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3 第135期
责编:丁楚风

农村教师募集善款800万元 圆2000个孩子读书梦

热泪、唏嘘……昨日的洪山礼堂,回荡着掌声,充溢着真情。“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中国梦”首场报告会,主讲人都是寻常百姓。他们都来自平凡岗位,如同你我。但他们的身上,却闪耀着价值的光芒、人性的光芒。他们的故事,让人感动、感悟。

刘发英:托起山里娃的上学梦

刘发英,女,1970年生,长阳县龙舟坪镇花坪小学副校长。2005年起,她以“英子姐姐”的网名募捐,至今已募集800多万元,圆了2000多名山里孩子的读书梦。

一名大山里的小学老师,通过神奇的网络,与1600多位国内外的爱心人士结成好友,募集到800多万元助学款,帮助2000多名贫困孩子圆了读书梦……她,就是刘发英。

刘发英网络助学的故事要从2005年说起。那时,她在长阳县资丘镇白沙坪小学担任校长,学校有许多家庭贫困的孩子,他们交不起学费,甚至连每天4元的生活费都支付不起,每天只靠一点儿咸菜下饭。刘发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计可施。这时,前来考察的武汉“心之旅”爱心助学网站的志愿者给了她灵感。“用网络为孩子们寻求资助”的想法像一缕春风,让刘发英的心中燃起丝丝希望。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她注册了网名“英子姐姐”,并开始通过“心之旅”网站发布资丘镇贫困学生的信息。

从此,来自山外的捐款、物资像雪片一样飞进大山深处。为了不辜负网友的信任,她每收到一笔汇款,都会及时地注明受助学生的信息,每月公示。这些年,走访贫困学生家庭、整理资料、上网与资助人沟通、取款、送款,几乎成了她业余生活的全部,她记录的走访日记和学生资料有10多万字,助学档案有厚厚的54大本。

刘发英聚拢起的爱心,让许多濒于失学的孩子得到了帮助。艳玲,3岁时就成了孤儿,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她在4年里获得了5万多块钱的资助,现已是湖北大学大四学生。小慧,母亲左腿高位截肢,父亲右眼失明,还有70多岁的爷爷,全家人挤住在县城一个阴暗潮湿的过道里,靠母亲摆小缝纫摊维持生计。当刘发英第一次走进这个“家”时,夜不能寐,连夜将情况整理后在网上发布。如今,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小慧顺利完成学业,参加了工作,并主动加入了刘发英的助学团队。

如今,在宜昌,英子姐姐助学团队正在不断壮大,爱心接力正在形成。

刘发英说,为了网络助学,她付出了许多,但收获更多。“每当看到被资助的孩子那一张张欢乐的笑脸、听到一声声‘英子姐姐’或‘英子妈妈’的呼唤时,我就会感到无比的幸福。”

图为:刘发英。

蒋志刚:“铁面水官”不拿信仰做交易

蒋志刚,男,1961年生,孝昌县水务局副局长、高级工程师。他秉公办事、廉洁奉公,是当地出了名的“铁面水官”;33年扎根基层水利事业,积累工作笔记120余本,被誉为“孝昌活地图”。

与泥土为伍,与清水作伴,与灾害相搏,这就是蒋志刚的“水利人生”。

1981年,蒋志刚从省水利学校毕业,被分配到孝感观音岩水库工作,一干就是10余年。1993年6月,组织上要选派他到新组建的孝昌县水利局工作。当时,海南一家房地产老板想高薪聘蒋志刚为主管工程师。是去海南挣钱,还是留下来继续搞水利?最终,家里债台高筑的蒋志刚,放弃了对方开出的5000元月薪,选择坚守96元月薪的水利工作,“因为家乡需要像我这样的技术人员去奉献青春和热血。”

1998年抗洪,孝昌滑石冲水库闸门因老化而破裂,危及下游10万群众。由于井底险情不明,下井探险抢修是唯一的选择。26米深,9层楼高的竖井,黑不见底。耳边,是水声轰响;脚下,是一团漆黑。蒋志刚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往下探。突然,一块锈铁落下,差一点砸在了他的身上……

33年来,他走遍了孝昌的山山水水、沟沟坎坎。写下了120多本工作笔记,有200多万字,记载了10多万个水文数据。这些积累,为水利工作,提供了实践与理论的支持。

搞水利,常年在外,蒋志刚心里最愧疚的就是家庭。妻子为了支持他的工作,忍受着长年照料病人和操劳家务的艰辛。儿子长期病卧,做父亲的他没有尽到责任;年迈的母亲病危,当儿子的他没在医院侍奉,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

