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5 第158期
责编:陈宇昕

谁来为花季暴力事件负责?

10月29日,湖北孝感某学校内,一名高一男生用水果刀将与其斗殴的同学捅死。花季暴力事件让人备感沉重,犯罪低龄化趋势触目惊心。法律不能孤军奋战,家庭、学校、社会,如何为这“暴戾青春”负责?

9月21日晚,吴起县高级中学多名高二女生,在宿舍内持刀威胁5名学妹拍裸照,欲强迫其“卖处”。遭到拒绝后,施暴女生对3名受害人疯狂殴打和猥亵。事后,6名涉案女生被警方抓获并刑拘。10月23日,6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被批捕,吴起县教育局、吴起高级中学12名相关责任人被追责。

无独有偶。10月29日晚,湖北孝感某学校内发生一起惨案,一名高一男生用水果刀将与其斗殴的同学捅死。

花季暴力事件让人备感沉重,犯罪低龄化趋势触目惊心。法律不能孤军奋战,家庭、学校、社会,如何为这“暴戾青春”负责?

校园暴力事件日渐升级 校园再不是无菌真空

近年来,日渐升级的校园暴力事件不时见诸报端网络。围殴、暴打、强迫喝尿、脱光拍裸照、烟头烙烫、下跪唱歌……人们在瞠目结舌之余,很难将事件中冷酷残暴的坏人,与那些本该纯真善良的“孩子”划等号。

2006年10月,云南一名初中生在教室引爆炸弹,并向同班女生捅了24刀;同年,海南儋州市发生校园殴斗,两初中学生一死一伤。

2007年,广东一所学校几名女生轮流殴打一名女生并拍下视频;2008年,云南省鲁甸县某中学学生因与本班学生发生口角被打死。

2011年12月,重庆市合川区凉亭中学的一名刘姓男生,被同年级外号“眼镜”的男同学折磨近2个小时,手臂、胸部、脸部被用打火机和烟头烫了10多个血泡。

2013年6月15日, 福建漳州龙海市一名13岁的女初中生,被6名年龄相仿的女生围殴,还被逼拍了裸照,上传到QQ空间。

除暴力攻击的极端案例之外,取侮辱性外号、散播谣言、团体孤立、擂肥勒索等校园“冷暴力”事件更是比比皆是。

比起暴力本身,施暴者内心的沉迷和冷漠更令人恐惧。人们习惯性认为校园是一片净土桃源,但实际上,校园从来就不是无菌真空。

图为:2011年重庆合川校园暴力事件中的受害男生。其手臂、胸部、脸部被打火机和烟头烫了10多个血泡。

日渐升级的校园暴力事件,实际是成人暴力事件的缩影

校园是社会的一个缩影,身处其中的学生,因为人生经验和理性思考能力不足,往往容易成为成年人言行举止的投射对象。

暴力打砸、暴力拆迁、暴力抗法,甚至一语不合拳脚相向、一句“打小三”就能当街扒光女子衣服……这些暴力行为尽管会遭到法律制裁,也会为社会所不齿,但“暴力高于智力”、“靠拳头才能赢”的暗示,却在侵害尚不成熟、是非判断欠缺的青少年的心灵。

最可怕的是,这些野蛮霸道的行径,甚至被视为一种文化,在各种书籍、影视和网络游戏产品中,被夸张、渲染和崇拜着。不少青少年难免误入歧途,认为通过斗殴打架、欺凌弱小,可以发泄情绪、证明自我,甚至显示身份,赢得尊重。

因此,在改善社会环境、实现法治公平、摒弃文化糟粕的层面上,预防减少校园暴力和预防减少社会犯罪,其实殊途同归。法治、理性和公平的社会氛围,是遏制暴力欺凌的根本,这既与当下依法治国的理念相切合,亦是所有善良人们的心之所愿。

图为:游戏画面。暴力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在各种书籍、影视和网络游戏产品中,被夸张、渲染和崇拜着。

“孩子”们成熟得更早,法律约束却一直“原地踏步”

遏制校园暴力,需要走出“他们只是孩子而已”的重要误区。其实,随着社会发展,青少年在某些方面较之以往更加“早熟”,然而,法律约束和教育监管却一直僵化地“原地踏步”。

