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古惑仔举办的演唱会在朋友圈刷了屏,山鸡、浩南、包皮、大天二、大头仔再次聚首,让不少70后、80后重温了年少时的记忆。电影中古惑仔身上炫酷的纹身引得不少年轻人效仿,因此似乎在许多人心中纹身就此和“街头混混”划上了等号。

而如今纹身已经大众化,渐渐成了一种个性的代表和情感的寄托。

“贝克汉姆在自己的手臂上纹了女儿最喜欢的小黄人,张柏芝也为了见证爱情在身上纹了多处纹身,《越狱》中男主角更是将越狱的路线隐藏在纹身中......”面前这个男人发型时尚,穿着一套嘻哈的休闲服,丝毫看不出来他已年近40。谈起纹身时他神采奕奕,身体不自觉地往前凑。

他叫李哲,是一名纹身师,今年是他从事这行的第十个年头。

十年前武汉的纹身店屈指可数,如今,无论是高档写字楼还是夜市路边摊点随处可见纹身店铺,而他的纹身店“老兵纹身”经过了十年的打磨已经成了湖北纹身界的一块招牌。



消防老兵为当纹身师提前退役


令我惊讶的是,在从事纹身师以前,李哲曾经是武汉的一名消防兵,消防服一穿就是十年。十年间他立过两个三等功,还获得过各种优秀标兵的称号。用他的话说就是——“当兵的时候就是一个好兵”。

在那十年间,李哲曾参与过1000多次火场救援,甚至在火场命悬一线。1997年汉正街一个仓库失火,李哲深入救火现场,突然,离他不到半米的一面墙坍塌了,整个现场浓烟弥漫。“那时候没有氧气瓶,稍微呼一口气,就会吸入浓烟窒息而死。”李哲和队友屏住呼吸,凭直觉冲出了火场,与死神檫肩而过。

一次出差,他结识了一位纹身师,从此与纹身结上不解之缘。“当我看到他的纹身作品随着人的肌肉松张,在皮肤上跳动时,就着了迷。”李哲说。回到武汉后,他购买了一些纹身器材自学纹身技术。越是了解,越是沉迷。他按捺不住“冲动”,盼望能亲自操刀创作属于自己的纹身作品。

2004年李哲递交了提前退役报告,他决定开一家纹身店。那时候大家都觉得他是不是哪根经搭错了。“除了妻子,所有家人朋友都反对,说我不务正业。”然而,次年李哲还是顶着压力在汉口民众乐园开了一家12平米的小店,店名就叫“老兵纹身”。



自学纹身从生活中找灵感

刚起步的时候纹身店客人稀少,一天有两三个人已经算不错了。那时,人们的观念还是比较保守,大部分人仍戴着有色眼镜看待纹身。

不过,李哲并没有因此受打击。为了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他每天要花大量的时间来练习画画和操作。李哲坦言:“我就是个工作狂,经常凌晨一两点才下班。如果顾客对作品不满意,我甚至会一星期不开心。”

我们见面的地方在他的纹身店,挂在墙上的一幅纹身作品让人眼前一亮,一条黑色的鲤鱼图案在女子裸露的腰间活灵活现,黑色的图案和白皙的肌肤交融在一起,优雅迷人。

这个黑色鲤鱼图案颇有中国水墨画的韵味,这和李哲多年从生活中寻找灵感密不可分。

每到一个城市,美术馆和寺庙是李哲必去的,壁画中的图案、佛像的姿态和各种艺术作品的表现形式是他的创作灵感来源之一。周末他也常常去花卉展、植物园观赏不同的花朵绽放的姿态。这些感悟都融入到他的纹身创作中。

“闭着眼睛我都能知道针扎进去了多深。”十年的经验让李哲有了一项看家本领。“同样是作画,但是我是在皮肤上画,不能出一点差错。”李哲说这话时,更像一个艺术家。

随着时代变化,人们对于纹身的偏见也渐渐消失,在银幕里出现纹身的明星也越来越多,李哲的纹身技术稳步提升,积累了不少粉丝,纹身店里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


用针揭开顾客背后的“伤疤”


纹身十年,李哲遇到了多少顾客,听到了多少故事,连他自己都记不全了。他用针揭开了顾客的“伤疤”,又像医生一样替他们完成了“手术”。

一位“社会大哥”从监狱里出来,打算经商,为了抹去过去,他找到李哲,说明来意。李哲为他纹了近满身的新图案,掩盖了他之前的纹身。

有些客人却把纹身当成一份情感寄托。一位男孩因为母亲的突然离世而极度悲伤不能自拔,后来李哲帮他将母亲的头像照片纹在了胸口,才从思母之痛中走出来。

纹身甚至可以用来救人。有人因为患有智力障碍的儿子经常走失,李哲就把家里的电话纹在儿子的手臂上,这样方便儿子走失后能顺利回家。

讲完一个个故事,李哲淡淡总结,“纹身没有大家理解的那么狭隘。它可以很美,很温馨,里面有亲情、爱情、友情,文身如人生,演绎你自己。”



愿意用纹身传递正能量

对于纹身创作,李哲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对于他而言,真正对纹身的喜爱才值得去忍受这份疼痛,而其他的冲动都是画蛇添足。

今年8月天津爆炸案中有近百名消防兵去世,李哲痛心不已,为了贡献自己的一己之力,他在微博上发布了免费帮退役消防兵纹身的消息。其中帮助一位在灭火救援行动中因粉尘爆炸致使身体烧伤度达50%的消防员做了纹身来遮盖伤疤。

如今,店里每天平均有三十多单的生意。他也成了大家口中的“武汉最早的一批纹身师”。



尽管北上广不少纹身店都按照小时收费,而李哲却坚持按图案大小收费。店里五年来没有涨价。女性小型的图案只需两三百元,大一点的过千元,李哲完成的最贵的一个通体图案八万元,跨度三年,共花了100小时。

如今李哲的纹身店里共有六位纹身师,屋内的培训室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批新的学员,他每年都要教近两百名学徒,最大的学徒是一位56岁的上海阿姨。

李哲淡淡地说,“人这一辈子,最怕的就是不知道该喜欢什么,我希望,到了八十岁我还能拿起文身机,做我最喜欢的事。”


腾讯大楚网梦想+栏目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期主笔丨朱苗苗

编辑丨杨霞 实习生丨 姚兰 照片拍摄丨本人提供

看到这篇文章后,你想尝试纹身吗?

0
0
不想
0
纠结

热评

 

如果你也有精彩梦想想和我们 分 享,请留下你id联系方式

关于腾讯·大楚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楚律师 | 人才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有害短信息举报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4]0633-233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5-83767606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深圳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诚信网站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工商网监
电子标识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