作为一名分管工程管理、项目规划设计的副局长,负责全县水利工程检查验收小组的组长,蒋志刚掌管着不少水利工程,工程验收又是他“一支笔”签字,应该说手中的权力不小,但他在权力的使用上,尺度分明。不论是到省水利厅,还是到国家水利部申报项目,他住的是旅社,吃的是小店伙食,从不乱花一分钱。2004年至2010年期间,他拒收红包、礼金20余万元。熟知蒋志刚的人都知道,他的“铁面”之铁,不在于表面的声色俱厉,而在于行为、内心对底线、规则、价值、信仰的坚守。

图为:蒋志刚。

孟丽华:出资助学19年如一日

孟丽华,女,1970年生,荆门市城市公共交通总公司职工。10多年来每月从工资中拿出500元捐助困难群体,并卖掉自己唯一的房子资助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每年做义工300余小时,先后结对帮扶孤寡老人20余人、“五保户”30余户、贫困学生及残疾人多名。

数钱数到手抽筋,却生活清贫,这是孟丽华工作的真实写照。她是一名公交公司点钞员。

孟丽华月工资只有1820元,老公下岗在外打短工每月能赚个1600元,总共3400多元的月收入却要6个人花——夫妻俩、上大学的女儿,还有长年资助的3个孩子。从1995年起,孟丽华资助失学儿童从未中断。到今天,她直接资助的儿童有21人,个人出资超过20万元。

荆门市东宝区栗溪镇孤儿徐亮,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爷爷只有一只胳膊,初中还没有毕业就准备辍学。1997年,孟丽华通过报纸得知了徐亮的经历,开始资助他。3年后,徐亮考取武汉大学,但这时,孟丽华的女儿也考取了重点中学,两个孩子上学要一次拿出两万多元,每月还要近1600元的生活费。“当时,我和老公的月收入还不到3000元,同时我还资助着另一名中学生。于是,咬牙借下了3万多。”孟丽华回忆道。

又过了4年,徐亮以优异的成绩被推荐到北大读研究生,要家长签字。孟丽华匆匆赶到武汉签字。“学费怎么办?我去哪里筹钱?前几年借的钱都还没还啊!”但孟丽华藏起了愁云,她对徐亮说:“只要你想学,就是出国阿姨也要供你,阿姨有钱!”

返回荆门后,孟丽华做了一个终身难忘的决定——将20多年奋斗买下的房子换成了一张5.5万元的存单,一家人搬进了出租房。晚上,孟丽华偷偷哭了一场。

2005年9月18日,徐亮给孟丽华打电话:“阿姨,我考取了剑桥大学的公费博士生,虽然学费不用出,但一年多的生活费也要花不少钱,我去不去?”孟丽华想都没想:“一定要去!阿姨供得起!”她又东拼西凑借了6万元钱。

2007年,徐亮学成归来,在北京大学当老师。回到荆门,徐亮将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4175元一分不少地递到孟阿姨手中。孟丽华眼泪刷地涌出来了,“孩子没有让我失望,比起这些,我的那点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她拉着徐亮的手说:“阿姨不要你一分钱,阿姨要你也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目前,徐亮已资助一个贫困儿童达七年之久。

图为:孟丽华。

袁晓燕:守护在通往天堂的最后一站

袁晓燕,女,1973年生,省荣军医院主管护师,坚守临终关怀服务一线7年,尽心照料生命只有1-6个月的“三无”孤寡老人,先后陪伴327名老人安详地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

昨日,宣讲团成员袁晓燕第4个出场,报告结束时,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一名男士疾步上台献花,并“抢”过话筒说:“今天是护士节,祝袁晓燕节日快乐,也祝所有的护士节日快乐!”

袁晓燕有些不知所措,捧着鲜花向台下深深鞠躬。

“我和小袁同事7年,她一直让我们感动。”会后,送花者童国际告诉记者,7年来,袁晓燕先后送走了327名老人,却连自己婆婆的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

2007年4月2日,袁晓燕应聘到省荣军医院老年护养中心当护士,首次接触到“临终关怀”工作。一阵阵难闻的气味、一张张毫无生机的脸,再加上不时有老人离世,没几天,她打起了退堂鼓。

“我刚来的时候也不适应。可这些老人需要照顾,我们不干,他们怎么办?你坚持坚持,先做做看!”护养中心主任熊春娥鼓劲。袁晓燕硬着头皮,开始面对来自全省各地的重症孤寡老人。

蔡甸区的李爷爷被送来时是盛夏,他层层包裹着的左腿被打开时,一股恶臭熏得一些护士跑出门外呕吐。袁晓燕让同事加了两层口罩,转身继续换药。这才发现,老人左小腿一半以下的组织已严重溃烂,肉蛆爬行。“我顿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袁晓燕回忆道,“强忍着严重的不适,为老人换完了药,摘下手套,反复洗手。回家后,连孩子都嚷嚷妈妈怎么这么臭!我赶忙跑进卫生间,又洗了好长时间。”

