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1 第151期
责编:路雨晨

这个时代 我们该如何爱国?

当“复杂中国”的现实,深印入更多国人的眼底心中,“爱国”二字,往往很难凭借一股单纯,满腔热血就冲出口来。

小时候,我住在一所学校的宿舍楼,每年十月一日,校园里都会回荡着熟悉的旋律,有时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祖国”,有时是“一条大河波浪宽”,一律是深情的,悠扬的,听来仿佛真有满天霞光,白鸽飞翔,对祖国炽热的爱就要喷薄而出。

而如今,每年到了“十一”,我和小伙伴们一样,吐槽假期安排,关注高速免费,计划旅游出行,列起购物清单,准备享受一年中最酣畅的长假,而“祖国生日”这件事,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伟大而模糊的放假理由。

随那些激昂旋律一同远去的,是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当80后都开始为“中年危机”而感慨时,我们不仅离父辈们那个激情燃烧,烙印鲜明的年代远了,离记忆中那个挣扎蜕变,懵懂蹒跚的年代,也已经很远很远了。

在这场时间旅程中,我们眼见着财富、科技、思想、资讯,如何改变着周围的人和事。所拥有的,想拥有的东西,越来越多,所知晓的,还想知晓的信息,也越来越多。当“复杂中国”的现实,深印入更多国人的眼底心中,“爱国”二字,往往很难凭借一股单纯,满腔热血就冲出口来。

但是,不说是不是等于不爱国呢?当然不是。家国情怀流淌于中华血脉,根植于华夏热土,铭刻于世代传承,即便最为普通平凡的一个中国人,也很难坦然给自己贴上“不爱国”的标签。只是,当时代生活日益多元,丰富和忙碌之时,我们无暇或无意去思考,怎样是爱国,如何去爱国,爱国的意义是什么。

当我把这几个颇为“高大上”的问题,抛给身边的朋友时,大多数人都以对待“北大保安终极提问”的调侃语气,询问我是不是最近的打开方式不太对。但只要绕开“形而上”的理论,多聊上几句,便会发现,每个人对于爱国,都有自己的理解和憧憬。

王小锤最近刚刚得了个儿子,处于初为人父的兴奋期,他说爱国先得爱家,努力奋斗,多挣钞票,为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爱得琐碎又踏实;孟老师是个正经的文艺青年,关注历史人文,他觉得国家是一种共同的文化想象和认同,而爱国,便是尊重这种想象,呼应这一认同;娇艳姐是典型的“剁手族”,她所理解的爱国最为简单干脆:我爱血拼我骄傲,我为国家经济添燃料”;辉煌哥是传说中的“热心网友”,在他眼中,关注“打虎拍蝇”,抨击社会丑恶,坚信围观改变中国,便是掏心掏肺的爱国;张先生随家人定居异国多年,却每天都在朋友圈刷屏点评国内时事,虽不时流露出“海外华人”的优越感,有时观点略显偏激,但这种异常密切的关注,或许亦是他心系神州的一种表现。

有人简单直率,有人思虑深远,有人平淡安适,有人慷慨激昂,有人踌躇满志,有人百结愁肠。为领土主权的鼓与呼,对社会公平的思与问,听观点碰撞的冰与火,看世间万象的乐与怒,表达方式千姿百态,但其中蕴含的情感诉求,却是一致的。大家无非都是希望中国越来越好,希望在中国的生活越来越好,生于斯,长于斯,奋斗于斯,充盈于斯,这是命运,亦是梦想,是现在,亦是将来。

人类的繁衍生存,伴随着对土地疆域的崇拜和捍卫。在世界的语言体系中,祖国常常被比作母亲,这一称呼,蕴涵着血脉相连,生生不息的浩大寓意。对母亲的热爱,当是一种天性,一种本能,流淌于血液,生发于骨肉,无需太多理性思考,更跨越了时间和空间,血脉相连,生生不息。

对祖国的爱,与对母亲的爱,是如此同根同源。祖国贫弱战乱之际,爱国是抛头颅,洒热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而在如今宝贵的和平年代,在祖国日益强大的时代,我们更应凭借着自然的,博大的热爱,在沉重琐碎的生活中,护住胸口那片火热,驱散心头集聚的阴霾。纵然黑暗深沉,总能期待霞光,身处洪流激荡,心底白鸽翩然。

人们的表达方式千姿百态,但其中蕴含的情感诉求,却是一致的。大家无非都是希望中国越来越好,希望在中国的生活越来越好。

国庆对你而言,是“祖国生日”还是“放假理由”?
0
祖国生日
0
放假理由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