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心孤诣几十载 他将芳华留给东湖

热点资讯武汉东湖绿道2018-01-05 10:37

原标题:苦心孤诣几十载,他将芳华留给东湖!

喧闹的大都市里,

东湖是一份宁静的所在。

苦心孤诣几十载 他将芳华留给东湖

东湖的冬天是被风风雨雨清洗后的季节,它没有了春的喧嚣,夏的浮躁,秋的奢华,剩下的只是一副骨架——一副不谙世事、不解风情、与世无争的傲骨。

灰色的天空飘着细雨,水波浩淼,远山朦胧,孤舟如丸。也许是东湖见证了太多悲欢离合、爱恨情仇,这座散落在江城的最大一颗明珠,在这个冬日,散发着另外一种内敛、伤感的美。

近代中国历史上,一个赫赫有名、至死痴迷东湖风景的人物早已被人遗忘,这人名叫任桐。风雨凄凄的冬夜,让我们一起走进“东湖规划之父”的前世故事。

1. 任桐其人

任桐(1868年-1932年),浙江永嘉人,字琴父,自号沙湖居士。自幼喜诗文,稍擅长书画,雅好山水,对园林艺术颇有造诣。辛亥革命后,一度任职于武昌商埠局,与友人筹建盐业公司。后移居沙湖,不闻时事,自号"沙湖居士"。清朝人,是武汉"东湖规划之父"。

任桐著作《沙湖志》中将武汉沙湖与东湖并称为大小沙湖。东湖、沙湖及白洋湖原本相通,并与长江相连,清末修筑武昌至青山的大堤以后,三者才分离。

苦心孤诣几十载 他将芳华留给东湖

2. 东湖情结

1916年他自号沙湖居士,可见他游遍中国山水之后惟独痴情沙湖。很多人并不知道任桐看到的沙湖,其实包括现在的沙湖、东湖、东湖风景区以及梁子湖、龙泉山。最早沙湖也称歌笛湖,是明代楚藩播种芦苇取膜为笛簧的地方。歌笛湖,一个多么令人心动的名词。清朝光绪庚子,任桐宦游至鄂,不期而遇沙湖,从此死心塌地钟爱沙湖。

苦心孤诣几十载 他将芳华留给东湖

任桐本来就是一个"枕石以听泉声,迎风而寻松籁,鸣琴在天,画图入目,旷然写远,乐以忘忧,此余之志也"的"行者",得遇沙湖,当然欣喜若狂兴奋莫名。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任桐闲游到沙湖,远望洪山、灵泉、九峰等山,而沙湖将所有山峰尽揽入怀,倒影水中,水清见底,波光粼粼,绿色盈盈。如此博大如此浩渺,如此纯粹如此清丽,让任桐痴了呆了傻了,心底产生很多想法,潜意识播下为沙湖正名并扬名的种子。一生宏愿,在沙湖得以灿烂实现,辉煌铸就。

所以,任桐是近代历史或曰武汉历史上第一个全面而认真梳理东湖风景的有识之士,他一生忘情山水的志向终于找到了一个落脚点,终于功到自然成,把欢愉自然的全部心血,凝聚到一本寄情山水的《沙湖志》中,具体到一座占地百亩的私家园林"琴园"里。

苦心孤诣几十载 他将芳华留给东湖

3. 抚养弃婴

民国五年(1916年)三月,任桐娶了一个姓邱的女子为妾。那年八月初五,已经不问世事寄居武昌沙湖的任桐,与朋友陈君任到歌笛湖一带视察商埠。那时这一带还是荒郊,方圆几十里少有人烟。突然间,他们发现有一条野狗从前面不远的一棵桕树下窜了出来,那条狗的口里叼着一件东西。野犬见有人来,受惊吐掉了口衔的东西窜逃而去。任桐和陈君任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出生不久的女婴。于是他把女婴抱回家交给邱氏抚养。邱氏十分喜爱这个小女婴,当作自己生养的亲闺女。他们给这女婴取名叫“我改”。可能寄望于由此改变这孩子孤苦的命运。

女婴给任桐带来了好运,任桐时来运转,此后全是坦途。于是次年春,任桐满怀感念沙湖赐女之恩,在武胜门外五里之遥、黄鹤楼之北、歌笛湖之西的沟口一带买地建园,大兴土木修筑了“琴园”。那棵桕树被保留在琴园里的“渡春桥”旁边,留作永远的纪念。

苦心孤诣几十载 他将芳华留给东湖

4. 园林春色

琴园开筑之初,拟建一楼,定价4000余金。正巧任桐到北京有事,匠人误造成洋式。任桐回来一看,嫌其俗,拆而重造。不但原价照付,且多方辅助设计样式,足见其造园之精。

园内楼台布置,各个景点题咏楹联,都是任桐自作自书。陈设名人字画,金石古董,无不求其精致。琴园占地60余亩,坐北朝南。大门有横额“琴园”二字,楹柱上有任桐自己撰写的楹联:

伯牙鼓琴,子期听琴,琴台原不远。得三五知己共此优游,曷让古人谈风月;

简斋随园,荫圃曲园,园圃本无他。有一二林泉可以楼止,莫从异地念湖山。

琴园的园林建筑沿袭了中国园林中“亭台楼阁,假山池沼”的风格,善于通过山水,泉石,树木,花卉,建筑等有机组合,营造出具有四季不同的美景,从而给人以审美享受。琴园在创作和建造中,融入了主人清高风雅的思想,在布局和内容中,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使之颇具民族特色。

苦心孤诣几十载 他将芳华留给东湖

5. 事业未竟

任桐打造了琴园,但他的志向远不止于此。任桐想以打造琴园为起点,进一步开发沙湖。

他用几十年心血,从残碑断碣、墓陵寺观、手抄藏本中,搜索到大沙湖的自然山水和历史文化史料,撰成了一部3万余字的,全面反映大沙湖地区的山水地貌、自然风光、历史沿革、名胜传说的山水志书———《沙湖志》,提炼出“沙湖十六景”。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六月,任桐的父亲寿终武昌,临终前嘱咐任桐说:我一辈子想行善事,你只有致力于公益事业,我死后才会瞑目。父亲的教诲他终身都在践行。任桐建好琴园后,打算组织沙湖建设会,将他心血凝成的琴园交给沙湖建设会保存。60岁那年,他决定将自己的家产分给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各两万元,其余全部用作开发沙湖和地方的公益事业。

1932年,任桐病逝于上海。自琴园建成后,它经历了三次厄运:第一次在琴园建成不久的1928年,军阀的败兵进入园内,毁坏了大批建筑。乐乐厅、听雨楼、留香水阁、香雪亭、卧雪轩、问渔亭等都已不存。第二次在1931年,被洪水浸淹。第三次在1938年日军入侵武汉,琴园成为日军兵营,惨遭涂炭,后彻底湮没。

苦心孤诣几十载 他将芳华留给东湖

自然的斧凿开拓了东湖的宽广,人文的堆叠镌刻了东湖的深度。

悼念先人的同时,更是希望当今的世人,能够珍惜如今这繁华美景,珍惜这凝聚无数人智慧与心血的东湖。

责编:祁琪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