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心报得三春晖——守榻侍亲二十八年的万晓华

湖北省国税2018-01-25 14:39

寸心报得三春晖——守榻侍亲二十八年的万晓华

【闪光点】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岁月改变了她的容颜,却从未改变“为人女,当行孝”的初心,对养母的贴心照护伴随她翻过岁月的沟沟坎坎。以爱养亲,行孝床前廿八载,厚德流光,日濡月染写至善。

“我走了,你可以享点福啦。”这是养母最后的话。万晓华说:“瘫了28年,养了28年,没有她,幸福会打折。”这个照顾瘫痪养母28年的女人,忆起过往,并无命运百般挤兑的悲苦哀怨,反而有被生活温柔以待的宽厚善良。

叫您一声娘,养您一世老

万晓华,1966年出生,家中姊妹众多,生活艰难。她4岁时被过继给长久无子的姨母。懵懂中,被大人们催促着喊了一声“娘”,养母眼含泪花。

“刚到她家里,认生得紧,害怕一个人睡觉,她就抱着我从村东头走到西头,睡熟了再放床上;半夜又醒,她就把我放在身上,用肚子托着,可以安睡一整晚。后来趴在她肚子上睡了两年。”“我生孩子难产,养母祈祷了一夜,养母待我极好。”万晓华哽咽着重复“极好”。

谁料, 1989年,养母中风脑溢血住院。最开始只有两只胳膊能活动,后来全身都不能动弹。父亲身体也不好,照顾养母的重任全都落在了23岁的万晓华身上。

“每天早上6点起床,帮我穿衣服、刷牙、洗脸、扶我上厕所、喂早饭,然后一路小跑去上班;中午下班,回家做饭、喂饭,给我擦洗身子、活动筋骨、敷药按摩、洗漱更衣、倒屎倒尿,换洗床单、被褥,再匆匆忙忙去上班;下班回来,匆匆赶回家做晚饭、做家务,服侍我睡觉。每次全部收拾完都要9点以后。”即便如此,万晓华毫无怨言。

到了适婚年龄,万晓华那句“我要带我爸妈一起过去”便吓退了“千军万马”。别人找对象挑家世、挑职业、挑外貌,她只求一点,和我一起照顾父母。

结婚以后,两个儿子相继出生。既要照顾养母,又要抚养两个年幼的儿子。“经常把儿子们拴在桌子腿上,把吃的东西摆在旁边,饿了就爬过来抓着吃,养母在一边守着。有一次,大儿子在吃蚕豆的时候卡到了,幸亏邻居听到养母叫喊,等我回来看到奄奄一息的儿子,顿时吓得腿都软了。”万晓华一脸愧疚。

有一次母亲节,已经上大学的小儿子给她发微信说,记忆中总是你焦急而忙碌的背影,为奶奶生病着急,为奶奶发脾气上火。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我每次都装肚子疼。我最爱你给我揉肚子专注地看着我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妈妈才是属于我的。

很多亲戚朋友建议万晓华将养母送到敬老院。养母也以养老院条件好为由,要求去养老院。“谁都知道她是为了不给我们添麻烦,每次有养老院的新闻,她总是低着头不怎么说话。”这些细节都被万晓华看在眼里。“4岁时,我就成了您姑娘,这辈子注定是母女。今后,我吃肉绝不会让您喝汤。您去哪儿,我拖家带口陪着您。”万晓华给母亲吃了一颗定心丸。

“有妈的孩子是块宝,只要有妈妈在,我还可以是小孩子,还可以靠靠她的肩膀,还可以帮我梳个麻花辫,回到家叫的第一声还是妈……她养我一天,我养她一辈子。”万晓华说。

久病床前有孝女,养育之恩大于天

养母刚开始瘫痪的那几年,特别敏感,脾气暴躁,经常突然吼叫,半夜起来大哭,有的时候闹情绪几天不吃不喝……经常我们娘俩就抱在一起哭。

最后两年,老人家性情大变,古怪刻薄,张口就骂人,闭嘴就生气。明明刚吃了饭,她说没吃;衣柜里满满的衣服,她说没衣服穿;满嘴都是骂人的话,万晓华怄得胀气,夜里偷偷地哭过好几次。后来总结出规律,每次老人骂她,只要点头哈腰地附和着,就会少挨几句骂。

去年6月,养母突然心肌梗塞住院,虽抢救及时,但仍处于危险之中,考虑到老人年龄较大且治疗费用较高,医生建议保守治疗,生命可以维持一周左右。万晓华和丈夫坚持要搭支架,但是养母坚决不同意,把门反锁,谁也不见,万晓华硬是跪了一晚上,软磨硬泡,苦苦哀求,养母终于把门打开。“我大孙子刚刚结婚,还没买房子,孙媳妇还托着肚子,马上就生了,到处是用钱的地方,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死了也没啥遗憾。”养母挣扎着劝说万晓华。“买房子的钱以后能赚,你不用担心这些,只管好好活着,还要给我带孙子呢。”万晓华笑着说。经不住夫妻二人的劝说,老人家最终同意了。

