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3 第164期
责编:陈宇昕

该如何拯救,绝望的“直播自杀者”

不少人批评该事件中出言怂恿的网友。然而,其背后的事实是,频繁出现的假“自杀秀”极大消解了网友的爱心,让许多人将真正的自杀也误认为炒作,并最终选择冷漠围观,甚至出言嘲讽。

11月30日,四川泸州19岁少年小曾因网恋分手,在微博直播自杀,并配发了安眠药、炭火盆等图片,引来数万网友围观和议论。不少人劝其珍惜生命,并@平安泸州报警,也有人怀疑他炒作,甚至在小曾微博下回复“怎么还不死”、“不行你必须死”之类的偏激言论。当晚,泸州警方证实,小曾因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一位自称死者朋友的网友写到,小曾最终决心赴死并不是因为失恋,暗指是网友的冷漠言语最终将其推向绝路。

不少人批评该事件中出言怂恿的网友,然而,其背后的事实是,频繁出现的假“自杀秀”极大消解了网友的爱心,让许多人将真正的自杀也误认为炒作,并最终选择冷漠围观,甚至出言嘲讽。

年轻生命的逝去固然令人遗憾,但亟待思考的是,遇见类似事件究竟应该如何处理?网络“语言暴力”又该如何避免?

图为:少年微博直播自杀截图。

直播自杀时的网友言论既有正面效应,亦难免负面影响

在人们的一般印象中,消极的自杀行为,应该是私人、隐秘的,很难与人声喧嚣,观点芜杂的网络直播联系在一起。然而,随着网络对生活的深度渗透,近年来,网络直播自杀事件频频发生,当事人多为年轻人,渐成难以忽视的社会现象,令人担忧。

许多人之所以网络直播自杀,并非出于控诉,而仍是出于求生本能。他们往往在现实中走到“死角”,希望在网络得到鼓励和温暖。而网友的无私帮助,的确也拯救了不少徘徊于生死边缘的人。

“吃了这么多才想起来去查致死量也迟了点……”2013年4月21日晚9点多,南京女孩倩倩(化名)在微博上发了一段疑似自杀的内容,千余名网友纷纷展开行动,有人发言劝慰她,也有人在网上@警方求助,还有人根据其IP地址,打电话到属地派出所报警。最终,民警赶到女孩家中,确认其安全,并进行心理疏导,让她放弃了自杀念头。

“我要走了,离开这个世界了,我的生命就这样在流逝”,3月15日13点许,天涯论坛上出现一则名为《直播死亡最后120分钟我决定下午四点我从楼上跳下去》的帖子,一名天津男子发帖说,自己一年来在网上赌博输掉了1000多万,对生活绝望,决定跳楼结束生命。10个小时内,有56000多人点击,1200多名网友留言苦劝发帖人要珍惜生命。当天23点,警方成功解救发帖人。

然而,网络的“放大效应”和“聚合效应”,不仅体现在传播正能量上,亦能形成强大的负面影响。当真相不明朗时,许多网友的思绪和言语,往往夹杂着大量臆测和质疑,不经思索,缺乏理性,形成无意识的言语暴力,从而导致类似曾某某一般的悲剧上演。

2012年10月4日,深圳网友“祭奠逝去的嗳”在天涯论坛图文直播自杀。帖子发出近两个小时后,版主发现并报警,警方赶到其住处,发现当事人已自缢身亡。这一事件中,只围观不报警的网友,曾受到广泛的质疑和批评。

今年9月18日,俄罗斯首莫斯科一名26岁男子谢尔盖•基里洛夫,在Skype网络电话上直播上吊自杀的过程,有网友竟怂恿其快动手,还说“是男人就要说到做到”。莫斯科警方正全力找出“围观”网友,警方发言人表示,怂恿其自杀的网民,可能承担过失杀人的罪责。

如果这一追责真的实行,对类似事件的处理和预防,或许是一种新的启发。

图为:少年直播自杀微博下面的网友评论,其中不乏“怎么还不死”、“不行你必须死”之类的偏激言论。事后,一位自称死者朋友的网友发帖写到,少年那条“我会笑着让你成为杀人凶手哦”的微博,说的不是他女友,而是前一条微博中让他去死的人。

严惩自我炒作的“自杀秀”,是将生机留给真正绝望的人

事实上,小曾去世的消息传出后,不少曾质问和嘲讽他的网友,都深表痛悔。许多人解释说,他们认为那只是一时玩笑,甚至是博眼球,没想到真相竟如此残忍。

这也侧面反映出,部分网络炒作的“自杀秀”,影响多么恶劣。

2012年4月4日凌晨38分,台州一男孩在微博发了一张血淋淋的割脉照片,配文字“我该怎么做才是你想要的结果?这样对吗?”该微博被转发903次,网友纷纷呼吁报警求助。结果,当警方辛苦搜寻,找到当事人时,却发现这只是个荒唐“玩笑”。当事人失恋之后心情压抑,在网上搜出割脉图片,发给女朋友看,“吓唬吓唬她”。

