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明星梦有多贵?这些学生一年花掉416亿

  2018年3月,一年一度的艺考战役拉下帷幕,但紧张的气氛仍未平息,反而愈演愈烈——4月成绩扎堆放榜,能否如愿拿到“合格证”,成功迈过艺考门槛,让百万艺考生延颈鹤望。

  他们中不少人怀揣着明星梦,渴望鲤鱼跳龙门,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等知名学府的表演系炙手可热,中国传媒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表演专业的报录比例更是高达327:1。

  艺考热催生艺考经济,艺考培训机构遍地开花,艺考培训市场逐渐成熟。为了艺术梦想,百万艺考生不惜高投入,艺考培训机构为了商业利益,竞争白热化。高温煅烧的艺考市场,呈现怎样的众生相?日前,每经影视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行业现状:抢生源给回扣40%以上

  每经影视记者在网上搜索“艺考培训”,发现这类培训机构数不胜数,还有一些机构打出了“第一门户”、“有影响力品牌”等夺人眼球的广告词。不少艺考培训机构颇有针对性,垂直细分到了美术、表演、音乐等各个专业。

  方正证券(6.190, 0.00, 0.00%)(6.19 -0.80%,诊股)研究统计,艺考生在2015年就达到了100万人,2017年约102万人。看似小众的艺考培训在2017年实现了约416亿元的市场规模,2015~2020年,艺考培训市场有望实现五年复合增速9.06%。

  每经影视记者调查发现,数量庞杂的艺考机构并非都是衣食无忧,为了争夺市场,它们普遍存在行业乱象。

  高比例回扣抢夺生源

  教育赛道的显著特点是行业分散,培训机构小而多。据方正证券统计,即便是规模最大的新东方、好未来等机构,加起来也只占整个教育市场不到10%。每经影视记者采访发现,相对而言,艺考培训这个更加垂直的教育市场,“散户化”现象尤为明显。

  艺考培训机构目前处于一个“中间肚子大”的阶段,特别小的机构难以存活,但大的机构还在酝酿中。

  陈晨十年前就涉足艺考培训,目前是某线上传媒艺考培训代表机构的创始人之一,她告诉每经影视记者,市场上数量庞大的艺考培训机构规模并不大,这些机构生存依然是招生为王、渠道为王,“即便是在北京,云集知名艺术院校的地方,这里的艺考培训机构很多也要选择与地方机构合作来招揽生源,这样才能比较好地生存下去。”

  据智来时代的报告,绝大多数艺术培训机构年营业额在500万元以下,专职员工数也大多在50人以下。即便是规模相对大一点的艺考培训机构,生源数量也十分重要,一位艺考培训机构的高层向每经影视记者表示:

  规模化后,需要规范化管理、师资团队、大的教学场所,从而产生巨大的成本。基于成本压力,若每年达不到一定的招生人数,就会出现亏损,产生经营的风险。

▲艺考培训市场规模(图/方正证券研究报告)

  ▲艺考培训市场规模(图/方正证券研究报告)

  然而,艺考培训机构鱼龙混杂,难免产生行业乱象。从事艺考培训20年的北京吴作人美术学校校长赵笠君对此很痛心,他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恶性竞争让不少艺考培训机构“买学生”,背离了艺术教育的初衷,有些艺考培训机构进入中学大量地“买学生”,这种恶性竞争让培训萎缩,很难培养出艺术人才。

  几位艺考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在接受每经采访时均提到,艺考机构用给高回扣的方式招学生,已是行业的潜规则,

  一般来说,回扣的比例是40%~50%,有的甚至夸张地给到了100%。

  100%怎么赚钱?对此赵笠君无奈地笑着说:“这些机构就赚学生食宿的钱呗,有利润总是好的。”

  行业面临整合洗牌

  艺考培训行业目前到了要洗牌的阶段,未来两年有可能出现真正的龙头。”

  陈晨说,这么多年艺考培训机构更迭换代,随着艺考人数不断增加,不少艺考培训机构的主营业务细分到某个专业,比如表演、音乐、美术等,但“艺考培训机构还没有类似新东方这样的机构。”

  方正证券研究认为,艺考培训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口碑和资源输出能力。多家受访的艺考培训机构表示,由于目前行业没有规模大、有影响力的品牌龙头,所以资源输出能力显得更加重要,即渠道优势。一位深耕艺考培训多年的资深人士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传统的艺考培训都是以自己的渠道,通过掌握了多少学校、合作建立了一定关系。这样形态的机构占比非常高,几乎90%以上都是这样。

 ▲2012年~2016年普通高校艺术类本科生招生、在校、毕业人数情况(图/每经制图)

  ▲2012年~2016年普通高校艺术类本科生招生、在校、毕业人数情况(图/每经制图)

  正因为如此,一些地方艺考培训机构反而凭借在当地的渠道优势,成为了具备一定规模的区域龙头。

  做美术专业艺考培训的荷马教育服务的学生有近1万人,称得上是全国单体量最大的艺考培训机构。荷马教育在西南地区一家独大,其财务总监张波坦言,这很大程度依赖于四川美院的影响力。四川美院和荷马教育总部均坐落在重庆,荷马教育的考生机构中,川渝考生占比高达70%左右。张波说:“荷马教育以前的渠道输出主要对口四川美院,艺考培训都以学校招生为主,学校所在地能吸引大批学生。学校所在的区域,专业强的老师也在,学生就会来这里,形成连锁反应。”

  与荷马教育类似,依靠渠道形成区域优势的还有杭州的老鹰教育,其依托中国美院的渠道资源。据老鹰教育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中国美院接近1/4的学生来自于公司。老鹰教育因此也能在浙江地区扩大规模,在浙江富阳、转塘、象山等地建了四大校区。

  不过,区域龙头所占的市场份额依旧很小,张波告诉每经影视记者:“荷马教育大约占2%的市场份额,只有在整个市场占30%以上才能说打出了品牌效应。”因此,区域龙头的目标仍是努力发展成全国性的连锁,成为行业品牌龙头,但这在业内资深人士看来并不容易。“行业整合是大势所趋,区域性龙头会继续加强区域市场的力度,但由于区域性的政策不统一,区域内业态各异,还可能发生变化。”艺考培训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每经影视记者。

  美术比表演更“吃香”

  艺术培训(包含少儿艺术培训和艺考培训)市场规模自2015年以来持续增长,方正证券预计,到2020年有望达到1800亿元,这与政策红利不无关系。

  艺术培训行业前景广阔,其中的艺考培训市场逐渐成熟。每经影视记者通过国家统计局数据看到,2011~2016年,普通高校艺术类本科生招生数不断增长,2016年艺术类本科生招生占比首次突破10%,达到11.19%,反映出社会和市场对艺术类专业学生的认可。

 ▲2012年~2016年普通高校艺术类本科生招生、在校、毕业人数占比情况(图/每经制图)

  ▲2012年~2016年普通高校艺术类本科生招生、在校、毕业人数占比情况(图/每经制图)

  方正证券研报认为,2020年艺考培训市场规模有望达到540亿元,人均艺考培训花费5.1万元,相比2017年增长24.4%。每经影视记者调查采访发现,每年艺考季表演专业炙手可热,但资本更青睐的是美术专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