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非命勿改)_腾讯大楚网_腾讯网
047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记者手记

隐者,忍者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楚网及作者授权)

   杨小婷把我带到她在昙华林的办公室,点了两碗广式香肠煲仔饭,边吃边聊。

  这原本是她的研究室,摆满了个人作品。如今她已经搬离,墙上只剩下一幅《昭君出塞》的汉绣作品,因此显得空空荡荡。办公室的门窗平日一直打开,由旁边咖啡馆的员工负责打扫。窗外绿树成荫,鸟鸣不断。

  “现在的生活状态我很享受。”杨小婷说,“专心创作,开枝散叶。我偶尔还来这间办公室,因为这里挺安静,当然,煲仔饭也很好吃。”

  2011年,杨小婷高调入驻昙华林,绣坊一间间创立。汉绣,这一原本快被遗忘的湖北艺术,以一种别样的姿态重回人们眼前。杨小婷说这种感觉很好,她找到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共同畅聊汉绣,研究针法。当然,在昙华林的绣坊也跟经济挂钩,作为展示窗口的同时,也得维持生计。杨小婷的徒弟们在这里又招收了很多新的刺绣爱好者,这种滚雪球的方式,原本是复兴汉绣很好的方式。

  与此同时,杨小婷还对外宣传汉绣,在全国工艺美术界有了相当的影响力。她只有35岁,在这个行当里是绝对的年轻人,然而她看似娇小的身体里有着湖北人的那股子霸气——打天下的霸气。

  “2013年开始,情况都变了。”杨小婷眉头一紧,“有人来昙华林的绣坊闹事,有人在网上写帖子,有人在报纸上挑拨我和任本荣先生(汉绣大师,86岁,在非遗名录中,他是汉绣的代表人物)的矛盾。几乎我说一句,就会有反面的声音出现。开始媒体炒作得火热,但久而久之,别人就觉得没有意思。一些关系好的媒体朋友跟我说,‘汉绣太乱了,这市场已经不纯了’。”

  “所以我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讲座、不搞活动、不公开露面,甚至不看外界任何报道。”在我们采访杨小婷前几天,《文谷网》刚刚报道了湖北发布《汉绣地方标准》的消息,“我不知道出了这个《标准》,我已经把自己封闭起来了,这样才能让我心平静气地创作。”

  杨小婷说在2013年,她有些心灰意冷,因为汉绣的内斗,让自己之前在全国范围内的努力化为泡影。她说,汉绣的针法、风格在各种史料和文献中都有记载,因为昙华林涉及到一些商业元素,会让汉绣有些许走样,有人就抓着这点不放,攻击昙华林绣坊、攻击她本人。

  “我觉得没意思。”杨小婷说,“我跟身边的人以及我的徒弟们都说,任何人来挑事,不做声、不回击,忍住。忍不住我们就搬出去,谁都不许跟别人起冲突。我身边的人都有情绪,觉得我在示弱,觉得我这样就是怕了他们。市里面的领导也找我要解释,我什么都不回答,因为时候未到。”

  时候未到?是的,在杨小婷心中,她有着更远的规划,她希望让这个市场通过时间来进行“中和效应”,不要闹得鸡犬不宁,否则市场乱了,再想理顺就难了。别人也不会有心思看汉绣自己斗来斗去,到最后这就成了一烂摊子,那个时候才是汉绣的灾难。

  “汉绣只有风格不同,没有派别之说。”放下筷子,杨小婷端起茶杯,“汉绣也不应该只是历史某一个时期的那种风格,艺术都是随着时代发展而进步的,比如音乐、电影、服饰,而我的汉绣,绝不会停滞不前、进入坟墓。”

   腾讯大楚网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主创人员

关于腾讯·大楚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楚律师 | 人才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有害短信息举报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4]0633-233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5-83767606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深圳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诚信网站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工商网监
电子标识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