就在万晓华为手术费用一筹莫展时,儿媳妇将攒着生孩子的5万元送来。“妈,救奶奶是当务之急,你先把这钱拿去用吧。”万晓华拉着儿媳妇的手久久不能平静,“我没能给你们买房买车,你都没怪我,怎么还好意思要你的钱。”“我们住在一起多热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啥也不用管。”儿媳妇搂着万晓华的肩膀说道。“这大半个月奶奶住院,都是你拖着个肚子去送饭,可给我帮了大忙。”万晓华怜爱地看着儿媳。

经过治疗,养母多活了21天。送走母亲的第一个晚上,万晓华例行到养母屋里陪她说说话,明明床上被压过的折痕还在,可是人却不在了。整整三个多月,不管是看到插着管子、上着呼吸机的养母,还是那个闭门不见、奄奄一息的养母,她都没掉一滴泪,突然看到那个空荡荡的位置,泪如泉涌,想到再见面也只是一抔黄土,委屈地像个孩子。

前前后后花了七八万块钱,这对同时赡养六个老人的工薪阶层万晓华夫妇来说,着实不易。可是万晓华说,只要能让她活着,我真的能筹到钱啊。

“我们家老万在我们湾子是名人,我都觉得配不上她了。”万晓华的丈夫陈老师幽默地说。“我家弟兄五个,我排行老二,做了上门女婿,按风俗是不需要赡养老人的。但是老万认为养育之恩大于天,每年冬夏两季衣服、每个节日八百一千地给,可是她自己一年四季都是制服,冬天连十几块钱的护肤品都舍不得用。”陈老师说。“我父母都是老万送走的,有条件比我们好的兄弟都不管,差的更不用说了。我母亲生前穿着老万买的衣服到处夸她,没想到能享到二媳妇的福。”其实,不仅是对婆婆公公,对丈夫那边的亲戚,万晓华也是力所能及地帮助,弟弟在农村养鱼缺资金,万晓华毫不犹豫地拿出一万块钱。兄弟的孩子们上高中全都住在万晓华家,最多时一家住10口人,全都是上下铺,还有的打地铺。“我‘嫁’给老万很幸运。”陈老师笑着说。

先后送走了5位老人,只有82岁的生母仍然健在。养母走后,万晓华想把生母接到家里尽孝,可是老人不肯跟她回来。“这些年你没有亏待我,吃穿用都是你给的,你对得起我,可是我对不起你。”生母哽咽。“您永远是我妈,同为母亲,我知道养难生也不易,没有你就没有我。”万晓华劝慰生母。老人执意不肯住到万晓华家里,万晓华只好逢年过节到农村去看望母亲,一到家,撸起袖子就干活,给母亲理发、洗澡、拉拉家常。

有人问万晓华,你从来没有怨过或者恨过吗?“我每天这么多事情要做,哪有功夫想那些?”万晓华笑着说。“相互成全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身教重于言传,孝行持续远播

身教重于言传。大儿子毕业后应聘广州爱立信集团,年薪二十多万,还被派往北京进修高管职位,前程一片大好。听到奶奶生病的消息,经过权衡,最终放弃高薪职位考取新洲区公务员。每次万晓华觉得愧对儿子,儿子总是贴心地安慰她:“一家人在一起多好,等我再给你们生个孙子,家里多热闹,你又有事做了。”

如今,小儿子研究生毕业考到厦门银行。大儿子跟相恋多年的女友结婚,孙子也快半岁了。今年,儿媳妇的母亲去世,万晓华怕亲家公自己一个人在家寂寞,主动把亲家公从新疆接到新洲,还把亲家母安葬在新洲,了却儿媳妇的心病。由于双方民族宗教信仰不同,万晓华家里两套灶具,周末跟新疆餐馆的师傅学做菜,做给亲家吃。

“我妈待我真是比亲闺女还亲,想吃什么,从来都是上午说了,中午就到桌上。从来没让我洗过衣服、做过卫生。月子期间,吃的递到我嘴边,半夜起来给我盖被子,晚上挨着我睡,生怕我有一点不舒服。”儿媳妇说。

这样的万晓华不仅深得孩子们的尊重,更是深深影响身边的同事。新洲区仓埠税务所副所长许志超说,今年重阳节所里的同志都回家看望父母,请父母吃饭,陪父母逛街。许所长的妻子听到万晓华的事迹后,将赡养公婆的责任全部扛起来,说万大姐一个人可以养六个老人,我们难不成还养不了两个?仓埠所的陈仕凯说,万大姐不仅对养母负责,对工作更是尽职。我们所里6个人,平均年龄超50岁,对新知识、新系统学得慢、忘得快。万大姐专门将所有日常应用程序的使用步骤整理出来,人手一册,即用即查,被同志们称为“应用程序一点通”,深受欢迎。

二十八年相守,有多少日子,就有多少道沟坎。10000多个日夜,岁月改变了她的容颜,却从没改变这份“为人子,当行孝”的初心。

(通讯员:李 梅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