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9 第156期
责编:陈宇昕

花大钱救驴友是资源浪费吗

“不走寻常路”的户外探险活动渐趋风行,却常因经验不足,组织不善,导致被困、迷路等险情发生。实施救援须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成本高昂。不少人指责驴友无知涉险是“不作不死”,浪费社会公共资源。救援驴友究竟应该由谁来埋单?

驴友登山事故频发,救援花费大量人力物力

10月19日,6名驴友从秦岭石砭峪出发欲穿越牛背梁,因迷路失联,经各方3天3夜紧急搜救,10月22日安全出山。据了解,共有五六支队伍、百余人参与救援,花费近10万元。

而就在10月3日,武汉的两名大学生擅自穿越长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山中迷失,长白山管委会组织近百人艰苦搜寻16个小时,最后动用了直升机,才将两人成功救出。

“不走寻常路”的户外探险活动渐趋风行,却常因经验不足,组织不善,导致被困、迷路等险情发生。实施救援须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成本高昂,有时甚至会牺牲生命,引发的社会争论也越来越激烈,不少人指责驴友无知涉险是“不作不死”,浪费社会公共资源。那么,“救援驴友谁来埋单”的问题,究竟有没有标准答案,人类冒险天性和社会公共利益,如何才能找到平衡呢?

图为:2012年12月22日,参加天行队组织登顶灵山活动的副领队马云飞和队友无碍(网名)迷路被困。23日12时26分,二人被发现,但已不幸遇难。据首先发现失踪者的红箭救援队队员“Volvo”介绍,搜索队行至树林附近时,远远发现一个蓝色物体,走近后发现正是失踪者之一,但该男子俯卧在地上,已经身亡。发现该男子时,他上半身部分裸露,背部有伤痕,可能是从高处滚落时受伤。

驴友因故意或无知遇险,是引发争议的根源

据中国登山协会不完全统计,2001年至2011年期间,中国户外运动的遇难人数总计220人。而从1957年到2000年,这一数字仅有33人。户外运动参与人群急剧增加,专业性和规范性却跟不上趟,“发个贴召集,人齐了就走”的“驴行”,安全隐患已不容忽视。

回顾近年来,针对户外活动遇险事件的舆论倾向,可以看出公众态度的明显转变。

驴友风行之初,公众对他们遭遇的险情,是同情且关注的。但随着“驴友遇险”日益频繁,人们发现,大多数遇险遇难者并非运气不好,遭遇了突发事故或是不可抗力,而是存在缺乏户外经验和知识、组织随意松散、专业技能缺失、事先准备不足等主观因素,于是,在公共舆论中,驴友们成了一群找刺激逞英雄,出了问题就求救,获救后拍拍屁股走人的“玩命”之徒,而动辄耗资巨大的救援行动,也被视为拿公共资源为个人兴趣埋单。

2010年12月,由复旦大学学生等18人组成的旅游团在黄山遇险,当地民警张宁海在营救途中坠崖身亡。驴友不负责任的轻率冒险,原本可以避免的牺牲,名校学子对救援者表现出的冷漠,将公众的质疑和愤怒推向高峰。包括复旦学子在内广大网友,都发出了同一个疑问:社会还要为这种盲目轻率的“自我挑战”付出多少沉重代价?

尽管惨痛教训不胜枚举,社会各界亦一再呼吁,但不少驴友似乎仍我行我素。在网络上搜索“驴友遇险”,相关结果高达约119万个。驴友为何“偏向虎山行”?除了猎奇天性驱使之外,对户外活动缺乏全面、科学的认识,贪图新奇盲目“跟风”,是一大重要原因。亦有人认为,公共财政兜底的全力救援,对拿冒险当玩笑的驴友缺乏教育效应,客观上纵容了同类事件一再上演。

2011年,一个14人户外团队在四姑娘山登山时,因临时修改路线与外界失联,当地出动千余人搜救,救援费用超过13万元。四川省体育局依照2001年颁布的《四川省登山管理办法》,开出国内首张针对私自进山探险被营救人员的罚单,总计1500元,对广大驴友而言,警示意义远远大于惩戒作用。

图为:灵山驴友遇难事件。众人在十几米外发现另一名蜷缩的失踪者,但也没有了生命体征。

反思虽有必要,但对驴友的探险精神,不妨宽容一些

面对频频发生的户外险情,反思和应对当然很有必要,但是,如果因为个别极端案例,就对驴友们进行一面倒的口诛笔伐,显然也有些矫枉过正。

首先,遇险时获得救助,是驴友作为公民应当享有的基本权利。发生险情这种事,谁也不想的。即便驴友存在疏忽和过失,发生危险时,他们亦须面临生存的挑战,承担受伤的风险,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一旦发生突发事件,全力以赴进行公共救援,是政府应当履行的基本法定职责,也是一个国家的道德体现。生命的价值高于一切,不可简单地以物质衡量,更不能拿来比较取舍。“浪费”一说,未免过于“实用主义”,显得有些冷漠。

