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7 第159期
责编:陈宇昕

“性敲诈”官员成低风险生财之道?

对官员实行性勒索的案件,似乎总是在钱、权、色的交锋之中,透露着“不可与人言”的隐秘味道。在这个小偷都专挑政府办公楼下手的时代,“性敲诈”官员这一犯罪之举,真的成了低风险,高回报的“生财之道”?

2010年,包括湖北女子姜春艳在内的6人团伙,实行色诱,拍下性爱视频,欲勒索湖南常宁市劳动局局长。局长报案后,其中3名犯罪分子被判缓刑。时隔3年,这起“性敲诈”案牵出“案中案”:不仅另外7名官员被牵出,更曝出当年办案警察曾利用性爱视频对官员索贿,官员行贿后视频被销毁。

近日,这起涉及8名湖南官员的“性敲诈”案重启调查。

从全国闻名的“赵红霞献身扳倒雷政富”,到眼前这桩“‘仙人跳’连环讹诈八小官”,对官员实行性勒索的案件,似乎总是在钱、权、色的交锋之中,透露着“不可与人言”的隐秘味道。难道,在这个小偷都专挑政府办公楼下手的时代,“性敲诈”官员这一犯罪之举,真的成了低风险,高回报的“生财之道”?

有问题要诈,没有问题,创造问题也要诈

六个无业人员,一个草台班子,骗到八名官员,三人被判缓刑,三人啥事没有,“黄金搭档” 重组,继续敲诈事业。如此奇案,实在滑稽。

更滑稽的,还有2011年的“昆明市发改委官员艳照门”,多人纠缠的刺激画面,惹人注目的单位前缀,使艳照一流出立刻疯传。事发后,昆明市发改委态度摇摆,十分纠结,最终,警方调查结果是:涉案官员成建军被4名犯罪嫌疑人色情勾引,聚众淫乱,并被拍摄成视频进行要挟。成建军既是敲诈勒索案件受害者,也是聚众淫乱参与者。

已经很荒谬了吧,还有更荒谬的。类似上述两案,诈骗者好歹还费心设局,出卖色相。其实,“性敲诈”官员的骗子中,“空手套白狼”的大有人在。

南充市顺庆区一男子张某,靠PS合成的淫秽、参赌照片,冒用纪委、“纪检监察厅”、“电视台”等单位的名义,向四川、湖北、山西等地共计50余名领导干部寄送敲诈信,索取钱财共计210余万元,其中有两名受害人支付了20万元。

2012年,湖南娄底双峰县80后农民李某,亦利用PS合成艳照,给200多名官员寄出敲诈信。为了收款,他买了34个二代身份证,开了23张银行卡。其敲诈金额为947万余元,其中既遂45.3万元,未遂480余万元。

李某所在的双峰县,被称为“PS艳照之乡”,几乎人人深谙此道,不少人靠“诈官”“诈富”发家致富。仅2012年严打期间,双峰县便破获此类案件12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7人。

可见,在“性敲诈”官员的路上,骗子们出尽百宝,甚至立志做大做强,有作风问题要敲诈,没有作风问题的,创造作风问题也要敲诈。难怪有网友调侃着发问:敢问PS技术哪家强?

图为:湖南版“雷政富”案牵出的6名衡阳官员。

“性敲诈”盯上官员,还是因为部分官员“自身不硬”

无论是扮演曾相识,相约上宾馆,还是合成不雅照,扬言有把柄,都是十分拙劣、简单的骗局,为何能让久经历练的官员轻易上钩,爽快掏钱?

一来,部分官员本来就“自身不硬”,作风不检点,所以才“半夜敲门心慌慌”;

2013年1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发布的《官员形象危机2012报告》中显示,被查处的贪官中,95%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

今年6月,中纪委罕见地使用“通奸”一词通报官员违纪,引发民间解读,甚至有媒体用图解的方式,将官员违纪提法中的“道德败坏”、“生活腐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一一解释,令人脑洞大开。

色情腐败成为贪官流行病,也让民众对官员作风问题格外关注,特别敏感。犯罪分子正是看准了某些贪官“又爱玩又怕出事”的心理,才如此肆无忌惮。

二来,中国官场好面子,不管事情真假,一旦传出,都可能影响仕途,不如花钱消灾。

从目前案例来看,犯罪分子偏好选择市、县、局级基层官员,作为敲诈对象,成功率比较高,不容易失手。

究其原因,是因为这部分官员都处于发展期,很在乎自己在上级领导心目中的形象,艳照也好,把柄也罢,在当前舆论环境下,一旦被披露上网,不管是否查有实据,民众都会“宁可信其有”,如此一来,形象和前途就泡了汤。而且,如果其身不正,还可能牵连出其他事端,所以,选择低调处理,虽然不一定说明当事官员“心里有鬼”,至少也说明当前官场弊病药不能停,反腐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图为:性爱视频拍摄酒店。

反腐不能全靠歪打正着,但“性敲诈”敲出的腐败线索应严查

常宁“性敲诈”官员案得以重查,是因为衡阳市纪委发现了办案过程中的腐败“猫腻”——被敲诈的官员打声“招呼”,警方竟然销毁了作为重要证据的“不雅视频”,这种私相授受,掩埋真相的行为,凸显了“涉官”案件中,权力对司法的无耻干涉。

“性敲诈”之类的案件,特别容易引发围观,也特别容易牵出腐败线索,所以,在查办此类案件是,纪检监察部门应与警方同时介入,顺藤摸瓜,对暴露出的腐败线索严查到底,也防止查案中出现“二次腐败”的现象。

查出确有“生活作风问题”的,虽不至违法犯罪,却也应按党纪严处。而那些“花钱消灾”的,如果所花钱财超出其正常收入范围,就得好好查查,钱是从哪里来的。唯有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严肃纠查到底,才能有效打击腐败,肃清官场,让清者敢于自清,浊者无所遁形。

但是,以非正义手段,歪打正着地实现反腐目的,并不是法治社会所应该倡导的。“性敲诈”是实实在在的犯罪,亦必须严厉依法打击。这不仅仅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更是为了保护更多人,免于受到诈骗分子的侵扰。

图为:“赵红霞献身扳倒雷政富”曾全国闻名。

话说回来,如果反腐倡廉工作持续深入,社会风气得以净化,官员形象不再那么糟糕透顶,民众能更加信任法律权威,无中生有的“性敲诈”,自然也会失去其生存土壤。

你认为,以下的哪种反腐方式最有效?
0
情妇举报
0
性敲诈
0
法律途径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