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大桥限行能否放宽?交管局回应再等几个月

热点资讯楚天都市报吴昌华2018-03-13 07:22

原标题:​ETC取消了,长江大桥单双号限行能否放宽?交管部门回应:再等几个月!

楚天都市报3月12日讯(记者吴昌华)过江桥梁隧道的ETC收费取消了,长江大桥和江汉桥的负担相应减轻,单双号限行管制能否取消?近日,不少驾驶员向本报打听,或提出建议。楚天都市报记者连日进行实地探访,发现长江大桥确实最为畅通,而鹦鹉洲长江大桥、长江二桥的车流密集得多。

今日,武汉市交管局有关负责人向楚天都市报记者详细解释:目前单双号限行不能贸然放开。待今年月湖桥扩建完工后,将通过流量监测和大数据分析,肯定会积极考虑放宽限制,比如减少当日限行时段、放开节假日限行,乃至全面放开。

呼声:长江大桥、江汉桥单双号限行能否取消

今年1月1日武汉取消过江桥梁隧道ETC收费之后,不时有市民向本报询问有没有可能取消长江大桥、江汉桥单双号限行。驾驶员朱先生说,他每天从白瑞景去钟家村上班,走武珞路、长江大桥路程最近,“虽然可以走鹦鹉洲大桥,但要上鹦鹉洲大桥,走丁字桥路或者中山路都很堵。鹦鹉洲大桥通车后,长江大桥现在基本不堵车,对比非常明显。长江大桥一天能走一天不能走,单双号通行时间有时候会记错。”

家住水果湖的刘先生在武广附近上班,也盼望取消长江大桥、江汉桥单双号限行,因为他无论是走长江隧道还是鹦鹉洲大桥或是长江二桥,都不太方便。

ETC收费取消之初,武汉市交管局有关人士答复记者,目前过江交通较为平稳,正在进一步观察流量变化。

探访:长江大桥畅通,江汉桥至航空路立交堵

上周五,记者在早高峰探访长江二桥、长江隧道,发现车流量相当饱和,车速缓慢,不时堵停,过江耗时约20分钟。今日周一早高峰,记者驱车探访长江大桥,在大东门轻微遇堵之后,桥面一路畅通,车速可达60公里/小时,从武昌阅马场到汉阳古琴台仅花了不到6分钟。

从古琴台跨过江汉桥,车流变得密集起来,上了武胜路高架,遇到较为严重的拥堵,由此通过航空路立交,短得多的一段路花了10多分钟。

上午9时,上班的早高峰已过,记者沿解放大道到达知音桥,这里的车流密集程度堪比长江二桥的高峰,好在桥面加宽到单向3车道,距离不长,通行较为顺畅。

记者看到,车流量最大的当属鹦鹉洲大桥,4股车道的车辆密集排队,走走停停,从汉阳桥头到武昌梅家山立交,耗时11分钟。

总的来看,长江大桥相当畅通,但江汉桥至航空路立交较堵,知音桥轻微拥堵,鹦鹉洲大桥车流量非常大,但因为它有4条车道,11分钟过桥的时间也不算太长。

解析:还须观测流量分布,月湖桥通车后再研究

过江桥梁隧道的ETC收费取消了,长江大桥和江汉桥的负担相应减轻,单双号限行管制能否放开?今日,记者就此采访武汉市交管局副局长王升才。他表示,感谢热心市民关心交通,积极提出意见建议。

他介绍,长江大桥、江汉桥位于龟蛇两山一线,两端连通道路条件不如后来新建的桥梁。大东门立交、航空路立交及其周边道路,一直处于满负荷运行状态。今年元旦ETC收费取消后,交管局非常关注长江大桥单双号限行问题,立即组织了专班、邀请了专家进行专题研究,搜集了5周的大数据,认为取消单双号将导致武昌的大东门、傅家坡,汉口的航空路、京汉大道严重拥堵。此外,春节前大量外地车辆来汉,从日常的18万辆增长到春节前的56万辆,元旦后第一周过江交通流增长3.9%,至春节前增长8.7%,放开限行时机不成熟。

王升才解释,长江大桥、江汉桥两桥交通既有独立性又有高度相关性,如果江汉桥严重拥堵,势必影响长江大桥及至航空路立交、大东门立交。而目前月湖桥仍在扩建施工,江汉桥等汉江桥梁负荷很重。

他介绍,从目前运行来看,过江交通基本均衡。长江上,与去年10月份相比,通行能力较强的鹦鹉洲大桥日通行流量上升13.7%,经常超过长江二桥,增幅最大;长江大桥流量微减,长江二桥、长江隧道流量几乎没有增长。汉江上,江汉桥、晴川桥的流量反而增长了,涨幅分别为3.7%、4.6%。这个涨幅应该来自机动车保有量的持续增长,以及月湖桥仍在施工中。

王升才表示,待今年月湖桥扩建完工通车后,再监测运行状况,运用大数据分析,肯定积极考虑放宽限制,比如减少当日限行时段、放开节假日限行,乃至全面放开。

(责编 徐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