,石先生夫妇抽空来到医院,发现挂号窗口排着长队。在等待的过程中,一名40岁多岁的女子开始和他们搭讪。

“你怎么不舒服了?”女子问。

“胸闷。”

“胸闷是因为颈椎病犯了,我以前也有这个毛病。”女子很快就和石先生夫妇攀谈起来,聊了一会后,她说:“我治这个病找了好几个医院,最后是个老中医给治好的。”

石先生急于给妻子治好病,看女子说得头头是道,就问她老中医在哪里。女子很热情,答应带他们过去。

离开市中心医院后,女子带着他们来到亚光对面的一家私人诊所。石先生提出要不要拍个片子,坐诊的“老中医”说:“没这个必要,开点中药调理一下就行。”

医生开完方子,石先生准备抓药时,发现一个疗程的费用近千元。“医生说要几个疗程,这费用也太高了吧。”石先生心想,是不是遇到骗子了,他找个理由和妻子拿着方子就走了。

“他们差点耽误了我老婆的病情。”石先生说,走出诊所没多久,妻子胸闷得差点晕倒。他们回到医院,医生检查后,确诊他妻子是颈椎病引起的胸闷,只拿了一百多元的药,就缓解了症状。

“要不是我有急事要回家,不然我真要找这些骗子讨个说法。”石先生说。

经常在市中心医院候客的的哥张先生说,医托非常猖狂,“每天早上出租车只要在医院门口停一会,就能拉到被医托骗出来的病人。”张先生说,病人一上出租车就直奔中窑的一家药店,“我已经拉过十几个这样的病人了。”

据张先生观察,被骗的患者大多是农村来的中老年人。

记者暗访被发现

遭陌生男“警告”

11月20日上午9点,东楚晚报记者到市中心医院暗访。

刚一走进挂号大厅,就发现一位穿墨绿色外套的中年妇女,正对着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年夫妇比划着:“三医院治这个病不效,我花了好多钱都没治好,在中窑有个医生不错。”

东楚晚报记者掏出手机,悄悄地进行拍摄。

“中窑?”老爹爹背微驼,提着一个蛇皮袋。

“对!中窑。”中年妇女说,“你不熟悉的话,我可以写个地址你。”说着她就走到便民台,拿纸笔写了起来。

在穿墨绿色外套的妇女写字的时候,一名穿紫色外套的中年妇女一直站在旁边,警惕地盯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穿墨绿色外套的妇女将纸条交给老年夫妇后,穿紫色外套的妇女就热心地带着他们往医院外面走。

东楚晚报记者远远地跟着他们,刚走出医院,就被一名50岁左右端个玻璃杯的男子撞了一下。

“你做么事?”男子用黄石话问。

“你做么事?”东楚晚报记者反问。

“你望我做么事?”

“没什么啊,我走路啊。”

“你跟我望着干吗?你认识我吗?”男子改用普通话大声地说。

“我走路啊。”

“你走路,我走路,你干吗跟我讲话呢?”

“明明是你先跟我讲话的!”东楚晚报记者没再搭理该男子,收起手机,快速走开了。

这一耽搁,穿紫色外套的妇女和那对老年夫妇已经不见了。

几分钟后,东楚晚报记者从急诊楼又回到了挂号大厅。此时,穿墨绿色外套的女子仍在找人搭讪,那名端玻璃杯的男子也回到了大厅,眼睛滴溜溜地往人群中扫来扫去。

医托假装挂号

趁机找病人搭讪

11月21日早上,东楚晚报记者再次来到市中心医院暗访。在挂号大厅观察了近两个小时,发现了多名医托,他们拿着病历和医保卡假装排队挂号,遇到老人和外地人就开始搭讪。

一名身穿黑色羽绒服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病历和医保卡,不断地向老年人、农民和外地人搭讪,不时还拿出笔和纸写出一些东西给患者。

9时20分许,该男子又来到人工挂号窗口排队,并向一名年近七旬的老人搭讪。东楚晚报记者假装挂号,也凑了上去。

“老师傅,你看什么病啊?”男子问。

“我有胃病,看了好多次,今天再来看看。”老人接话。

“啊!我之前也有胃病,在医院花了几千块都没治好,之后吃了一些中药就好了。”

老人点了点头。

“要不要我带你过去看看?”

