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5 第145期
责编:丁楚风

实行“山长”责任制保得住武汉的山吗?

7月8日,武汉市常务会通过了《武汉市山体保护办法》。根据办法,武汉将实行各区区长负总责,区、乡、街三级“山长”责任制来保护城区山体。“山长”责任制的实行,能让武汉的山体免遭破坏、侵占吗?

“山长”制和两年前实行的“湖长”制非常相似

一城江水半城山,武汉拥有其他国内特大城市难以企及的山体生态资源。

据统计,武汉山体面积共有69.6万亩,占市域面积近5%,主要分布在中心城区和黄陂区北部、新洲区东部及蔡甸、江夏两区的中部。全市500多座山连绵起伏,形成绿色生态屏障和天然氧吧。

可近年来随着城建的不断进行,仅在中心城区,就有有大量山体遭到侵占破坏,破损面积超过1.3万亩,甚至有30多座山体名存实亡。

为了拯救和保护日益消亡的山体,7月8日,武汉市政府常务会通过了《武汉市山体保护办法》。

根据办法,7个中心城区的58座山山体保护由各区区长负总责,并指定专人担任“山长”,一对一守护。新城区的山体由于连绵不断、难以划分,将实行区、乡、街三级“山长”负责制。

这不禁让人想起实行已有两年多的“湖长”责任制。

2012年6月,武汉市水务局牵头,对中心城区湖泊及新城区重点湖泊一一明确设立“湖长”。据武汉市水务局在当时介绍,这种“湖长”责任制,规定各区区长为本辖区内湖泊的“总湖长”,对辖区内湖泊保护管理负总责,每个湖泊明确一位区级领导为“湖长”。

即将实行的“山长”责任制,在形式上和“湖长”责任制几乎如出一辙。

图为:武汉山体被破坏。

“湖长” 难以阻止湖泊被填埋污染,“山长”能行吗?

“山长”责任制会否奏效?这个问题暂时还无法回答,但与之类似的“湖长”责任制,在实施两年后交出的答卷,却有据可循。

2012年6月,武汉市中心城区40个湖泊的“湖长”正式上岗。根据公示,这些“湖长”大都是湖泊所在区的副区长或政协副主席,“总湖长”则是湖泊所在区的区长。

制度规定,“湖长”将按照地域范围,保护、管理各自辖区内的湖泊,及时发现和制止涉湖违法行为。

一年之后,2013年6月28日,武汉市水务局又公布了新城区126个湖泊的“湖长”名单,新城区的“湖长”,大部分也是湖泊所在区的副区长。至此,武汉城区内166个湖泊,悉数安排了副区长这一级别的“家长”。

让副区长当“湖长”,是否让武汉的湖泊资源得到有效保护呢?

2013年7月,166个湖泊安排“湖长”一个月之后,武汉电视问政现场,几个暗访短片的播出,似乎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不那么肯定的答案。

当暗访人员根据卫星地图来到江夏区金口街的郭家湖时,发现满目荒草,不见湖面,只在半人深的杂草中,搜到一个写有“郭家湖”的界桩。

暗访人员发现,仅在汤逊湖水系中,属于武汉市《湖泊保护条例》的野湖、郭家湖、道士湖、神山湖、西湖已基本空余地名,人间蒸发。这些消失的湖泊,大都被房产开发商填埋。

还没被填埋的湖泊,也与人们想象中的满池碧水相去甚远。一则暗访短片显示,南湖的数个排污口仍敞开大口,附近的湖面漂浮着大量垃圾,散发出刺鼻臭味。“一年了动都没动,喊得狠,没人搞。”附近居民说。

2014年6月9日,武汉市水务局166个湖泊的新湖长名单,新的“湖长”责任制,由沿湖周边街(乡)的主任(乡长)挂帅“湖长”。“湖长”责任制的责任人,也由区一级,降到了乡镇、街道这一级。

图为:环保志愿者给武汉水务局局长“赠送”已经遭到填埋的湖泊的界桩。

“湖长”鲜被追责 填湖企业也不怕罚款

武汉大学教授尚重生担心,“湖长”责任制如若不问责失职“湖长”,不对个人“打板子”,那么就无法改变湖泊被填埋被污染的现状。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事实上,武汉市实施“湖长”责任制两年多以来,根据媒体的报道,仅有一位“湖长”被问责。

2013年9月黄陂区汤仁海湖1200平米湖面被某项目填埋,汤仁海湖“湖长”、该区副区长陈某某被问责,受到书面检查、诫勉谈话处分。

写检查、被约谈,这类处分并非极其严苛,但两年来见诸媒体的问责仅此一例。那些被填平消失的湖,“湖长”有没有被问责处分呢?

2013年,江夏大桥新区顶风填30亩汤逊湖建办公大楼。事件被曝光后,作为江夏区“总湖长”的区长胡亚波承认,事先不知情,自己还是“看到新闻后才知道”。

江夏的这起填湖事件后,江夏大桥新区办事处被罚50万元,这是武汉市对违法填湖开出的罚金最高的一张罚单。50万,也是《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以及修订之后的《武汉湖泊管理条例》关于“填湖罚款”这一项的罚款上限。

违法填湖成本偏低、利润回报极高,是违规者们“铤而走险”的根本原因。“相比较常规的城区拆迁,我肯定选择填湖拿地,50万罚款的资金成本不值一提。”填湖、认罚、办证和开发,是武汉房地产行业公认的拿地捷径。

若无其他措施,“山长”管山,恐怕也会遭遇“湖长”们的这些困境。

图为:武汉的山体遭到破坏。

无论“山长”“湖长”,仅划分责任人远远不够

诚然,无论是“山长”责任制还是“湖长”责任制,给山水资源划分责任人,能在一定程度上明晰责任主体。倘若追责到位,那么相较多个相关部门互相推脱责任的常见情形,这种明确责任人的方式确实是一种进步。

然而,“山长”“湖长”责任制,却有其天然的尴尬之处。

在“湖长”责任制中,由副区长担任“湖长”,确能统筹调度监督、处罚等各类部门的力量。可“湖长”并非专职,一个副区长平时的各种工作,确实难以让他把主要精力放在“湖长”的职责上,空有权利,却少精力。

而由街道、乡镇这一级别的行政人员担任“湖长”,更是让他们担了主责的同时,恐怕只能做“通知上级”“劝告违法者”一类的事情了。

早在2007年,美国的司法部门就曾因环境污染,向美国电力公司开出高达46亿美元的巨额罚款。相较而言,50万封顶的罚金还是太少。

46亿美元的巨额罚款,其背后是美国相对完备合理的环保法律。

今年的湖北省两会上,《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正式出台。条例中关于污染湖泊等水域能进行“按日记罚”的规定,让罚金震慑污染湖泊者变为可能。

若要让武汉山体免遭破坏侵占,这样一部保护山体的法律法规必不可少。

仅靠“山长”责任制,恐怕难以十分有效的防止武汉山体被破坏侵占。

你认为“山长”责任制能防止武汉市内的山被破坏侵占吗?
0
0
不能
主笔:丁楚风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