同样是2012年,9月19日,网络红人芙蓉姐姐在微博称:“永别了,这个世界!”随后,其助理也发微博:“这个世界给了她太多的不理解,哪怕她再怎么努力,或许离开也是一种解脱。”随后名为“观古轩”的网友,称芙蓉姐姐自杀,并配有一张医生抬着尸体出来的图片,消息在网上不胫而走,正当网友为此纷纷猜测、关切时,所传照片被证实是韩国女主播宋智善跳楼自杀的旧照,网上又传出芙蓉姐姐出新书的消息,这一反转令广大网友十分气愤,即便之后芙蓉姐姐的助理称其的确自杀未遂,并非炒作,也难再获网友的信任。

开玩笑、自我炒作的“自杀秀”,不仅辜负网友的关注,浪费了警力和社会资源,更糟糕的是,混淆视听,消费信任。难怪有网友严肃批判说:拿这个来玩笑、炒作的人,你们已经逼死了那些准备“以死相博”的人了。

现实中,“跳楼秀”等炒作行为,会因扰乱治安秩序受到法律惩处。许多人呼吁,这一法规应延伸至虚拟世界,对“自杀秀”的策划、操作者,都应该依法惩处,相关网站、论坛、社交平台,被证实参与炒作,或未及时核实消息的,也应追责。唯有如此,才能减少这类无知、恶俗的行为,将爱心和生机,留给真正绝望,需要帮助的人们。

2012年9月,芙蓉姐姐突然发微博称“永别了,这个世界”。图为:当时的微博截图。

救助网络自杀者,需要系统的监控,更需要网友的宽容

未曾经历绝望的人,的确有很多理由,去不理解甚至责怪自杀者,例如:自己不爱自己,就不要奢望别人爱你;不珍惜生命的人不值得同情。然而,有一条底线,无论网络现实,都不可轻易逾越,那就是:拯救生命,刻不容缓。

从小曾的事件看出,目前,从官方到民间,对于网络自杀者的救助,还缺乏系统,零散慌乱,能否成功救助,大部分时候只能看运气。

在自杀率很高的韩国,为了抑制网络对自杀倾向者的不良影响,2012年在首尔成立了专门的民间小组,在网上24小时不间断搜寻并举报有关自杀的各类信息。一旦发现有自杀倾向的留言,志愿者将立即通知首尔市自杀预防中心,同时向网络警察进行申告。

这一做法,很值得我们借鉴,即便一时之间,来不及成立民间志愿者团队,至少公安部门,心理疾控中心等相关部门,应与相关门户网站,论坛,社交平台的管理者接洽联动,通过分析过往案例,进行相应的信息监控,使自杀信息能够第一时间传达给属地警方,加快挽救生命的步伐。

作为网络生活的主要参与者,在自杀直播不辨真假的情况下,广大网友更应体现爱心与宽容。即便不赞成其做法或怀有疑虑,也应有理性处理,不要冷面围观,更不必恶言相向,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抓紧时间报警,通知网站管理员,或拨打各类危机干预热线,寻求社会援助。

对于那些犹豫不决,心理纠结的自杀者,网友也可尝试对其进行开导。根据专业心理知识,这一类的沟通,需要一定的危机干预技巧。对于丧失生存信念的人,要在言谈中持续制止其自杀行为,不要随意进行道德批判,不要阐释生活的美好,不要批判自杀这种行为,不要尝试探索其创伤心理,更不要与其争辩,要不停地告诉他:“千万不能死,一定要活下去。”由于家人、至亲等很可能是创伤的来源,在谈话中要避免谈到,为了亲人/孩子/妻子活下去等话语,而是要引导其积极思考,劝他为了爱的人,在乎的人活下去。

掌握了正确的危机干预方法,或许,就可以更及时,有效的,制止自杀行为,挽救宝贵的生命。

加缪说,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而对普通人而言,自杀不是什么哲学问题,而是一场悲剧,一种抗争,一声呐喊,一滴眼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些无聊的争论,是非的纷扰,在拯救生命面前,都显得尘埃一般渺小。所以,别让你有意或无心的言语,成为伤人的利器,将他人生命推向悬崖边缘。所以,请以爱与宽容,去对待每一个,还期待拥有明天的脆弱心灵。

如果碰到网络直播自杀,你的第一反应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0
相信
0
不相信
主笔:屈旌
+收听
提问

同步:

还能输入140