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期:

无人埋单的“临时工”

如此态度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楚网及作者授权)

一个兢兢业业的村委会干部,在因公受伤后,为何难从主管部门那里讨到应有的工伤赔偿?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前往监利一探究竟。
刘春香家里的抽屉里,放满了她所获得的荣誉证件:先进个人、优秀计生专干、优秀共产党员……刘春香做妇女主任的十余年里,每年都会凭工作认真,得到村里、镇里的褒奖。
在网市镇的小饭馆吃饭,饭馆老板王师傅听到我们在讨论刘春香,主动凑过来说:“刘主任是个大好人啊!以前她做医生,我儿子是她接生的;后来他做妇女主任,我儿媳也是她领着去县里做的产检。”
真是好人没好报啊!王师傅感叹。
而网市镇政府政法委员吴浩似乎不这么认为:
吴浩:你们不要越级,去找村里,她是村里的人!我来打个比方,你说,小孩子在学校出了事是找老师还是校长?
记者:事不大找班主任,出了人命的事儿肯定得找校长。
吴浩:是的,但她(刘春香)不是还没死么!
镇政府的态度让人寒心,刘春香的遭遇也并不是个例。
据2009年的数据,整个中国的行政村的数量大约为30万,按照每村有3个村委会干部来计算,中国的村委会干部数量大约有90万。
按照2010年修订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委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
也就是说,这90万村委会干部与村集体、村政府之间既非劳动关系,又非个体雇佣关系。
“刘春香的工伤是即成事实,但在法律层面上并不好要求赔偿,如果镇政府、县计生局等主管部门漠不关心,就很难办。”一位律师说。
在基层保障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如若因公受伤,会被组织“合理”但又无情地按照“临时工”来处理,这是刘春香的悲情结局,也是全国90万村委会干部都要担心的问题。
【查看全文】

马路遥

+ 收听

丁楚风

+ 收听
分享到:
出品:腾讯·大楚网 新闻中心  总监制:王昱晔  监制:王孝武 程微 吴谦  策划:兰天  图:马路遥  文:沈宇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