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7 第148期
责编:丁楚风

非法卖肾击中器官捐献软肋

2014年8月12日,湖北首例“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在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一个12人的跨省贩肾团伙现身公众视野。该团伙实施6次犯罪,成功4次,每次收取“受体”17万元至36万元不等的费用,共非法牟利98万余元……

卖肾者多为想“捞快钱”的年轻人

卖肾的动机,其实并不复杂。

在近日宣判的这起贩肾案件中,21岁的年轻人潘帅既是卖肾的“供体”,又是贩肾团伙的“看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透露,卖肾,是“为了还信用卡”。

这是湖北省内首例已经宣判的贩肾案件,但放眼全国,近年来贩肾事件层出不穷,这些贩肾案件的共同点之一,就是卖肾大都为年轻人。

在江西南昌7月份庭审的贩肾案中,卖肾者的平均年龄不到30岁;在2012年广州宣判的一起贩肾案中,卖肾者的平均年龄只有20岁……

这些年轻人选择卖肾的理由千奇百怪:给女朋友打胎;买智能手机;还赌债……但是总的来说,原因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缺钱,想捞快钱。

“卖肾买iPhone”是网上流传已久的段子,却也是卖肾者们的真实写照。按照屡屡爆出的贩肾案犯罪嫌疑人们的供述,一个健康人的肾脏,在贩肾利益链条里,价值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然而,这笔费用,经过中介、主刀医生、护士等一层又一层的“提成”,到了卖肾者这里,这笔钱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

刚好只够买几个最新款的iPhone。

图为:贩肾团伙组织关系图

卖肾者众多,只能怪他们不自爱

很显然,永久失去一个对于身体极其重要的器官,换来无济于事的几万元钱,这是很不划算的。但为什么这么多人作此选择呢?

“现实的残酷就在于,每一个看上去似乎并不足以解释卖肾行为的理由,其背后隐藏的是个体的命运之困”。这是曾经在报道一起贩肾案时,某媒体曾作出的评述。

这种观点在道理上说不懂。诚然,卖肾的大部分是急着用钱的年轻人,年轻人也很容易陷入“过得很累但依旧缺钱花”的境地中。可这种所谓的“命运之困”并不能成为人们可怜卖肾者,带着悲悯的心态去看待一起又一起贩肾案的理由。

二三十岁正是生命力最蓬勃旺盛的好年纪,他们只要踏实肯干、勤奋努力,凭借自己的双手,在当下的这个社会下,完全有能力自己养活自己,再一步步改善自己的生活。通过残害自己的身体来换取金钱,这是不正常的。

我们可以苛责当下扭曲的社会价值观,在有钱才算成功的大旗下,年轻人的身心,正被他们自己拿来当做可买卖的商品。

我们更应该为这些卖肾的年轻人的不自爱感到气愤。面对一时的拮据,面对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努力调整,积极应对,是每个年轻人在人生道路上都要迈过的坎。刚刚遇到挫折就要放弃,选择自残,这次卖肾,下次卖啥?

图为:一违法“卖肾基地”。

非法卖肾击中器官捐献软肋

如果不是有关部门及时介入,斩断了这个利益链条,不知还有多少年轻人陷入其中。然而,根据近年来媒体屡屡爆出的贩肾案,非法移植人体器官的利益链条十分庞大。

这种现象之所以如此猖獗,除了一些商家和医院见利忘义、目无法纪之外,也与器官移植制度的缺位脱不了干系。

目前,我国器官短缺问题十分严峻。据卫计委数据显示,国内每年约有100万人等着“换肾”,约30万人等着“换肝”,等待心、肺、小肠、脾、胰等其他器官移植的约有20万人,而有幸能顺利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只有1.3万人。

供体不足是国际社会普遍面临的难题,而由于法律法规的缺失,这一点在中国表现得更为突出。为了解决供体来源的不足,我国只能大力提倡公众志愿捐献器官。然而,器官移植是一个非常敏感而复杂的领域,由于相关法规的模糊表述以及可操作性不强,也使现实中本就少量的捐献一次次流产。供体不足,也催生出非法器官买卖市场。

受利益驱使,一些不良医院与不法商家勾结,把黑手伸向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低价购买活体器官,然后高价出售获取暴利。

打击非法买卖器官行为固然重要,但不从根本上解决器官移植供给和需求之间落差巨大的矛盾,就难以遏制非法组织买卖器官现象的发生。而要想解决供体不足的难题,必须在器官捐献上有所作为。

你同情这些卖肾者吗?
0
同情
0
不同情
主笔:Alucard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