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30 第210期
责编:胡雪

“保安刺业主”不是小区家务事

在武汉某小区车辆出口处,一名小区保安与28岁的男性业主发生争执,随后保安连捅业主7刀,而争执的原因,仅仅是为了几十元的停车费。这样的流血惨案,不该发生在本应安宁祥和的生活小区里。

但在城市的许多小区,业主和物业人员的冲突,几乎时时在上演。日常矛盾,积累出如此极端的案例,更值得我们警醒和反思。

物业与业主矛盾频出,轻则言语冲突,重则打砸围攻

今年10月底,南宁曝光了一批问题物业,对8个小区的物业公司进行了问题通报,其中包括擅自提高收费标准、保安殴打业主、私拆业主水表、多收门禁卡费用等问题。

今年9月,西安某小区,在收房过程中,因为言语不和,前来收房的业主被物业员工打伤。

今年7月,无锡一个小区中,为了更换带盖子的垃圾桶,业主和物业公司发生争执,从情绪激动演变为肢体冲突。但是,在更换垃圾桶一事的背后,还有着一笔“不交物业费”的“前仇旧怨”。

鸡毛蒜皮,日常琐事,各种各样的不对付,加剧着业主和物业之间的矛盾。交不交物业费、买不买停车位,甚至炒不炒掉物业公司,还有小区设施、卫生环境、门禁管理等等,无不成为点燃炸药桶的导火索。轻则发生口角、肢体冲突,重则酿成血案、引发打砸围攻。

这其实是件很奇怪的事,业主买房,是为了安居乐业,肯定不愿意看到自己家里动辄上演“全武行”;而物业公司出卖的是服务,为何要与自己的衣食父母为敌,这其中,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市场混乱无序,服务缺乏标准,是业主与物业矛盾的根源

建国之后,最早的物业公司,是上世纪80年代初在深圳出现的。真正在全国各大城市普及,也不过是近十来年的事情,行业很不成熟,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有些物业公司位置摆不正,没有把自己看成服务者,而是摆着管理者的架子,随意规划小区各项设施、乱收费、门禁管理混乱,无所忌惮。业主的用户体验很差,又没途径改变,只好用拒交物业费、停车费,甚至水电费等方式表达抗议,导致物业公司收益不足,服务水平更低,形成了恶性循环。

再者,多数物业公司的专业化程度不高,经验匮乏,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又缺乏必要的职前培训。甚至为了“对付”业主,专门找“厉害”的安保人员,以维护自己的利益。

第三,有些物业公司的收费、服务缺少依据和标准,渐渐失去了业主的信任。对每个业主来说,一年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物业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这些钱究竟用在了哪里?大多不得而知。比如当下争议很大的蓝牙卡收费,车位的租售冲突,绿化中的大树变小树、草坪变秃地等,种种不如意,却没人给说法,社会愿意不明不白地埋单呢?

另一方面,在小区的建设和管理上,业主也有不用力,不尽责指出。许多小区里,业主们一盘散沙,各扫门前雪。有人长期不交物业费,故意与物业针锋相对,消耗公共资源;有人恶炒双方矛盾,希望从中渔利;有人主动引发暴力事件——业主打物业的情况,也并不罕见。

武汉一小区业主要求保安开门,保安发牢骚眼部被打骨折。

小区的事不是家务事,多部门联合监管必须有

早在2003年,我国出台《物业管理条例》,就提出了“业主大会”概念,以及其执行机构“业主委员会”。2007年,《物权法》从法律高度确立了业主组织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的法律地位。但由于法条不清晰,且缺乏强制性,一晃十几年过去,依然有很多新小区、老小区没有业委会。即便成立业委会的小区,其内部也时常内斗,不团结。这就给物业权力膨胀、服务下降留出了空间。

今年初,国家发改委放开了非保障房物业收费和停车费,一度导致有些小区出现天价停车费,可见管理缺位会对不成熟的服务行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激发多少不必要的矛盾。哪怕是一个路边的小餐饮店,都有工商、税务、城管、消防等众多监管部门履责,动辄上千户上万人的小区,怎么能放任自流呢?

小区的事不是简单的家务事,小纠纷,如果处理不当,后果就会很严重。社区居委会、街道办事处、城管,甚至更多管理机构和部门,应当形成多层次、多方位的社区管理模式,推进业委会的成立和壮大,帮助物业和业主理顺关系、协调矛盾,让小区管理走上现代、成熟、科学的轨道。

唯有依靠业主监督,让物业公司的收益与其管理水平挂钩,才能推行物业的市场化,促使市场良性循环,才能防止发生“保安刺业主”这样的极端事件,维护业主的合法权益,让大家都得以安居乐业。

制衡物业公司,当然要靠业委会。但是,在业委会还未能遍地开花,并成长到可以和物业、开发商平等对话的情况下,相关部门还是应该拿好马鞭,时不时还要收紧缰绳,不能让小区管理成了“脱缰的野马”。落实到现实中,不妨及时听取业主投诉意见,对小区物业的不合理,不合法之举,做出一定的处罚和规范,从而在尊重市场的前提下,维护和谐的居住环境,保护消费者权益。

你认为如何解决业主和物业的矛盾最有效?
0
相关立法
0
放权业委会
0
文明宣传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