一次,袁晓燕去殡仪馆为逝去的张爷爷办理火化手续。正巧,另一位老人也在等候火化,周围围满了亲人,他穿着簇新的寿服,脸上还化了妆。“张爷爷身边只有我和福利院院长,他口唇乌青,面色苍白,看上去很可怜。这让我很心酸,暗暗下了决心——为逝去的老人化妆,送上最后一点关爱。”

这件事,袁晓燕没敢告诉家人,但后来还是被爱人撞见了。结果,爱人单独陪孩子睡了几天。姐姐从深圳回来,晚上姐妹俩聊天。一听妹妹给死人化妆,姐姐从床上跳了起来:“你疯了!别碰我!”

即便如此,袁晓燕仍然在坚持,她说:“生命需要尊重,临终需要关怀。岗位可以平凡,工作不能平庸。我愿一直守护在通往天堂的最后一站,当好临终老人的护送天使!”

图为:袁晓燕。

刘培:至孝兄弟,割皮救父

刘培,1986年生,海天教育武汉分校讲师,为了挽救全身被蒸汽烫伤96%的父亲,他与弟弟刘洋“接力”取皮移植给父亲,让父亲渡过难关,奇迹般地走向康复。

“有谁知道,最漫长的夜在哪里,最煎熬的夜在哪里,如同炼狱一样的夜又在哪里?我的记忆,是在医院。”

宣讲台上,刘培将自己“割皮救父”的故事向听众娓娓道来。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却有一种扣人心弦的力量,让听众沉浸其中,并为之感动。

刘培的父亲刘盛均,是一家汽配厂的锻造工人。去年6月18日,刘盛均在工作中遭遇意外,一股猛烈的蒸汽将他的全身烫伤96%,绝大部分创面深度为三到四度。如此严重的伤情,国际上平均死亡率超过80%。医院为刘盛均进行了异体皮肤移植手术,但一个月后发生排斥反应,全身的创面开始溃烂。“医生说,父亲身上已无皮可取,剩下有两种选择:使用生物敷料及志愿者捐献的冷冻皮肤;或直系亲属活体供皮,成功几率远高于前者。”刘培和弟弟刘洋商量后,决定采用后一种方案。在由谁来救父亲上,兄弟俩起了争执。第二天一大早,趁刘洋上班,刘培悄悄在手术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两次从后背和头顶取皮移植给父亲,取皮面积占全身皮肤的10%,大小超过报纸的两个版面。“取皮是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痛。每次做完手术,麻药退了之后,阵阵疼痛来袭,常常让我彻夜难眠。”

让刘培意外的是,弟弟也悄悄签下了手术单。“弟弟一贯怕痛,看到弟弟躺在手术台上,紧张得全身发抖,我的心也在颤抖。”

刘盛均受伤后,首期治疗备用款就需要50万元,后续费用仍会陆续增加。但其所在的工厂不仅拒绝理赔,拖欠的9万元工资也仅支付了7万元。兄弟俩抵押了房屋、拿出仅有的6万元积蓄,找同事、同学、亲戚、朋友借了个遍,才凑起了手术的启动资金。几次手术下来,刘盛均仍然命悬一线。“就在医药费快断炊之时,多家媒体报道了我们的故事,呼吁社会关注为我们伸出援助之手,真的很感谢他们。”如今,刘盛均已度过危险期,正奇迹般地走向康复。

2013年9月26日,刘培、刘洋以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的身份到北京,受到了习近平主席的亲切接见。“习主席的手宽厚温暖,给予我们无限的力量。回想这几个月发生在我们一家人身上的事,真是让人悲喜交加。陌生人的援助之手,让我家绝境逢生,也让我看到了社会的良知和真爱,看到了中国梦的缩影和未来。”刘培感慨地说。(主编 湖北日报 张国安 大楚网 丁楚风)

图为:刘培。

首场报告会,5个宣讲员各有特色,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英子姐姐”刘发英虽是老典型,但她娓娓讲述,温暖人心;刘培割皮救父的孝行,诠释了“孝”的极致,令人动容;蒋志刚舍小家顾大家,甘守清贫,用行动诠释如何当好“百姓官”;袁晓燕首次上台演讲,难免紧张,但朴实的讲述打动人心;孟丽华的故事突出了“好人有好报”,她的付出,收获了幸福。

您会被这些平凡人物所做的事情感动吗?
0
0
不会
主笔:杨康 彭小萍 王馨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