“今天没时间。”老人回话。

“我把地址写给你吧。”该男子笑了笑,拿出笔和纸写了一个地址给老人。

随后,该男子又在医院挂号大厅内转悠,寻找“对象”准备“下手”。

10时许,一名穿黄色大衣、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在挂号窗口排队。两名中年妇女和她搭讪后,写了地址给她。

穿黄色大衣的中年妇女挂好号后,东楚晚报记者和她攀谈起来。她说,她是湖南人,在黄石务工,最近身体不太舒服。“那些人很热情地跟我聊天,问我来看什么病,之后说带我去其他医院看。”

“她们推荐的医院我没听说过,不是正规的医院我不会去。”她说,朋友叫她去武汉路的三医院(即市中心医院),找了半天,直到问了路人才找到。“在医院里碰到这种事,我有一点不放心,还特意出门去询问了门卫这是不是黄石三医院。”

一对阳新老年夫妻

被忽悠到中窑一药房

9时40分许,穿黑色羽绒服男子与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年夫妻搭讪成功,一名穿黑色羽绒服的中年女子也凑了过来,四人交谈甚欢。

东楚晚报记者走上前时,只听到男子说道:“你们快去,他今天正好在那里。”男子掏出一张纸条写下了地址,递给这对老年夫妻。

“谢谢!谢谢你们!”老年夫妻拿到纸条很高兴,在中年女子的带领下,朝武汉路走去。

路上,中年女子依旧很热情地用武汉腔向他们介绍道:“你们不熟悉黄石,可以坐的过去,现在这个天气坐摩托车冷,坐出租车方便些。”

在武汉路中心医院侧门,中年女子帮他们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到中窑临江酒楼。”东楚晚报记者驱车紧跟该出租车,发现这对夫妻在中窑下车后,走进了一家药店。

不一会,这对夫妻就从药店出来了,在门口徘徊。讨论一下后,婆婆又进去了药店,爹爹在门口向她示意快走。婆婆出来后,两人说了几句,然后离开了药店。

此时,东楚晚报一记者假装买药,也进入了这家药店。发现店内一层一共只有3人,2女1男,男子坐在店中央一把椅子上,一名女子在男子身旁聊天,另一名女子则在收银台附近。而在药店角落,有一个楼梯可以通向二楼。

见有人进来,男子很警惕地站了起来,仔细打量东楚晚报记者。当听到记者是来买药,并未靠近通往二楼的楼梯,且向在收银台报出要购买的药名后,男子便又坐了下来,继续和身旁的女子聊天。

“幸亏多了个心眼”

东楚晚报另一个记者追上了那对老年夫妇。

爹爹说,他姓李,今年71岁,阳新人。他患有肛肠疾病20多年,准备挂个肛肠科。到挂号大厅时,老伴要去上厕所,他就站在大厅等。不一会就有人和他搭讪,得知他要看肛肠科时,对方很热情地告诉他:“我认识一个老中医,治这病很有效,根本不用开刀。”

李爹爹确实不想开刀,拿到地址后,就坐出租车过来了。

走进药店后,一楼的男子告诉他们,老中医正在看病,让他们等一等。李爹爹发觉不对劲,就出来了。“这只是药店,哪里是医院了。”

“我们对黄石不熟,他们又是介绍医生,又是帮忙拦出租车,幸亏我们多了个心眼。”婆婆说道。(东楚晚报暗访组)

(责编:袁一鸣 夏雨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更懂湖北更懂你,欢迎关注大楚网微信
1、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扫描左侧的微信二维码。
2、打开微信——通讯录——右上角“添加”,搜索关注dachuwang大楚网

推荐:【报料】县政府门口现最牛违建 【微盟】最令人崩溃的25个姓氏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abby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