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珍女大学生自小患病 靠半工半读挣取生活费

热点资讯楚天都市报2018-05-18 11:05

原标题:1.2米袖珍女大学生:半工半读没向家里要生活费

楚天都市报5月17日讯(记者徐啸寒 通讯员王一)从生下来特别容易骨折,到11岁才由爸爸妈妈背着上了小学;中学起坚持住读,高中开始兼职挣生活费;大学里,半工半读,小小的个子爆发出无限的能量,进大学以来,一直没向家里要生活费……

这两天,武汉民政职业学院2018年度校园十大之星评选揭晓,该校大一女生张茹与命运顽强抗争的励志人生感动师生,被评为励志自强之星。昨日,记者来到该校,走进这个身高只有1.2米的袖珍女生的学习、生活和兼职。

玻璃女孩11岁才上小学

记者见到张茹时,她正在武汉民政职业学院1号教学楼9楼绘画室里上课。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张茹,埋头用画笔在纸上涂画着。

“她每次都是班上来的最早的。”《二维三维设计基础》课老师张怡然说,而且都是坐第一排正中的位置。

其实,张茹的寝室,是在学校所在伏虎山的另外一侧。上坡下坡,这对腿脚不太灵便的她而言,要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为了不迟到,张茹每天总是提前起床,提前从寝室出发,迈着碎步,赶往教室。

下课铃响了,张茹走出教室,爬到椅子上,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童年。

张茹老家在老河口农村,家里还有年迈的爷爷奶奶,妈妈两年前眼睛失明,就靠在公路上开铲车的父亲维持一家的生计。1995年,张茹出生时,并无异样。但慢慢长大,家里人发现张茹特别容易骨折,轻轻摔一下就骨折,在当地求医问药,一直不见好转。所以,张茹没有上幼儿园。

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张茹个头只有1米左右,没有哪个学校敢收一个随时都可能骨折的玻璃女孩。一直到11岁的时候,张茹的爸爸妈妈好说歹说,找了个小学,才让孩子开始进入学堂。

“小学里,我还是不能正常走路,所以,一直都是爸爸妈妈接送我,如果是在楼上上课,都是爸爸或者妈妈背着我进教室。”张茹说着说着,眼圈不仅红了。

车祸后曾想拔掉氧气管

初中离家更远。张茹也长高了一点点,更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小心翼翼走路了。张茹渴望上大学,因为支撑她活下来的梦想,就是考上大学,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养活自己,不让父母再为自己操心。

慈爱的父母还是决定每天早上送张茹到中学,晚上下晚自习后再去接回来。张茹觉得,下晚自习后太晚了,赶夜路回家,不安全。于是,张茹跟父母商量:住校何尝不是一种锻炼?以后总要离开你们,自己一个人生活,你们不可能照顾我一辈子吧?

软磨硬泡,张茹终于说服了父母,初中就开始住读。住读其实对张茹而言是个挑战,好在,身边一直都有热心肠的同学老师帮忙,有的帮她晾衣服,有的帮她打开水,还有的会帮她去打饭。

命运总是爱折磨人。初二那年的冬天,张茹和妈妈一起骑车去上学,路上遭遇车祸。张茹当场昏迷,左臂骨折、颅骨骨折,妈妈摔断了三根肋骨。张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隐约听到父亲跟医生说肇事车主没有找到,请医院宽限几天医药费。

张茹不想父母那么累了,开始拒绝配合治疗,甚至想一了百了,不再成为家庭的负担。于是,她用还能活动的右手去拔自己的氧气管。医生护士发现了,特地让张茹的爸爸进重症监护室陪着。“娃呀,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安心治疗就好,钱的问题你别担心,我们会有办法的。”听到父亲慈祥的声音,张茹虽然不能开口说话,但心如刀割,她知道家人是那么深爱着她,她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决定好好活下来,一定读大学找份像样的工作,让父母享福。

高中起就开始赚取生活费

中午下课了,张茹在串流不息的人群中,小心翼翼地走着。她担心有的同学没有看到自己,撞倒自己。遇到台阶,总有好心的老师或者同学,牵着她的手帮她一把。

路过食堂,她站在窗口点了一份3元钱的午餐,掂起脚用支付宝支付了费用。吃完饭后,她赶回自己的寝室。

原本,她的寝室并不在一楼,学校看到她情况特殊,特地批了一间在一楼的寝室让她主,又担心她一个人会孤单,还安排了一个性格跟她合得来的女生一起。

“学校为我考虑的很周到,我享受的可是标准间待遇。”张茹打趣着说。刚坐下,她就从桌空下抽出一个纸箱子,里面有用毛线编织的鞋垫半成品,她拿过钳子和针,开始编织起来。

“因为身体原因,我只能做这样的兼职,一双鞋垫50元,但要花好几天时间才能做完。钱不多,但可以补贴一下自己的生活费。”张茹说,从高中起,她就开始为别人做一些这样的手工活。不过,她笑称,有比这个更值钱的,她从柜子里拿出一张家和万事兴的作品来,“这是珠绣,可是我花了几个月才做完的,验收合格了,200元一个哦。”这些东西做起来不难,就是费功夫,尤其费眼力。张茹推了推鼻梁上的400度的近视眼镜,又埋头穿针引线起来。

最近,张茹又找到一份“高端的”兼职,就是从网上淘来一些二手产品,再在网上转卖出去。

“张茹非常自律节俭,性格也十分阳光。”辅导员刘哲说,“她刚入校的时候,主动找我,说想加入班委,锻炼一下自己,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同学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刘哲让张茹担任生活委员,班上班费的收支,张茹管理的井井有条。

去年,张茹在父母的陪伴下来到学校报到。交完学费、住宿费等费用后,张茹手头还有1000元生活费,“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家里要过一分钱生活费了。”

最大梦想是找份工作

张茹有个妹妹,没想到,跟自己遇到一样的怪病,爱骨折,不长个。今年读初三,一直由家人接送,还不能自己行走。

“我妹妹学习比我更好,今年一定可以考取我们市里的一中,爸爸妈妈又要为妹妹的学费发愁了。”张茹默默地说。

暑假快到了,张茹在室友何倩倩的帮助下,打算去广州一个工厂打工。给自己身体做个全面体检,套读本科专业,这些张茹不是没有想过,但她一想到要那么多钱,就放弃了。

问起最大的梦想,张茹流下了眼泪,“我也想到个像样的医院去检查到底我和妹妹得的是什么病,但这太不现实了。我只想尽快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找份工作,缓解一下父母的经济压力,他们太不容易了。”

责编:rocher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