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9 第161期
责编:陈宇昕

性学教授遭泼粪背后的情绪病怎么治?

11月7日,在广州性文化节演讲时,一大妈突然上台,将手中的粪泼到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身上,现场臭气冲天。腌臜粗暴的“泼粪”式表达,屡屡在公共场合上演,究竟是多么激烈的观点,必须以如此污秽的方式来发泄?“泼粪”背后的情绪病怎么治?

11月7日,在广州性文化节演讲时,一大妈突然上台,将手中的粪泼到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身上,现场臭气冲天。泼粪大妈被现场安保人员控制,随后被警方拘留。日前,经过数日心理调适后,彭晓辉接受采访表示:我同情那位‘泼粪’大妈,但我绝不会退缩。

腌臜粗暴的“泼粪”式表达,屡屡在公共场合上演,针对的虽是某个人或特定群体,破坏却是公共文明和环境。究竟是多么激烈的观点,必须以如此污秽的方式来发泄?“泼粪”之举频频出现,是否意味着这社会太过情绪失控呢?

“泼粪”式的泄愤表达,往往是以正义之名,行非法之事

事实上,大部分与“泼粪”类似的极端行为,其根源都在于日常琐碎的冲突,或是观念上的矛盾。最典型的便是广场舞大妈被泼粪事件。去年10月,武汉一小区广场上,正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人群,突然被从天而降的粪便,兜头兜脸泼了一身。原来是楼上住户不堪噪音的长期干扰,多次交涉无果,所以“泼粪”泄愤。事件发生后,虽也有不少人觉得“泼粪”有些过激,但更多人表示,广场舞噪音扰民令人烦躁,且常常陷入协商未果、投诉无效的僵局,居民被逼“泼粪”也是没有办法。

被称为“高空泼粪之王”的深圳居民张美云,更是将粗暴无礼的“泼粪”,当成了耍无赖的杀手锏。她认为邻居占用其宅基地建房,与之结怨。从2012年2月开始,便不时从自家住房的天台上往邻居住房的楼顶、门前扔粪便及啤酒瓶,多次砸坏邻居住房的窗户玻璃,危害邻居的人身安全。即便是2012年12月6日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她依然不思悔改,出狱后变本加厉,终于再次被警方抓捕羁押。

在这一极端案例中,张美云因为莫须有的矛盾,反复粗暴对待他人,堪称“极品”邻居。但无论如何,她与邻居之间,仍有实在的纠纷作为导火索。而诸如 “性学斗士”彭晓辉这样的公众人物,更容易因为精神、观念的冲突,莫名遭遇来自外界的严重侮辱。

赵薇曾因“军旗装”事件在演唱会现场被人“泼粪”攻击;陈冠希在艳照门之后的复出发布会上,遭一名男子泼粪;去年10月,台湾歌手萧敬腾离家上保姆车准备外出工作时,突遭两名“假粉丝”向车内泼粪,司机无辜被牵连。类似事件中,泼粪者与被泼者并无实质上的冲突和纠葛,仅仅是因为心理上的不赞同,不喜欢,就进行如此恶劣的攻击,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亦难以理解。

令人担忧的是,在许多类似事件中,“泼粪者”并不觉得其所作所为有何不妥,他们固执地认为,自己只是将“意见”与“怒火”,倾注于泼洒秽物中,实现自我表达。甚至在一些矛盾尖锐,争议激烈的社会问题中,这种行为还很容易博得旁观者的认同。

殊不知,“泼粪”之举无德、违法,假正义之名,行非法之事,是极度缺乏沟通和包容的表现,泼出去的除了失控的情绪,还有守法的底线和文明的尊严。

图为:去年10月,武汉,因不堪噪音骚扰,一位居民向广场舞大妈泼粪。

普通民众怒而“泼粪”,往往因为表达渠道受阻所致

今年9月28日,湖南株洲一小区排污下水道管道破裂,导致污水横流,严重影响了附近居民的生活。在多次找开发商协商处理未果的情况下,居民田女士等人一气之下,在小区正门口泼粪,用极端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

当记者在现场采访时,田女士等并没有逃避自己泼粪的事实,反而十分迫切地向记者反映问题,希望寻求解决的渠道。由此可见,“泼粪”对于这些受污水困扰的居民来说,并不是情绪化的泄愤,开发商避不见面,物业推诿塞责,相关部门协调不力,他们唯有通过“泼粪”引起广泛关注,表达诉求。

对人泼粪,极其肮脏恶心,不仅让被泼的人身心受害,动手泼的人,也很难洁身自保。明明在生活中都是普通人,为何做出“泼粪”这样粗蛮不不文明的举动,很多时候,背后都有行政部门不作为、乱作为,企业店大欺客,民事纠纷难以妥善解决的问题存在。普通民众在话语权被忽视,被剥夺的时候,找不到其他足够有震撼力的方式,很容易就会行差踏错,通过极端手段,作践自己,糟蹋他人,去赢得更多关注,从而实现其诉求。

简单粗暴的背后,是对法制的不了解和不信任,对文明理性的缺乏共识,对合理、合法表达渠道的急迫需求。

在艺人身上,泼粪更为常见。图为:去年10月,歌手萧敬腾遭“假粉丝”泼粪。

依法严惩侮辱之举,打通诉求渠道,营造包容的言论环境

被泼粪的“性学斗士”彭晓辉,虽然表示很同情“泼粪”大妈,认为几日的行政拘留,也让其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他并不打算就这样“忍气吞声”,而是觉得:“她这种对待不同意见的方式很极端,我考虑起诉她。”

我们当然希望化干戈为玉帛,但是,对于恶意攻击他人的行为,也不可姑息纵容。教授的演讲并非在广场、公园等开放区域进行,有其特定场合和范围,如果不喜欢听,不赞同,完全可以不去听,就算强烈反对其观点,也大可不服来辩,选择“泼粪”的人身攻击,就必然应该承担法律责任,而且,对类似行为的追责,也有充分的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6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由于此罪是告诉才处理,不属公安机关管辖,需本人到法院提起刑事自诉。当面“泼粪”之举,显然对他人人格、名誉造成极大损害,如果教授诉诸法律,大妈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在信息高度发达,社会思潮渐趋多元的现代社会,针对“性学”这样敏感而具争议性的话题,有观点碰撞,有不同看法,都是在所难免,但是,发展到暴力袭击,刑事诉讼的地步,实在是太过荒谬、难堪。

老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无论是现实矛盾,还是观点撞击,要想解决问题,都需要平和、理性的态度。采取极端手段,不仅不利于矛盾的化解,更容易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泼粪”之类的侮辱之举,不仅应该受到法律制裁,更应毫无疑义地,受到道德舆论的谴责,唯有摒弃下作,低劣的暴力手段,打通行政协调、媒体引导、法律判决等协商渠道,不敷衍,不推诿,不阻塞,才能营造理性、包容的言论环境,治好公开“泼粪”的社会情绪病。

图为:性学教授被大妈泼粪事件之后,中国反色情网公布的大妈照片。

法国启蒙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伏尔泰说过:“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18世纪的箴言,至今仍发人深省。先贤孔子在阐述仁义内涵时,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处理人际关系的重要原则。任何人都应有平等发表观点的权利,但前提是,不可侵犯他人权益,更不可触犯公众利益。这既是尊重法律,尊重他人,亦是处世之道,修身之本。一个有序的社会,当具备宽容的品质,更应有宽容的能力。唯有让荒蛮的“泼粪”闹剧不再上演,才可能让更多的话语畅所欲言。

你同意用泼粪这种方式来表达不满吗?
0
同意
0
不同意
0
看情况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