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患病获捐助 离世后家人将所筹善款悉数退还

热点资讯楚天都市报2018-03-14 07:54

原标题:女子患病获捐助,离世后家人将近11万元善款悉数退还

为了给孙媳妇郑梦婷治病,吴著佐一家欠下了10多万元的债务,加上之前孙子结婚借的钱,共欠了16万余元。邻居好心劝导:反正都是为孙媳看病欠下的债,不如将网上捐的这些钱先拿去还债,减轻一下生活压力,但邻居的建议遭到了吴著佐的断然拒绝。

“做人要诚实,我们决不能把好心人捐的钱拿去还债!”吴著佐老人介绍,好心人捐的那些钱是给郑梦婷治病的,现在她不在了,当然应该把钱还给人家。

众筹十万费用全额退还

3月13日,通往阳新荆头山农场的道路两侧油菜花开得正艳,但吴著佐家里却显得格外冷清。

“儿子和孙子都去咸宁我女儿家了。”吴著佐和老伴张竹凤坐在自家一处简陋的瓦房门口,院内几只母鸡在“咯咯”叫个不停,打破了乡村的宁静,老俩口仍然沉浸在悲痛中。

提起孙媳妇郑梦婷,吴著佐夫妇止不住眼泪涟涟。

“我身上的这些衣服都是孙媳帮我买的!”张竹凤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告诉记者,自从郑梦婷嫁到她家,左邻右舍都夸这媳妇懂事,哪怕是逢年过节,她自己都舍不得添件新衣服,却总是把辛辛苦苦打工挣来的钱给公公婆婆和爷爷奶奶买这买那。张竹凤说,孙媳在浙江杭州是帮别人卖衣服的,看到合适的衣服,总会记得给长辈买回来,而自己却总舍不得添。

老人从卧室翻出一件黑色的皮衣,流着泪告诉记者:“这是梦婷去年生病期间给她爷爷卖的衣服,她自己还在生病,却操心着我们长辈冻着了。”张竹凤称,每当她看到老伴的那件皮衣时,鼻子就会发酸。

郑和钊介绍,郑梦婷是他大哥郑和文的女儿。在郑梦婷生病期间,为了挽救侄女的生命,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侄女婿家里拿不出钱,他和老家的堂兄弟们就准备兜底。

“当时发起捐款后,仅两天多时间,捐款达到10万余元,仿佛看到了希望。”郑和钊说,在郑梦婷去世后,他也觉得这些钱应该退还回去。“毕竟那些钱是好心人给梦婷救命的,现在命都没了,不能昧着良心把钱拿去还账!”当吴著佐提出退还所有的捐款,他和哥哥觉得吴家的做法很厚道。

郑和钊介绍,侄女去世后,他大哥和大嫂便病倒了,他希望记者别再去打搅他大哥的大嫂,以免触景生情。

10万余元还剩10元未退

记者打开水滴筹平台,网页下方显示“筹款结束,已退还捐款!”

记者从水滴筹客服处了解到,水滴筹是由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6月创立的一款国内免费大病社交筹款工具,国内网络大病筹款零手续费的开创者,主要功能以大病筹款为主。

据客服介绍,该网站审核了发起人的材料后,会绑定患者的银行卡,在发起捐款时也会及时公布捐款进度。捐款结束后,按对方提供的银行卡,将所有的捐款及时汇进申请人的账户中。

郑梦婷在该网站发起的这次筹款,共有3297人参与捐,捐款总额106720元。当申请人申请退款时,也会在5至7个工作日内,按对方捐款时的银行账号,将所有的捐款退还给平台,再由平台转给爱心人士。郑梦婷发起的捐款中,目前只有10元钱的捐款没有退还,原因是对方的银行账号可能出现异常,客服还在与捐款人联系中,争取将这10元钱及时退还给这名爱心人士。

据郑梦婷娘家村的书记王义和介绍,当时他和朋友所捐的1000元钱,并未通过网络平台,而是直接捐给了郑梦婷的叔叔。

王义和称,郑梦婷娘家生活不宽裕,在农村算中下等水平,但梦婷的母亲为人实在,该村很多人获悉梦婷生病的消息,主动上门慰问并捐款,像这样的捐款有近1万元,在郑梦婷去世后,其叔叔已将这些捐款全部还给了村民。

网络平台10万余元的捐款和通过直接交付给郑梦婷家人的捐赠,总共有11万余元。在郑梦婷去世后,吴著佐和郑家兄弟都将这些钱如数退还。

两家人退还捐赠款在当地引起了震动,一些村民认为吴著佐傻,到手的钱又退了回去,而自己还欠着一屁股的债,也有村民认为老人为人实诚。

“还回去了自己安心。”吴著佐说。

欠下的债省吃俭用慢慢还

记者了解到,2014年,吴著佐突发中风,导致右侧手脚不能活动,出现偏瘫,在阳新医院治疗康复后,目前一直还在吃药。

“现在右边眼睛还会经常流泪。”张竹凤告诉记者,老伴吴著佐中风后留下了后遗症,右侧手脚使不上劲,靠吃药维持着,每个月药费要500多元,贵的药吃不起,还只能吃些便宜的药。

楚天都市报记者了解到,吴著佐和老伴是荆头山农场的职工,当时该农场是国营农场,职工退休后每月可以领退休金,自己和老伴每月退休刚够一家人平时的开支,但提到欠款时,这对年迈的老人表示,自己省吃俭用,也会将欠款还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还不完,孩子们也会还上的。”老人说。

“这家人很厚道!”提起吴著佐一家,邻居曹延明这样评价。今年64岁的曹延明和吴著佐一直是邻居,对于吴著佐一家将捐款退还,曹延明称这并不意外。他告诉记者,早在5年前,隔壁村一名姓王的村民建房找吴著佐借钱,当时吴著佐并没有存款,便将王某带到自己家的一口鱼塘处,告诉王某说鱼塘里有几万元的鱼苗,让他想办法拿去卖了换钱建房子。王某十分高兴,将鱼苗出售换了2.5万元钱。第二年,吴著佐患了中风,需要钱看病,对方没还,去年孙媳妇生病,一家人为筹钱急得团团转,而王某借的钱仍然没还。曹延明说,如果这事搁在别人身上,早就逼着王某还钱了,但吴著佐一家却没这么做。

曹延明还告诉记者,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吴著佐在咸宁做木工,黄梅一名工友母亲去世,接到电报时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当时吴著佐拿出80元钱和20斤粮票,让工友回去安葬母亲,最后那名工友为了赖账,连面都没和他见。

吴著佐介绍,当时做一天木工的工资才2元钱,80元钱是他近两个月的工资。

楚天都市报记者梁传松 通讯员张永胜

责编:祁琪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