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4 第136期
责编:丁楚风

十天4位媒体人抑郁自杀 抑郁症该如何应对?

这是一组令媒体人格外沉痛和敏感的数据:4月28日至5月8日,新华社安徽分社总编辑宋斌、都市快报副总编徐行、湘乡市广播电视台副台长贺卫星、深圳报业发行物流公司湖北籍总经理张敬武,先后因患抑郁症自杀。10天时间,中国媒体界失去4位精英。而早在2011年9月,湖北仙桃市25岁电台DJ奕扬在微博上向亲友们告别后自杀。吞噬这些媒体人的恶魔,是人们并不陌生的抑郁症。

媒体人“没有周末、手机24小时开机待命”

张芸(化名)是一家全国知名的电视台驻湖北出镜记者。每到节假日,人们出门旅游或是和家人团聚时,张芸不是在采访,就是在赶往采访地点的路上。“我已经好几年没跟家人吃年夜饭了。”

按照单位的规定,张芸的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5月9日气象预报武汉有暴雨,她整夜紧张失眠:一旦下暴雨,就可能发生水渍、停电等突发事件。即使夜深,只要领导一个电话打来,下达采访任务,她就必须马不停蹄赶到采访现场。

“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想选题。”刘武(化名)是武汉一家都市报纸的社会新闻记者。和大部分纸媒记者一样,刘武有月度稿分任务。每天上午,无论是否是周末,他都会挨个儿给通讯员打电话,找寻写稿选题,然后出门采访,再匆匆赶回报社写稿。

刘武的儿子今年两岁。两年来,他陪孩子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月。“晚上回家,孩子已经睡了。”

近年来,新媒体对于纸媒的冲击,让刘武更加忙碌。“部门开周例会,如果有稿件在网上被大量转帖评论,就会得表扬。”于是,刘武两年前就开始经营自己的微博号。“以前写完稿件,偶尔可以和朋友们去喝酒放松;现在一边吃饭,一边攥着手机回复粉丝对我做的新闻的评论,想方设法增加粉丝数量。”

“我身边就有同事得了抑郁症。媒体这一行,不仅容易抑郁,每年都有人猝死。”张芸说。

4位媒体人接连自杀虽是偶然的极端事件,但媒体人承受较大工作压力,进而患上抑郁症并饱受困扰的现象,却十分普遍。

图为:媒体人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须四处奔波,工作十分紧张。

抑郁症是一种“社会病” 患病的并非只有媒体人

武汉梨园医院精神心理科副主任易军,多年来从事抑郁症等相关疾病的治疗工作。在易军的患者中,媒体人只占一小部分。

“可能是最近4位媒体人接连自杀,导致人们的目光聚集到媒体这一行的压力上。”易军说,他的患者来自房产、金融、医药、媒体等社会各行各业。

李晓琪(化名)是易军的患者之一。李晓琪是武汉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售楼员。上个月,她被确诊患有轻度抑郁症。

“这位年轻的售楼员去年卖出21套房子,今年楼市行情不好,3个月一套房子都没售出。”易军说,李晓琪长期失眠,甚至用头撞墙,无奈前来。在服用一个月的抗抑郁药物后基本痊愈。

“5年前我曾经治疗一位患者,他在一家国际知名的投资银行中国分公司工作。由于年度任务没有完成,从公司的5楼跳下去,自杀未遂。后来被家人送到我这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肖劲松说,这位在投行从业的年轻人对自己期望很高,但刚刚进入投资银行参加工作,就遇上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员冯桂林认为,抑郁症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社会病”。抑郁症高发的行业,往往处在该行业的变革之际。“在投资银行工作的小伙,在金融危机时抑郁跳楼;售楼员因为楼市行情不好,抑郁失眠;近来4位媒体人先后自杀,正处在媒体转型的背景之下。”

据媒体报道,《都市快报》总编辑徐行在自杀前,同时承担两个部门的工作,新媒体工作要上早班,报纸工作要上夜班。领导曾问徐行要不要做些调整,徐行回答:“没有大问题,自己能克服。”而在作出这一表态的同时,徐行已经因工作压力整夜失眠,胃部出现灼烧感。之后不久,5月4日,徐行自杀。

冯桂林认为,当今社会各行各业风云变幻,在行业变革转型期时,人们应适当降低对于自己的预期值,避免将不可抗拒的外在压力不断演变成自身的心理压力,进而患上抑郁症。

图为:仙桃市25岁电台DJ奕扬在微博上向亲友们告别,随后自杀。

抑郁症就医率不足10% 高居心理疾患致死率首位

据报道,抑郁症已是世界第四大疾病,然而与高发病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抑郁症患者很少就医进行治疗。

“许多抑郁症患者认为,抑郁症只是一种心理疾病,自己想开点,就能解决问题。这种观点是极其错误的,没有真正认识到抑郁症的残酷性与危害性。”易军说。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所有的心理疾患中,抑郁症的致死率高居首位。

据调查,早在2009年,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9000万。然而,如此庞大的患病人群,仅有30%被识别出来,识别出来后就医的患者也只有30%。这意味着,中国抑郁症就医率不足10%。

易军说,轻度抑郁症患者可以通过自我心理调整,以及适当的体育锻炼来缓解病情,但是中度以上的抑郁症患者,必须进行药物治疗。

“很多来我这里看病的患者,都不相信自己患有抑郁症,一开始还拒绝吃药。拖到后来,药物治疗的效果就不那么好了。”易军介绍,抑郁症进行药物治疗后,完全治愈率可以达到60%至80%,并且越早接受治疗,所能达到的疗效就会更明显。

“千万不要认为抑郁症只是情绪问题,是自己性格不好、没出息或承受能力较差等原因,这是一种病。”肖劲松说。

肖劲松认为,与抑郁症逐年高发的情况相比,社会各行各业对于抑郁症的关注相比之下却远远不够。她建议,抑郁症高发行业的从业人员应提高对其的防范意识,与此同时,有能力的公司、单位可以定期组织员工进行抑郁症的体检排查,确保抑郁症患者能及时就医。

图为:央视名嘴崔永元曾患有非常严重的抑郁症,后通过长期的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和体育锻炼痊愈。

抑郁症作为一定程度上的“社会病”,往往伴随着行业变革、社会竞争压力变大而产生。人们应及时降低自我预期来预防抑郁症。而一旦患上抑郁症,应该马上就医,在必要时及时进行药物治疗。

如果连续两个星期,天天都不开心,没有幸福感,您是去看医生,还是硬扛着?
0
看医生
0
硬扛着
主笔:丁楚风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