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热点资讯大楚网2018-07-11 14:35

人们常说的三百六十行,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似乎并不太适用。

女团偶像、宠物殡葬师、涂鸦师、网约车司机、奢侈品快递员……你听过的或没听过的职业正在以雨后春笋般的速度兴起。

女团偶像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今年春夏,现象级综艺《创造101》无疑掀起了一场“女团”风波。吴宣仪、杨超越、王菊、赖美云……一个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孩刷爆朋友圈,站上女团之巅。这场盛宴的身后,站着无数的资本、公司、练习生,90后湖北女孩青描就是其中一员。从武汉音乐学院本科毕业后,青描没有找工作,而且选择作为“女团”活动。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想当偶像,加入女团”成为了这些90后乃至00后姑娘们的梦想。每周训练、参加商演、日常直播……在101以前,旁人甚至无法理解这些孩子们都是靠什么来赚钱。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今年夏天,两款团综的火爆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这个行业,关注到国内女团的生存现状。看着银幕上又活泼又努力的小姐姐们,青描仿佛看到了自己和团员们。“就像很多人说的,青春饭,行业不景气时,很多孩子纷纷退团了。好消息是现在有了关注,也就有了流量和资本。”青描说,“如果有机会,我也希望能上《创造101》的舞台,为自己搏一把。”

奢侈品快递员

要说近几年来给人们生活带来最便捷改变的,快递业绝对位居前列。网购的逐渐兴起带动了快递行业的发展,大到冰箱空调等电器,小到几根缝衣针,你都可以从网上下单,然后坐等快递员的电话。

行业的发展也催生了不同的种类和分工,京东的奢侈品配送员,就是一个新兴的工种。西装衬衣白手套的帅气小哥开着新能源电动车,将你订购的高端产品送到家门口,这样的场景曾在日漫里常见,却未曾料到有一天会突破次元壁,在现实生活中看到。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京东推出的高端专属配送服务——“京尊达”就是京东物流针对购买高端商品的用户推出的一项专属定制化配送服务,当用户在京东商城购买了标有“尊”字头的商品后,均可享受专人、专车、专线的顶级配送服务。去年10月,这项服务正式在武汉启动,目前上线的“尊”字头商品包括奢侈品、珠宝首饰、手表等多个品类。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年龄在25-35岁之间,身高170-185cm,实际驾龄不低于3年,颜值高,形象好,普通话流利……这种堪比空少的招聘条件也是“京尊达”的基础条件。为了务必将服务体验做到极致,京尊达的小哥哥们在配送时,甚至被要求“口气清新”“外套上不能有一丝皱褶”。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京尊达配送员邓梦雄回忆起自己送的第一单,是在一个大学里,他穿着笔挺的西装,用白手套托着快递箱交给一位大学教授,在人来人往的放学时间,甚至有不少女生偷偷拿着手机拍照。“能给顾客带来惊喜和独特的高品质购物体验,这让我感到自豪。”邓梦雄笑着说道。

涂鸦师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提起武汉,就不得不提到这座城市的包容。有着黄鹤楼这样历史悠久的传统文化遗产,却也容得下涂鸦这样的街头艺术。武汉的BLOODBRO (血亲兄弟)团体,他们用喷漆、说唱、音乐等等HIP-HOP元素在给讲述街头的故事。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FAN是其中的一员,他说,08年,团队诞生了。当时他还不在这个队伍里。2013年,他加入了,一下班或者周末,团队几人就潜心去研究涂鸦创作。FAN说,自己本职工作经营一家原料公司,之前在湖北大学任教,现在自己经营着一家餐厅,还在为即将开业的电音club紧锣密鼓地忙碌着,而其他成员们也各自都有自己的主业。名气渐涨后,不少商家邀请他们团队进行创作,但是考虑到商业因素,FAN和队友会谨慎挑选。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初学涂鸦的时候,FAN的父母觉得这是不务正业。但是现在看到儿子的作品,会点赞,骄傲地告诉别人这涂鸦是自己儿子画的。很多老一辈人的意识里,玩涂鸦的人似乎比较另类。值得高兴的是,大家也在慢慢了解了涂鸦这种舶来之物。

宠物殡葬师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武汉首位宠物殡葬师叫徐雅婷,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姑娘曾卖掉父母给的一套陪嫁房,辗转从河南买回一台动物火化炉,租地盖房,做动物殡葬。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徐雅婷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畜牧兽医专业,按照父母计划,毕业后本该去宠物医院就职的她,却毅然做起了宠物殡葬,为此和家人还冷战了半年,“他们觉得,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老是和尸体打交道?”

徐雅婷的殡葬机构有了起色后,很多主人慕名而来,2016年一年,她送走了近500只宠物。来得人多了,徐雅婷也见识到养宠物的人各种不同的心态。有孕妇挺着大肚子,坚持要送一手养大的吉娃娃最后一程。“就在要把狗送进去火化的时候,她一下接受不了,把头伸进炉子,整个人扑在狗身上不让点火,同去的老公只好把狗抱出,在一旁轻言安慰,等太太平复”。

盘点武汉新潮职业:有人服务宠物 有人玩转街头艺术

电影《入殓师》有这样一段台词:死可能是一道门,逝去并不是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程,正如门一样。宠物殡葬师,也如同看门人。对于武汉这座城市而言,宠物殡葬虽属新鲜事物,徐雅婷对前景却看得乐观,“我现在所做的事情虽然没有同龄人那么光鲜亮丽,但从我开始做到现在,这两年有推动到宠物行业的发展,不管能不能挣到钱,看到大家的观念在慢慢转变,不再把宠物当宠物,而是当家庭成员看待,心里还是挺满足的。”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不少人在感叹生活工作节奏太快压力太大的时候喜欢用“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论调,却在网购下单后一秒恨不得快递小哥快一点,再快一点,立马将心爱的物品送到自己手中。

高中政治书上写,新事物发展的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当我们回头再看这些新潮职业时也是如此,或许一个十年,再一个十年,一切又是不一样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