再者,一味地唱衰冒险精神,也不符合人类的天性。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和探索,开拓了广袤的视野,点燃了文明的火炬。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大航海时代的开启,三次工业革命,对苍茫宇宙的探索……勇于奋斗,不畏牺牲的冒险精神,推动着人类社会不断前进。如今,时代风云激荡,社会竞争激烈,许多年轻人却,固守成规 ,不思进取,对个人和社会进步,毫无积极作用。因此,在尊重规律,珍视生命的前提下,应该鼓励年轻人以挑战者的姿态,勇敢地探索未知,奋斗进取。

实际上,“高山探险”和“山地户外”等体育项目,已被列入《全民健身条例》,对户外探险持有偏见,将其视为“没事找刺激”和“拿命开玩笑”,实在有些以偏概全,不尽公允。户外探险活动需要身体力行,不是纸上谈兵,经验来自于实践积累,专业亦要求熟能生巧,没有人能天生就熟悉自然环境,掌握野外生存技巧,但是,目前国内的户外运动,发展并不充分,缺乏系统性和规范性,组织形式松散,责任主体缺失,许多“驴友”根本找不到了解知识,接受培训的有效渠道,只能跟着“头驴”混经验值,以身犯险也是无奈之举。

最近十来年,户外文化迅猛发展,而相应的社会认知和应对措施,却都不够完善,因此,所产生的矛盾和争议,才显得格外激烈。我们在讨论如何规范、引导户外活动时,不应站在道德批判的立场,呼吁“一刀切”地禁止,而应该抱持宽容积极的态度,探讨如何在规范户外活动行为,合理配置公共资源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障驴友的合法权益。

图为:复旦黄山获救学生吊唁遇难民警

建立安全标准,依法监管救援,才能为“驴行”系上安全索

“驴友屡屡遇险,政府耗费大量公共资源救助,甚至造成救援者牺牲,这一状况,和欧美国家上世纪30年代很相似。”对于我国目前的救援状况,公共安全危机干预专家曾给予这样的评价。我国目前基本没有专业救援队伍,野外救险的任务常常由公安、消防等部门完成,但囿于户外搜救的专业性和特殊性,耗费大量资源,甚至发生人员伤亡的情况,时而有之。

但是在户外探险活动相对成熟的发达国家,市场化救援相当普遍,民间搜救与政府救助高效结合。而在救援费用方面,各国亦有可供借鉴的经验和规范。

在崇尚探索自然的澳大利亚,登山、潜水等探险活动十分普遍,救援工作由政府出资无偿实施,换言之,则是纳税人买单,对此,澳大利亚公众亦普遍认可。

在英国以及欧洲其他国家,户外探险行业发展十分成熟。大部分喜爱探险的人士都会购买救援保险,并按照旅行地的风险等级,接受相应的资质评估,遇险时可向专业救援公司求助,费用由保险公司承担,但如果没有买保险的话,就得自己掏腰包了。

在美国,大多数政府和民间救援行动都是免费的,但对违规者另当别论。1995年,俄勒冈州三位大学生登山时躲在帐篷里玩扑克,由于没有携带任何手机或无线定位设备,使得政府部门出动直升机耗费万余美金救助,引来了公民普遍的不满,促使美国通过了首个可对违规者收取救援费用的法案。目前,美国已有八个州通过类似的法律,主要针对因疏忽或刻意违规而令自己身陷险境的求救者。

可见,在户外探险活动的普及度有限的情况下,主张旅行者做好充分准备,具备应付风险的能力,遵守相关法律和规定,对自己的生命安全负责,并承担相应的后果和代价,是国际上对于类似遇险营救的共识和惯例。

鉴于我国现状,引导和规范户外探险行业,不仅仅是要搞清楚“救援费用谁埋单”,还涉及到完善法律法规,建立行业安全标准,对各类景区进行风险评估、公示等一系列问题。政府部门,社会公众和广大驴友,都亟需正视“驴行”的风险,放下无谓的争端,尽快制订相应的政策法规,加强公共监管服务,拓展专业培训渠道,督促行业净化自律,建立综合救援机制,才能真正为“驴行”天下戴上安全索。

不敢冒险的人既无骡子又无马;过分冒险的人既丢骡子又丢马——拉伯雷。先贤之语,诚不我欺。在规范、专业、系统化的道路上,我国的户外探险发展依然路漫漫,其修远,众“驴友”鼓得起勇气,也要担得起责任,享受快乐和权利的同时,莫忘了恪守规则,珍爱生命,且行且珍惜。

你认为,花大钱救“驴友”是社会公共资源的浪费吗?
0
0
不是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