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
2015-12-14 第212期
责编:胡雪

充气娃娃能暖老人的心窝吗?

上周,一则颇具“眼球度”的新闻,引来众多网友的关注:70多岁的李爹爹(化姓)轻信网上小广告,网购了一款充气娃娃,收到货的那一刻,他气坏了:货物跟网上的图片严重不符,而且还漏气。李爹爹打电话投诉,还招来商家辱骂。

这很像是茶余饭后的一个谈资,一条段子,讲来有些促狭,有些尴尬.但仔细想来,一则哄骗欺诈的网络广告,一个质量低劣的充气娃娃,一个不知所措的七旬老人,这画面中的孤寂之感,足够世俗荒诞,更令人同情和唏嘘。

别把老人买充气娃娃,视为禁忌和羞耻的丑闻

很多人会关注这条新闻,恐怕都是先看到了“充气娃娃”这四个字,作为仿真成人用品,它天然地容易让人联想到云雨之事,带有很强的性意味,在网络上极具话题吸引力。

与此同时,多数人的内心,都横亘着一种坚固的观念:“人过中年对性还有渴望是让人反感的”。虽然我们从不曾大声说出,但从小就作为祖辈被尊敬和依赖的老人,联想他们的性需求,的确是人类所共有的心理障碍。所以,当充气娃娃和七旬老人同时出现在一个新闻标题里,才会形成如此打眼的反差。

然而,虽然基于社会舆论,环境,道德约束等种种因素,人们普遍将性视为隐私的,不宜公开谈论的事情,但我们必须承认,性是人类自身繁衍生存的本能,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影响着生活质量,情绪。即便是老人,为了满足需求,派遣寂寞去购买成人用品,也没有什么可指责、可嘲笑的。反而是那些在网上设局下套的骗子公司,连老人的钱都骗,着实可恶。

更何况,我觉得这位李爹爹,并未有那么多不可为人道的心思,否则,他也不会气呼呼地找记者诉苦,还将他购买的娃娃,大方地展示给别人看。不论世俗眼光为何,在他看来,他或许不过就是想买个看上去像真人的娃娃,陪陪自己罢了。

先解开道德捆绑,正视现实需求,不将这件事看成猥琐难言的丑闻,才能正视新闻当事人于行为中传达的情感诉求。

人到晚年,无人作伴,是种无处可话的日常凄凉

其实,买个充气娃娃作伴的荒唐事,不是只有李爹爹一个人做过。12月初,有媒体报道,西安一位七旬老人李师傅,老伴因病去世,子女不在身边,去年别人给他介绍过一个老伴,但他提出发生性关系的时候,对方说:“这么大年龄还想这事,老不正经”。他想来想去,还是算了,就买了个充气娃娃,不仅解决了生理方面的需求,同时也陪伴他左右,陪他一起吃、陪他一起喝、陪他一起坐着,看窗外的世界。

李师傅对采访他的记者说:“像我这样的年纪,一年也用不了几次,大部分时间都是把气放掉藏起来,有时也会充上气,只看不用,用“她”来解闷。“一个不会说话,不能交流,外形也颇为简陋的充气娃娃,居然成为老人唯一的生活伴侣,想来,是件特别沉重的事。

西安60多岁的退休教师张先生,遭遇的是另一种尴尬。妻子50岁后,对性基本没有要求,而他还是比较强烈的,两人为此多次发生争论。今年6月,老伴在与他商量未果的情况下,偷偷给他买了一个充气娃娃,让他自行解决。这让他感到哭笑不得,每次用过后,他就感到后悔,但有时耐不住寂寞,还是会继续用,接着又后悔,情绪十分反复。

老人买充气娃娃,或许是稀奇的个例,但这样极端的无奈之举,却十分尖锐和真实地表现出,部分老人即便在物质上不缺乏,精神上却依然空虚,他们对关爱、共鸣和陪伴的渴望,甚至超出了对世俗眼光的忌惮,可见这孤独有多么深重,多么难熬。

更可怕的是,这种孤独感深入日常生活,风刀霜剑,天长日久,虽没有肉眼可见的伤口,却如同钝刀割肉,一下下令人心悸。

轻信网上小广告,武汉一70多岁的李爹爹(化姓)网购了一款充气娃娃,收到货的那一刻,他气坏了

老有所养,不能止于有吃有水,精神关照不可或缺

今年5月13日,国家卫计委发布了《中国家庭发展报告》,报告显示,“空巢”老人已占老年人总数的一半,其中,独居老人占老年人总数的近10%,仅与配偶居住的老人占老年人总的41.9%。

少年夫妻老来伴,能互相做伴的老人,还算是幸福的。对于那些因各种原因无人陪伴的老人而言,除了衣食住行、疾病看护等显见的现实困扰,容易被忽视的心理寂寞,也侵蚀着老人们的晚年幸福感。举目看看周围的生活,大多数空巢老人,都是依靠单调而坚固的生活规律,打发着缓慢空白的时间,老太太还可以跳个广场舞,老爷子大多只能串门聊天,有角儿可以下棋打牌的,都算得上幸福了。再谈精神和性满足,或许真的有点奢侈。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曾做过一项调查,8761名受访者中,九成以上都认为,老年人容易上当,针对老年人的骗局太多。其实,这就是骗子们看准了老年人不差钱,却缺乏社会交流,缺乏关心和沟通的心理。有时候,一些老年人甚至为有人陪他们聊会天,听他们说说话,被骗也心甘情愿,想来令人心酸。

由于当下的社会保障制度相当不完善,眼下,解决“老有所养”的问题,更多只能着眼于养老金发放,基础设施建设,医疗保障等基本层面。再谈及陪伴、交流和关爱,似乎有些虚无缥缈,纵然“常回家看看”写入法律,是有意识地在引导子女回归家庭,关心老年人精神状况,但囿于“赚钱养家”和“在家行孝”难两全的现实,只是在一些“弃养”的极端个例上发挥作用,很难扭转社会的普遍状况。

所以,推行公共养老机构的建设,增加适合老年人的休闲娱乐设施,提倡社区内的互助养老,鼓励他们结对帮扶,形成兴趣社团等,或许是当下缓解老年孤独,较为可行的方式。不管怎样,有个真人唠唠嗑,总比跟“假人”朝夕相对要好吧。

七旬老人,只能买个充气娃娃暖被窝,他没有什么好感到羞耻的。应该感到羞愧的,是是让老人不得不如此孤独的社会现状。这其中因由太多,经济发展不均衡,社会保障不完善,道德风气不淳朴等等,但说这些也并没有什么用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多给家里打打电话,陪爸妈聊会天,别让他们觉得自己太孤单吧…

你对老人网购充气娃娃的行为可以理解吗?
0
可以
0
理解无能
0
搞不清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