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6 第205期
责编:胡雪

取消道路停车费只能算半件好事

挂个小布袋,蹬个自行车,见到有车靠边,立马风驰电掣赶到司机身边,“来吃饭的?先交10块。”“马上走?把3块算了!”10月1日后,武汉路边这样的场景,暂时成为了历史——武汉多部门发文,取消了城市道路停车行政事业性收费,新的停车管理办法正在研究中。

路边停车不交钱,确实帮车主节省了一笔不小的开支,算是一件好事。但仅仅是停止收费,这件好事还没有做完,钱袋子守住了,车位却守不住了!

“挪车位”不玩了,江城进入“抢车位”大战

停车免费后,有网友曾戏称,虽然此举终结了“挪车位”的烦恼,却让武汉进入了“抢车位”模式。

以前,在武汉路边停车,因为按时收费,很多车主不会在一个车位上久停,办完事就会把车开走;或者晚间占道停车,一大清早也会把车“挪个位置”。

铁打的车位流水的车,这样总能有车位空出来,算是保持了动态平衡。

但停车免费后,不少媒体都报道,因为“妈妈再也不担心停车费太贵了”,所以不少车从收费的小区、商场和写字楼的停车场移师路边,很多车主“停自己的车,让别人没位子可停”,一停就是一天的节奏,让真正急用的车主叫苦不迭。

车位的流动性变差了,加剧了供不应求的矛盾,于是各种奇葩抢车位的方法应运而生。废旧轮胎、铁皮盒子、路障装置,都成了占车位的利器;餐馆大爷、店铺小二、大楼保安,也都加入了占位大军;做广告的“僵尸车”、长期无人管顾的废弃车,更是理直气壮地趴窝路边。难怪有不少市民吐槽:路边停车不收钱了,但车更难停了。

宜昌市物价局也发出通知,10月1日起将取消城市道路停车费。

一边取消收费,一边减少车位,实在让人看不懂

路边停车免费之后,不少车主发现,不少曾经是划线停车位的地方,现在却悄然变成了道路,过去缴费可以停车的地方,一下子有了违规的风险。

的确,武汉的路边停车位越来越少了。近几年来,武汉市的机动车数量,从80万辆猛增到200万辆,而据媒体披露的数字,武汉陆续撤销了主次干道的停车位,从最多时候的5.8万个,减少到现在的3万个左右。

尽管交管部门表示,取消主干道路面停车位与取消停车收费没有关系,而是保持道路通行功能的必然之举。但是,在车辆猛增的情况下减少车位,此消彼长,必然加剧道路停车矛盾;同时,因为取消停车位,又无人引导停车,主次干道哪里可以停车,哪里不能停,界线模糊,也容易让车主吃罚单,而且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一边要参与全城总动员的“抢车位”大战,一边还要防着交警叔叔在车窗上“温柔一贴”,武汉道路停车免费,本该喜大普奔的消息,怎么就有了悲催的意味呢?

合理增加停车位,才能真正为城市减负

免除道路停车行政事业性收费,当然是为企业和个人减负之举,但经济杠杆真的能撬动“停车难”这块大石头吗?

此前,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管理部门也试图运用经济杠杆来解决道路停车难题,比如用提高停车费的办法来加强车位的流动性,但收效并不明显。可见,收,或者不收,难题还在那里,作为大城市病的症状之一,滚滚车流,需要多元化的管理措施进行疏导。

从硬件上看,随着城市道路的不断增加,具备条件的路段,应该合理增加停车位;科技成果应该不断运用到城市管理中,诸如立体停车位的设计、设置,应该更具人性化,更便于车辆的停放;同时,大型停车场等配套设施,需要科学、合理地调配,为道路停车减负。

更重要的则是在管理水平上,要加强停车引导,促使车位不过长时间被占用,车位资源不至于成为个别车主的“私人财产”,新的管理方式亟待探索、实践。

在道路停车免费政策宣布之初,就有车主将信将疑:不会是从公家收费改成私人收费,来个变本加厉吧?现在不少人更担忧:虽然钱不收了,但车位难抢,是否属于违停也不明晰,这车更不敢停、不好停了。所以,停车免费,目前或许勉强只能算半件好事,而另外半件,才是让利于民的关键所在。

你如何看待城市停收道路停车费?
0
利大于弊
0
弊大于利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