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名校长呼吁重视学生“草莓现象”

教育资讯楚天都市报荆楚2018-12-25 09:39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张屏)“有的学生不小心摔一下,竟受伤到要缝好几针,太不经碰了。”近日,武汉市光谷第一小学(西校区)校长、湖北省特级教师孔德勇在“第二届教育名家30人论坛——新时代基础教育坚守与创新”活动上呼吁,目前许多小学生在校内外均缺乏足够活动和运动,一些孩子稍有磕碰或摔倒便引发较严重伤害,这种一碰就伤的“草莓现象”亟待重视。

孔德勇说,他担任光谷一小(西校区)的校长3个多月,校内已发生6起学生磕碰或跌倒后出现较大伤口、至少缝三四针的事故,最严重的一个因玩耍时交叉着脚走路而摔倒,头着地造成脑出血,头上缝了5针。“我很痛心,如果孩子有处理类似意外的能力和经验,可能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我们小时候也经常磕碰,但可能反应快些、手撑一下,也就是破点皮。”孔德勇调查发现,大量学生课间不走出教室活动,离校后又忙于作业和兴趣班。虽然学校严格执行国家阳光一小时体育活动时间,但他认为还应将更多时间交给学生活动。活动量太少不仅影响身体健康,更让孩子缺乏运动保护的意识和经验,反而更容易受伤。

这在城市学校中并非个别现象。几个月来,孔德勇与近百位到访光谷一小(西校区)的各地校长多次交流,发现不仅城市学校的孩子比农村学校的孩子更像“草莓”,发生事故的概率,也在把孩子看得金贵、特别重视孩子学习成绩的家庭中更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校长诉苦,学校也很为难。现在不少城市学校生源大幅增长,为避免学生课间玩耍发生事故,只能要求学生坐在教室看书,不出门或不在走廊上跑动。“有时学生在校内受伤后,家长甚至社会都会向学校施加巨大压力。所以校内安全是头等大事。”

“草莓不碰不会烂,所以很多学校选择不碰。但最根本的,还是要让我们的孩子不做‘草莓’。”孔德勇说,家校应联手,给孩子活动、运动的时间和空间。最近,他还提出了“认同教育”的办学理念,鼓励老师课间把孩子赶出门去,并抓好安全教育、创新活动形式;同时大力争取家长的认同和支持,使家长认识到,不能因噎废食。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生导师杜时忠教授也表示,他去一些学校调研,看到学生下课了还乖乖坐在教室,因为他们到走廊上跑一跑、闹一闹是要扣分的。孩子上个学,简直像在坐牢。他认为要缓解“草莓现象”,首先,学校和家长要达成共识,要以平常心看待孩子因活动带来的小伤害;其次,学校要重视学生的活动和运动,体育课上应多教学生如何开展安全运动、防范运动伤害,如意外跌倒时该如何防护头等重要部位;最后,政府要加大教育投入,增加学校、增加老师、降低班额,孩子们活动空间大了,自然就能跑起来了。

分析

缺乏运动和虚胖是主要原因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李曼英通讯员荆彤)明明(化名)今年10岁,在硚口区荣华街一所小学读三年级。前日,她与同学童童(化名)发生争执,童童站到课桌上扑向明明,明明立马摔倒在地,大喊右胳膊疼。老师赶紧将明明送到武汉市第四医院,经该院小儿骨科主任李凡诊断,明明右上臂骨折。“明明平时很少运动,所以身体突然失去平衡时,受伤也会相对较重一些。”李凡介绍,该科室几乎每天都能接到类似的小患者。他们或扭伤或骨折,都是因为缺乏运动,导致受伤较严重。

5日前,9岁的刚刚(化名)上体育课时摔倒,踝关节骨折。刚刚说,学校不少体育课都被语文、数学等老师占了,他们很少有机会运动,当天因为能上体育课了,大家都很高兴,结果他跑得太快摔倒,就骨折了。“除了缺乏运动,虚胖也是这些小孩子们伤得比较重的一个原因。”李凡介绍,目前不少小学生营养过剩、体重超标,当身体失去平衡时,一来不能灵活应对,二来也容易加重受伤程度。

应对

人多空间小 活动照样能开展

不少学校“螺蛳壳里做道场”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屏

地方小,不是不让学生活动和运动的理由。记者近日了解到,武汉很多学校虽然场地不大,不好开展活动,但却花心思在“螺蛳壳里做道场”。

鼓励各班学生多串门

光谷一小(西校区)即将举办元旦游园会,其中一项是以楼层为单位,学生串门到别班玩游戏、赢奖品。游戏交由学生设计和布置,学校只负责为大奖买单。

该校校长孔德勇介绍,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增进不同班级间学生的友谊,以后下课了,孩子们互相串个门,无形中也增加了活动空间。“尤其是高楼层的学生,课间大家去操场活动不现实,楼道那么窄,他可能下楼5分钟上楼5分钟,根本没时间玩,都挤到走廊上也不安全,所以我们要就近开辟新空间。”

“课中操”练起来

在武汉市光谷第十一小学,每上20分钟课,学生都要在老师的带领下做课中操。“孩子动够了,才能健康成长,集中精力好好学习。”该校校长丁苗说。

武穴市实验小学也是名副其实的大校,三个校区共有7000多名学生。该校校长陈平介绍,现在有很多体育活动可以在教室、走廊上完成,如手指操、律动表演,课间休息,学生并非只有坐在座位上看书一种选择。

还有学校因地制宜,统筹规划校园空地。在武汉市江夏区大花岭小学,一至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大课间的安排不同,小孩子做戏曲广播操,大孩子由老师带领在校园空地跑操。“一是操场不够用,二是大孩子可以通过跑操锻炼意志力。”该校校长余明伟说。

建校就布局超宽走廊

不少新建学校在设计时就布局了超宽走廊,比国家标准“教学楼宜采用外廊或单内廊,廊净宽不应小于2.1米,中内廊净宽不应小于3米”要宽。

2015年9月投用的江夏区康宁路学校,活动场地很大,教学楼走廊有3.5米宽,下雨天孩子们能在走廊上跳皮筋。而在一些比较挤的老学校,如武汉市光谷第二小学今年暑假就整合了部分树木,在有限空间里拓展出两块小空地,六年级的孩子终于可以和其他学生一起做操了。

也有一些学校的校长表示,深圳有中小学在楼顶开辟活动空间,武汉操作起来比较麻烦,一是涉及楼顶防水、承重等问题,手续很麻烦,且教学楼最高只能做到四层,也需要考虑安全问题。

(楚天都市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