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4 第150期
责编:刘旺喜

媒体曝光屋顶花园为何惹来骂声一片?

几天前,武汉本地多家媒体,曝光了汉口一小区业主擅自在楼顶修建简易房,城管部门调查后表态,其属于违建,将予以拆除。 不料,随后几天,舆论开始出现大逆转。

媒体曝光违建有错吗?

网友一边倒批评媒体无聊,认为业主建绿色花园是情有可原,与北京的屋顶别墅不能相提并论,当事业主唐先生昨日也在网上发表帖子,回应该报道,引起1000多条的跟帖。

媒体监督是媒体的天职,通过对各种违法违纪行为进行揭露、报道、评论或抨击来完成,服务于公众的知情权,由媒体所特有的开放性、广泛性与参与性,形成舆论监督,促进社会公正。

媒体曝光违建是媒体履行媒体监督的内在要求,只要是确确实实存在违建行为,媒体就应该在坚持新闻真实的前提下予以报道,因为违建不仅仅影响城市观瞻,更重要的是,楼顶属于业主共有,违建损害其他业主的利益,容易产生纠纷,也会影响房屋安全,埋下公共安全隐患,不能当儿戏。

房屋楼顶如需进行改造,要经规划部门审批,由原设计单位进行设计修改,施工完成后由房管部门验收,方可视为安全,越过这一系列程序进行改造,就是违建,其性质在目前的法律规定下是违法的,不能因为某种“合理”的考虑而忽视其不“合法”的事实,也不能因为“情有可原”而随意而将其违法行为及其责任一笔勾消,不管其有何冠冕堂皇的借口,都改不了违法建筑这一事实,按照法治要求,理当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面对违法行为,媒体站出来报道,是行使正当的监督权,并无过错可言,一边倒地批评媒体无聊,认为这样的违建挺好的,一则解决了顶楼业主的防漏防晒问题,二则美化了楼顶,只要愿意提供给所有业主休闲娱乐,不失为一桩美事,“花了50万元就这样拆掉太可惜了。”其实是只见其利不见其害,只看到“空中花园”能防漏,可休闲,却没有考虑到产权和安全问题,享受的是小数人,危害的可能是多数人,将个人的私欲随意公正化,也是一种偏颇

图为:小木屋的客厅很宽敞

既然没错,为何引来骂声一片?

媒体监督本身无错,却遭到一边倒的骂声,这其中有不少是站着说话不腰痛的人,这事儿跟他自己并无直接利益联系,要是自家楼顶上发生了这样一桩违建案例,还能如此从容论道吗?还会如此宽容吗?未必。

退一步讲,就算事情临到自己头上,绝大多数人仍然支持,那么,是不是媒体监督就可以不要了?或者说媒体监督是一个讨厌的东西?我想,这仍然不能将责任一股脑地推到媒体身上,那只能说,法律本身有问题,违背了民意,应该修改法律,而不是专骂媒体。

比如网络上一些人对于扫黄,抓小姐嫖客很反感,经常骂媒体无聊去报道这些事,可是,至少在目前,卖淫是非法的,非法的情况不让媒体曝光,这不是很荒谬么?如果媒体不应该报道,我们应该反思的是,卖淫是不是应该合法化的问题,何况,很多时候是媒体被要求去配合报道。

又比如去年发生的袁厉害事件,很多媒体都将袁厉害报道成一个英雄,这个过去二十年来收养了100多名弃婴的乡村妇女,被定位为一个在政府未尽责任之下勉力支撑的弱者,一个不能苛责的好人,将媒体监督指向政府失职的报道赢得了民众的欢迎。

但是,《南方周末》和《人物》杂志则刊发了不同的报道,在指责政府未尽责任的同时,侧重于质疑袁厉害本人,即在早在几年前,政府部门就有心将袁厉害收养的孩子归入福利院,但袁厉害不愿意,7个孩子的死,不能不说与袁厉害的选择有关。这样的媒体监督尽管民众不欢迎,打破了袁的道德楷模形象,但这样的媒体监督展示了事件的复杂性,揭示更为深层的东西,即使不受民众欢迎也必须做。

当然,也有一些媒体监督不受民众欢迎同时也没有必要做的,比如对名人、明星无底线的追踪,这样的悲剧最典型的莫过于戴安娜王妃之事。1999年戴安娜王妃死于车祸,据报道,车祸惨剧的发生与记者狗仔队也有关。当时司机为了摆脱狗仔队们的追踪,时速160千米的高速行驶,导致发生车祸。而追踪到现场的记者们,不是对伤员实施抢救,反而纷纷围住汽车残骸,举起照相机从各个角度拍照。所以,戴安娜的弟弟斯潘塞伯爵强烈指责媒体:“那些报业主编们,是你们鼓励摄影记者不顾一切去拍摄戴安娜的照片,你们的双手终于沾染了戴安娜的鲜血!”这并非假话,戴安娜死后,有狗仔嚎啕大哭,他并非悼念,而是因为戴安娜死了,断了其财源。这位狗仔偷拍戴安娜10年,卖出的照片赚了14辆跑车和3栋别墅。

再比如李双江梦鸽之子李某某等五人涉嫌强奸案,几乎所有媒体都是第一时间通过公开披露姓名、图片、视频披露李某某涉嫌强奸案,其本意是进行媒体监督,但是却忘了媒体有监督权,也有遵守法律,尊重他人隐私、尊重他人合法权益,爱护和保护未成年人的义务。很多媒体在这一案件当中的监督,就颇受公众诟病,不受欢迎。

媒体监督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缺乏制约或运用不当便可能会适得其反,变成滥用监督权,损害法治和正义。

图为:一间房内放有乒乓球台

法律层面上的禁止与现实之间是否该有一个弹性空间?

回到“空中花园”这事,媒体监督并无过错,民众认为违建不必、不应该拆,这其实是考验法律的弹性和宽容问题,由于“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且法律规定不可能穷尽每一种违法行为的每一种情节,然后做出各种非常具体的处罚规定,因此就需要一定的法律弹性和处罚宽容,对执法的裁判者预留的自由裁量空间,能够依据违法人的具体情况给予宽容处理。

王吴国律师说,一般情况下,几乎每一种处罚都要给司法裁判者留出自由裁量空间,来加重或是宽容违法者,依据具体的违法情况。他说,但是并不是对所有的罪犯都需要严惩。许多犯罪人之所以实施了犯罪,除了自身的原因外,也有社会自身和被害人过错因素的影响,所以,古代立法者有恤刑思想,规定不管是在量刑还是在行刑上,妇女、老、弱、病、残、小孩都必须给予特别的照顾。在现实之中,也有一些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的事,比如外地车主交通违法,就可以从轻处罚或是不处罚。

对于“空中花园”这样的事,适不适用弹性处理,至少在法律制定之时,要给出执法者一定的自由裁量空间才行。

媒体曝光屋顶花园该骂吗?
0
该骂
0
不该骂
主笔:廖保平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