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有哪个地方可以听相声吗?”

当我问了这个问题三遍后,一位在武汉生活了三十多年、深谙武汉吃喝玩乐之精髓的朋友思考了一阵,才答复我:“没有。”

然而,早在2007年8月,曲艺茶社天乐社就正式在武汉成立了。这支相声表演专业的班子,虽并不为武汉大多数人所熟知,但已在武汉三镇演出近9年。直到现在,它还是武汉目前唯一的民营相声茶馆。

天乐社的创始人徐永刚,是一个在武汉的天津人,说了一辈子相声。



郭德纲的同门师兄 在武汉三镇演出近九年


“不要把我写得苦哈哈喽。”徐永刚笑着叮嘱。

第一次见到徐永刚是在武汉工人文化宫,距离他当晚的演出仅1个小时,脸微微泛红,逢人就笑,显得很兴奋。他像老朋友一样招呼入场的观众,“您第一次来吧,找个位置坐吧,听得好下次带朋友来。”

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有一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讲他早期在司门口的场子演出时,现场只有两三个观众,依然认真地演完全场。一次演出时,一位台下的观众朝他大喊:“你们一定会成功的!”他内心受触动,当场热泪盈眶。

诚然,自天乐社在汉口解放公园正式成立以来,已经演出近9年了。说起来,他和郭德纲属同门,曾拜相声名家杨志刚为师,在师傅门下他排第四,郭德纲排第八。不过,比之郭德纲德云社在北京的红火,徐永刚的天乐社在武汉并不被大众所熟知。

于是,徐永刚带着天乐社在武汉演出近9年的经历总带上了一丝“悲情”色彩。对此,徐永刚却显得平和多了,他说:“那时候刚起步,没有做任何宣传。这种情况也并不是常态,再说,谁不是这样经历过来的呢?”

其实,在司门口搭台表演的几年时间里,受到了肯定。那时,每天都有一场演出,300多平米的场地甚至都不够用。

这近九年的时间,天乐社在武汉三镇挪了不少地方。2007年它诞生于汉口解放公园,此后在武昌司门口、丁字桥、大东门等地都曾演出过,前两天又在汉阳搭起了舞台。

现在,天乐社每周四、周五在武汉工人文化宫演出,每周六在长春观素菜馆演出,每两周在沌口汤湖戏院演出。



一个在武汉讲相声的天津人 劝下一位想轻生的人


“今天来的人挺多呀,加上空座算是满了。”

灯光一暗,袅袅的戏曲声一停,半米高的舞台上走上来两个身着长衫的男子,一开口一出相声表演就算正式拉开帷幕了。

过去九年,这样的开场白天乐社的相声演员不知道说过了多少次。

相声这门艺术,起源于北京,却是在天津大放光彩。不过,生在在天津的徐永刚从小却是听样板戏长大的,第一次接触相声却是在收音机里。“第一次听到相声时笑得不行,原来两个人光靠说话就能给人带来快乐。”坐在太师椅上,徐永刚微微眯眼,陷入回忆。

小学时一次课间操后,11岁的他和同学通过校园广播表演了相声大师马季的经典作品《海燕》。回到教室时,全班同学全都站起来给他鼓掌——距离他第一次表演相声,也过去四十多年了。此后,那位同学并未从事与相声相关的工作,而他却从此与相声表演紧密相连。

自他离开天津被选入合肥曲艺团时,他已经参加了天津大大小小各种专业相声表演大赛,并崭露头角。后来,他又先后参加了全国各种相声大赛。1990年,他与师弟郭德纲同台表演参加全国青年相声大赛,并且获得第三名。由于多次比赛抽签都是第一个,还得了一个“开场专业户”戏称。

此后,他来到武汉,先后工作于二炮文工团、总后后方基地文工团、武警湖北总队文工团,在不惑之年解甲归田,才和友人共同办起了天乐社。

直到现在他依旧上台献艺,坚持为本地观众表演相声,于他而言,这是一种享受。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演出结束后,一位观众却久久没有离去,徐永刚上前询问,那人才告诉他:“我刚从长江大桥上下来……不过,我听完这场相声后,再也不想做傻事了。”




时尚元素融入相声表演 年轻徒弟成表演中坚力量


“感谢观众对我们的支持,观众给我一份义,我还观众一夜……一份情。”

这一句台词几乎每天都要说,配上演员夸张的表情,似乎每次效果都不错。

近九年时间,天乐社的演员换了三波,十多人的团队里,徐永刚是唯一的“全职”,他的徒弟们白天忙于工作,晚上穿上长衫站上舞台“兼职”讲相声。徒弟们白天各行各业都有,有大学生、电台DJ、婚庆主持、创业者,而最新收的徒弟还在读高中。他说:“相声演员也要增加社会阅历,才能说好相声。”