通过抽样调查,武汉市未成年人犯罪呈现这些特征:一是犯罪逐步低龄化,年龄15岁至16岁的占69%;二是类型多样,排在前五位的依次是抢劫、涉毒、盗窃、故意伤害、性犯罪,其中抢劫、盗窃等侵财类占比达到82%;三是结伙作案高发,86%的未成年犯罪属结伙实施。

相比之下,法律显然走得慢了。

以现行的执法量刑标准为例。我国现行刑法仍是1979年颁布的法律,根据这部法律,14周岁为最低刑事责任年龄,14-18周岁的人犯罪量刑从宽。虽然很人性化,但由于适合未成年人的帮教机制尚未建立,司法实践中适用缓刑的尺度不明,客观上削弱了法律的震慑力,反而助长了施暴者的气焰。随着犯罪越来越低龄化,刑责年龄之争也越来越引发关注。事实上,自2003年至今,每发生一起未成年人恶性伤害他人事件,几乎都会引发关于是否该降低刑责年龄的争论,甚至有人还直接将《未成年人保护法》比作“少年犯保护法”。

近年来,民间也常有建议之声:应根据当下未成年人趋于早熟的身心特点,降低最低刑事责任年龄标准,用必要的法律制裁,警示未成年人暴力犯罪。

图为:重庆女童摔婴案引发刑责年龄之争,有专家建议启动调研。

“打回来”的自卫式教育,是在稚嫩的心灵种下暴力种子

当教育民主被哄抬到一个不切实际的高度后,教育中最重要的一环——家庭教育,却常常缺席。 人们往往对校园施暴者的家长也投去同情的目光,却忽视了,需要反省教育失败的,恰恰包括这些家长本身。他们的冷漠、疏忽、溺爱、纵容乃至教唆,都可能导致青少年的迷失。

曾有一名教师在自己的学校做调查,当问到孩子们如果被同学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至少有45%的孩子毫不犹豫地回答“打他”。这样以暴制暴的回应背后,很显然就是“不清白”的家长们孜孜不倦地“教导”。家长们不知道,告诉被打的孩子“打回来”的“自卫式”教导,同时就在稚嫩的心灵中种下了暴力的种子。

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当下,由于家长,学生和学校之间缺乏信任,老师的权威地位被颠覆,学校缺乏约束手段,轻飘飘地“说服教育”,在残忍肆意的校园暴行面前,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如果部分家长一意孤行地“走歪路”,热衷于当教育的旁观者和批判者,那么,惩戒教育这一环,可能会永久失效,对校园戾气的疏导,也就难上加难。

新技术引发的广泛关注,或许能为减少花季暴力出一份力

预防和减少“花季暴力”是个世界性的难题,国际社会亦对此进行了积极的努力,但至今仍缺乏切实,有效的途径。

同样深受校园暴力欺凌现象之困的日本,相当注重社会和学校的监管责任,不但对教师进行相关培训,增加合格学校辅导员和护理员的数量,同时允许学校对那些给同学带来身体或心理伤害的学生停课,并为此制定了明晰的指导原则和程序。

韩国则更多地动用了警方的力量,根据申请,向一些中小学生提供免费“警卫服务”,让其免受校园暴力滋扰。

在美国,校园暴力是十分普遍的问题,由于枪支管制不严,还往往伴随着杀戮的威胁。因此,不但学校对此很重视,将处理欺凌事件作为师生的必修课,部分州还往学校派驻警察,对校园暴力形成威慑。

我国的校园暴力事件,虽不至于像一些西方国家那样,动辄伴随着枪支和死亡,但相应的,也缺乏必要的影响力和关注度,许多触目惊心的事实,都被隐藏在公众视野之外。

手机录影,GPS追踪等新技术的出现,虽然让我们更多的认识到现实的残酷,但另一方面,也为弱势群体赢得了广泛关注。有越多的人投以关注,提出建议,预防和减少校园暴力便多一分保障。

图为:美国枪支组织曾造势称,一些稍大一点的孩子也应当持枪以自卫。持枪还是控枪,曾在美国引发激烈争论。

校园暴力残酷表象的背后,是深不见底的教育迷思。学校,社会,家庭,都难辞其疚,却也都无法靠一己之力,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显而易见的是,遏制花季暴力,不能囿于校园之内,需要全社会共同面对,共同关注,共同发力。不能让“私了”、“转学”成为解决暴力事件的潜规则,更不能让恐惧和伤害,在隐忍和压制中,潜滋暗长,挥之不去。

当孩子受欺侮时,你会教孩子“打回来”吗?
0
0
不会
0
视情况而定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