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期:

被恶魔猥亵过的红

无人买单的伤痛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楚网及作者授权)

“有关方面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将姜某抓获。”6月初,有媒体在报道这起猥亵案时,用了这样通稿式的字句。
在向桥乡采访拍摄两天后才发现,事件带来的伤痛,远没有散去。
孩子们才上小学一年级,不懂猥亵是怎么回事,她们是否会在今后背负心理负担,还是未知数。
但事件给她们的身体带来的伤害早已显现,并且很有可能,还将持续很久。
家长们说,姜某把受害的女孩叫到讲台前或者抱在怀里,用手伸进她们的下体抠、摸、捏。其中一个女孩的处女膜甚至都被抠破了。
在乱头苍蝇似的带着孩子们看病的过程中,有医生叹气,才8岁的孩子下体出现炎症,很有可能将来会不育。
玲玲(化名)的父亲说,农村的女孩,如果将来无法生育,那该怎么活下去?
老人桂花(化名)的孙女也是受害者,事发已经3个月,她一直没让在外打工的儿子儿媳知道。她说,若孩子的父母得知事实,肯定会受不了。
志刚(化名)的两个女儿都是受害者。听说两个女儿的遭遇,在福建打工的他匆忙赶回,拿起刀要砍当时还未被捕的的姜某,被其他家长拦住。
当时,玲玲的父亲还劝志刚:你要相信法律,相信有关部门。
向桥乡教育组负责人称,已经向受害的6个家庭发放了共计5000元的慰问金,但我见到的几位家长,都说一分钱也没看到。
一位闻讯赶来的村民说,2011年,自己的女儿在杨笼小学就读时,就曾遭到当时还在杨笼小学任教的姜某猥亵。
这位村民还说,姜某在杨笼小学就多次猥亵女孩,但是教育部门并未及时将其撤职,只是把他调到离他家较近的大元小学,安排他只带一年级。“因为一年级的女孩子还没怎么发育,不容易让姜某起歹念。”
3月15日,姜某的猥亵行为被家长告发,直到5月中旬,当地的公安部门才将他拘捕。
4月18日,姜某悄然从家里消失。在这之前,他一直能在村里自由行动,还时常向别人抱怨“自己运气不好”。
3个月以来,玲玲的父亲为把女儿的事解决,跑了近10次医院,数次前往乡教育组、县教育局、派出所问询,却只得到“以后再说”、“不知道”等类似的答复。
从最初对“有关部门”的期望,到之后的屡屡碰壁,玲玲的父亲开始明白,8个女孩的伤痛,其实只有孩子们和她们的家庭在承担。(文中人物系化名)【查看全文】

马路遥

+ 收听

丁楚风

+ 收听

李致远

+ 收听
分享到:
出品:腾讯·大楚网 新闻中心  总监制:王昱晔  监制:王孝武 程微 吴谦  策划:兰天  图:马路遥  文:沈宇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