这些年,有不少人找上门来要拜徐永刚为师,真正坚持下来的人不多。2012年正在武大念书的钟豪找上徐永刚,表示要拜师。一连三个月都在台下“搬板凳”后,才获得了认可。徐永刚说:“我收徒弟只看一点,是不是真的喜欢相声。”

徐永刚常轮换着和徒弟们搭档,一师一徒,一老一少,相似的剧本有时也会产生不一样的“化学反应”。“这种做法对孩子们的进步有很大帮助”,徐永刚将这群徒弟看做“孩子们”,确实,他们的平均年龄也不过是二十四、五岁。

现在,徐永刚门下有二十多个徒弟,有一些已经离开武汉到其他地方演出。而传统相声要求的说学逗唱,他的徒弟们各有擅长。

颇受欢迎的徒弟钟豪善唱,常和徐永刚搭档最后登台,他唱的北方小曲《大实话》总能引起观众的阵阵喝彩;徒弟肖黎君和周樹皓两人一胖一瘦,一高一矮,被称为天乐社的“颜值担当”,光是看着两人站在一起搭档已颇具“笑果”。肖黎君将B-Box融入到段子中,周樹皓嘴里不时冒出时“嘿嘿嘿”、“去污粉”等流行词汇,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而陈亮和方淼云搭档,一捧一逗,陈亮擅长口技,将模仿明星融入到相声表演包袱里……这些年轻演员如今已经在天乐社的表演中挑大梁,这让传统的相声艺术更加符合时下年轻人的口味。

一位女观众走进素菜馆,对坐在台下的待场的周樹皓说:“你今天上台吗?我特意来看你的!”身旁的师兄弟们起哄,周樹皓摸了摸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连说:“受宠若惊、受宠若惊。”




相声表演的魅力在现场 一位“欢乐喜剧人”


“大家应该都看过相声,但看活人演出相声应该是第一次吧?”

天乐社每晚两个小时的演出,四个节目轮番上演,徐永刚的相声总在最后一个,这句话是他常挂在嘴边的。

“相声表演的魅力在于现场”,徐永刚说:“在媒体上听相声,和现场听感觉肯定不一样”。

的确,连续两晚坐在台下欣赏演出,发现相声演员和台下观众互动产生的包袱不一样。在武汉工人文化宫演出时,徐永刚和徒弟钟豪正在台上一捧一逗,突然台下闯进来一条小狗,徐永刚话锋一转,指着那狗对着钟豪:“你不走是吧,你跟着它走。”全场观众大笑。

有意思的是,现场来看演出的也是年轻人居多,而且第一次来“看稀奇”的也较多。

4月8日,在武汉工人文化宫二楼,大约可以容纳八十多人的场子坐了一半。天乐社进入武汉工人文化宫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有观众来给徐永刚递烟,一看就是老熟人;但现场多数是新面孔,有些是经人介绍的,有人是从网上看到的消息。

4月9日,武汉长春观素菜馆的演出场地稍微大一些,天乐社在这里演出两年多了,来的观众也多一些,陆陆续续把中间的场子坐满了。在门口负责售票的老李说:“每次来得差不多是新人。”

在某知名点评网站上,天乐社还推出了团购票,累积的购买数量很多,网友的评价也不错,这不知不觉也成了天乐社一个重要的宣传窗口。现场,一位女观众是戏剧爱好者,特意从网上找过来的。“我就喜欢在现场听相声的感觉,一定要坐在前排!”

徐永刚甚至还开了天乐社的微博,都是他自己在运营。“不过我平时没有好好管。”他笑着说,“我每天都上网,刷微博、玩微信,有什么新鲜好玩的段子说不定上台就用上了。”

不用演出时,他喜欢做手工,也爱摆弄摩托车。直到现在,他仍保持着旺盛的创作精力。有时候写相声剧本没有灵感,他就会去家附近的大学校园逛一圈。

“相声演员自己心里不高兴,怎么让观众高兴呢?”徐永刚是一位实在的“欢乐喜剧人”,正如“天乐社”名字的寓意一样,把喜怒哀乐四个字里丢了仨,单留下一个乐。这份快乐,留给了相声演员自己,也留给了观众。


腾讯大楚网梦想+栏目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期主笔丨杨霞

采写丨实习生 吴可心

你愿意买票去现场听相声吗?

你愿意买票去现场听相声吗?
0
愿意
0
不愿意
0
看情况

热评

 

如果你也有精彩梦想想和我们分享,请留下你id联系方式

关于腾讯·大楚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楚律师 | 人才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有害短信息举报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4]0633-233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5-83767606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深圳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诚信网站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工商网监
电子标识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