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男子工地意外身亡 所获百万赔偿金不知去向

丈夫在工地意外身亡,妻子陈连子、公婆和两个女儿获得160万元的赔偿金。然而,赔偿金却是由几位大伯代为办理。陈连子称,不知赔偿金和协议书的下落。两年多来,陈连子一直向知情者讨要赔偿金,至今未果。“如今,我都不知道赔偿金到底在谁手上,也不知道协议书到底是怎么写的。”

丈夫意外身亡

2012年,21岁的陈连子经人介绍,与白沙镇石清村村民赵英玉相识结婚。婚后,俩人育有两个女儿,日子过得幸福美满。

“丈夫虽没有稳定的工作,和亲戚朋友一起,一直在外地打隧道,虽然辛苦,但是工资还算较高。”陈连子说,而她则在家和公公婆婆一起带两个女儿。

天有不测风云。2015年,赵英玉在四川成都某工地打隧道时,意外身亡。

2015年11月17日,这一天,陈连子记忆犹新。“这天晚上是我和老公最后一次通话聊天。”陈连子说,丈夫在外地只要有空,都会和她打电话、视频或微信聊天,“这一天和往常一样,我和丈夫视频聊天,丈夫还通过视频看了看六个月大的女儿,聊了很久,一直到晚上11点多,丈夫说他要去上晚班了,才结束聊天。”

次日早上8点左右,陈连子再次打电话给丈夫,发现电话一直没人接,发短信也没人回。“我当时也没多想,以为丈夫还在上班。”陈连子回忆,“接连两天,我都给丈夫打电话发短信,均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

“其实,丈夫已经出意外了,只有我和公公婆婆不知道这个信息。”陈连子回忆。

21日,也就是赵英玉出事的第四天,陈连子接到婆家姐夫成家杰的妹妹成美芳的电话。“电话中,她告诉我说我父亲摔伤了,让我回一趟娘家,且特意交代把户口本也带上。”陈连子说,“我接到她电话时,我正帮婆婆在做过年米粑,听到父亲摔伤了,就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回娘家去。”

陈连子搭车到了阳新县城,在双牛路口看到成美芳时,她还发现婆家叔叔也在现场。“他们跟我说,不回娘家了,让我跟他们一起去丈夫的工地。”陈连子说,“我当时有点蒙,干嘛要去工地呢,马上就要过年了,丈夫答应回家过年的。”

这时,陈连子发觉大家的眼神都不对,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于是,她拿出手机给丈夫打电话,然而电话一直没接通。

随着,她又给成家杰打电话。“成家杰是包工头,电话拨通了,但没人接。”陈连子说,她又给同在工地打工的丈夫的二哥赵火明打电话,“电话拨通了三次后,总算接通了,二哥告诉我,说我丈夫受伤了,让我过去照顾丈夫。”

得知丈夫受伤,陈连子痛哭起来。“我当时真以为丈夫只是受伤了,我还跟他们说,受伤了,我去打工赚钱养家。”陈连子回忆。

万万没想到的是,等陈连子坐了一天一夜的车赶到工地时,其实丈夫已经死亡多日了。

两次哭晕

23日凌晨,陈连子到达四川成都时,赵火明等人在一家宾馆等着她。“我当时抱着六个月大的小女儿,被安排在宾馆过夜。”陈连子说,“我要求当晚去看丈夫,却被告知丈夫伤势太重,在重症室,不能随便进去,等天亮了后才能去看。”

这一夜,陈连子一夜未眠。天亮后,她要求去看丈夫。直到下午,她被带到一家殡仪馆。“看到丈夫躺在那里,我哭晕了过去。”

陈连子被急忙送到医院救治。“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看到了我的姐姐陈海珍站在床前。”陈连子说,“大家都劝我面对现实。”

陈连子出院后又被带到宾馆,而此时,她的小女儿因天气寒冷,水土不服病倒了。“医院还下了病危通知书,幸好通过及时治疗,病情得到了控制。”陈连子说。

情绪稍微稳定后,陈连子想再去看看丈夫。“我被带到丈夫尸体旁,再次晕倒了。”陈连子说,她又被抬进了医院。“等我醒了后,成家杰拿出一份协议书让我签字,说这是我丈夫的赔偿协议。”

“说实话,我当时完全是糊的,我连协议内容都没看清楚就签字了。”陈连子说,“在协议上签完字,我要求留一份,而成家杰说对方还没签字,等字都签好了再拿给我。可至今我都没看到协议书。”

“第二天,我去找丈夫的大哥赵明、二哥赵火明和成家杰,而他们都不理我。”陈连子说,“协议签好后,丈夫的赔偿款也通过成家杰的账户转了过来,但我却一分钱也没看到。”

25日,赵英玉的尸体用车运回了老家。“第二天,丈夫的尸体就被抬上山入土了。”陈连子说,“丈夫的墓碑都提前弄好了。”

赔偿遭拒

“丈夫的事情都处理好后,我想把赔偿款160万转到自己名下,遭到了拒绝。”陈连子说,“丈夫的赔偿款我不但一分钱都没看到,就连赔偿协议书在谁手上我都不知道。”

此时,陈连子在老家建了一栋房子,房子还欠了许多外债。“我多次问他们要赔偿款还外债,最后,他们通过婆婆的手,给了我10万元还债。”陈连子说。

陈连子说,2016年清明节期间,实在看到她的生活过不下去了,赵火明拿了10万元给她和孩子当生活费用。“两年后,2017年11月份,小女儿生病了,没钱医治,我再次问他们要钱,他们不给,医药费还是娘家哥哥出的。”

“孩子病好后,我去赵明家要赔偿金,他说他手上只有60万,其他的分别在赵火明和姐姐赵香身上。”陈连子说,为了拿到赔偿金,她找过县妇联,还找过当地政府。当地政府出面协商,但都没谈拢,他们既不肯拿钱也不愿意把协议书拿出来。

“至今我都不知道赔偿金和协议书到底在谁手上。”陈连子告诉记者,“我也不知道该找谁去处理这些事情。”

之后,记者电话联系了赵火明。他告诉记者,目前,赔偿金都在他的父母手上,“当时在工地上就花了20多万,赔偿金现在没有160万了。”

成家杰告诉记者,时间太久了,具体事情也不记得了,赔偿金和协议书现在在谁手上,他也不清楚,所有费用都包含在赔偿金里面。

同时,成家杰说,至于陈连子到底能拿多少赔偿金,可以走法律程序,赔偿金算得出来的。

律师建议

对于陈连子的遭遇,记者采访了湖北才俊律师事务所律师成家庆。他说,首先要先看赔偿协议书上是怎么写的,但按照法律说,赔偿金按照比例分配,陈连子和她的两个女儿及婆婆公公都可以获得赔偿金,陈连子可以获得赔偿的60%左右,她的两个女儿的赔偿金也由陈连子作为法定监护人代管。建议陈连子向法院起诉,拿回自己应得的赔偿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大楚黄石”微信公众号
回复【狂犬】:查看黄石2016年来使用过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接种门诊名单
回复【删好友】:能悄悄了解微信好友有没有删除你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gaoy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