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2 第180期
责编:胡雪

大禹老婆,敢露就要经得起“摸”

武汉汉阳江滩,“大禹治水之九尾狐说亲”青铜雕塑中的大禹妻子的“乳房”被人摸得蹭光发亮,连雕塑底座和九尾狐的背部也被踩得蹭光发亮。有人在网上发帖称“这么多人摸我这儿,羞死人了!”网友热议,“唯美的雕像被摸成这样,还请各位市民们手下留情。”

最近,武汉的雕塑们有点烦躁。

先是“大禹治水之九尾狐说亲”青铜雕塑中的大禹妻子的“乳房”,被往来游客的“咸猪手”摸得蹭光发亮,甚至有人分析,成人站在铜座上,手臂扬起正好摸到这一关键部位,完全没有考虑大禹同志的感受。

接着,洪山广场的浮雕也被质疑,为何锈迹斑斑,如此不美。即便主创人表示这是有意设计,为了体现楚文化的神秘,但是游客显然不买账,觉得“或许太前卫,理解不了。”

雕塑被“袭胸”的尴尬,再次戳中了文明痛感

陡然一看到这两条新闻时,许多人或许都会精神一凛,准备摩拳擦掌,对国人早已千疮百孔的文明素质,再戳上几刀。

大禹妻子并非第一个遭此“毒手”的女性雕塑。新疆吐鲁番火焰山风景区的铁扇公主雕像,同样惨遭“袭胸”,甚至被摸得发亮变色,让人不忍直视。陕西华清池的杨贵妃雕塑旁,也常常看到满脸JIAN笑的男游客对其“上下其手”,此情此景,若让唐明皇知道,情何以堪。

城市里的雕塑能不能摸,如果没有特别提示和要求,当然是可以的。但是老摸一些“敏感部位”,也的确是有些恶趣味,让人觉得十分尴尬,雕塑上留下的累累“伤痕”,也再次坐实了国人“素质差,不文明”的坏名声。

汉口江滩,世界网球巨星李娜雕塑,网球拍被人生生掰断夺走。

别忙着指责中国游客,歪果仁“袭胸”也是常事

但是,这一次,我们还真不能拿“中国国情”说事,因为对雕塑“袭胸”这件事,其实是“与国际接轨”的。

城市雕塑,本来就是个“半舶来品”,早在我们习惯与各种雕塑共处之前,外国人民已经“摸”得不亦乐乎了。最经典的,当属意大利维罗纳“茱丽叶故居”里的茱丽叶铜像,由于传说抚摸这座铜像的右胸会带来美好的爱情,于是无数热恋中的爱侣从世界各地前来,将“茱丽叶”的右胸摸的油光锃亮。

最养眼的,则是美国拉斯维加斯维罗纳大酒店门口的“艳舞女郎”群像,雕像根据一部叫做“疯狂女孩”的性感歌舞秀创作而成,7名艳舞女郎的背影站成一排,手臂两两交叉,臀部翘起,仿佛正在热舞。当然,这7位女孩的臀部也被摸得够呛,为了合理地摸臀,当地甚至还流传着,摸一摸女郎屁股,就是钱包鼓鼓的传(GUI)说(HUA)。

最体现男女平等的,非美国纽约的贝克汉姆裸身系列雕像莫属。小贝为了配合所代言内衣的广告宣传,实在是牺牲很大,常常被女粉丝肆无忌惮地摸“私处”,这种羞羞的举动,居然让世界各地的女性趋之若鹜,乐此不疲。

美国街头的贝克汉姆裸身系列雕像。

可见,食色性也,对雕塑不求甚解,爱摸“敏感部位”是全世界男女老少游客的通病,苛责中国游客,甚至只对武汉游客呼吁文明,实在是有点不太公平啊!

城市雕塑何必孤芳自赏,有人来“摸”没啥不好

之所以举出上述的例子,并不是要帮“咸猪手”们说好话,只是为了说明一个简单而深刻的道理:文明是无法束缚人性的,再多的呼吁也抵挡不了好奇心和本能,大禹妻子被“摸”固然是有些“不雅”,但也好过一些城市雕塑让人摸不着头脑,找不着北。

过去,中国许多城市雕塑都是板着脸孔,高高在上,充满教化意味,而忽略了群众的审美体验。然而,经过十几年的野蛮生长,“城雕运动”又逐渐走向了浮躁随意,千人一面的极端。而事实上,如何将艺术性和公共性结合,才是城市雕塑最应探索的道路。

中国雕塑院院长吴为山曾经表示,城市雕塑作为公共艺术作品,保持艺术特质与贴近群众并不矛盾,关键是找到最佳的结合点。他曾用十六个字概括对城市雕塑的理解:一目了然,回味无穷,雅俗共赏,喜闻乐见。仔细想想,大禹及其老婆还真是完全符合啊!

其实,也不要小看的群众的审美,网络不是经常曝光评选“最丑城雕”么,看看那些引起争议的作品就知道,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像18米高“飞天”,小猪袒胸耍流氓,“大背头佛像”这样“可怕”的东西,是没有人愿意多看一眼的,更别说去摸了。

城市终究是要以人为本,人们对艺术更宽容,艺术对人也应该更亲切,洪山广场既然敢“锈脸示人”,不妨也就大大方方的“锈”下去,最好在旁边竖个牌子,说明一下你为何锈得如此理直气壮。而大禹也只能委屈一点,既然你老婆敢露,就要经得起“摸”,对吧?!

你认为雕像私处被摸是否代表着文明倒退?
0
是的
0
不一定
0
根本不能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